电影文学:伪证罪(1)

晨风清
【字号】    
   标签: tags:

1
“谈谈吧。”

“那天,我们在山上打柴……”

“嗯,啃……”响鼻,胡子插满了一张年轻而粗糙的脸,眼睛里射出坦率和轻蔑,期待。

“啃!哪里打柴?”

“就是连队后山……”

“嗯……啃!怎么啦?”

“四班长……四班长他……”

“啃……”

“他……说……他看见了幻觉……”

“什么?!”有种天灵盖上升的感觉!

“指导员,营部紧急通知……红星渠又塌方,要我连紧急调两个排上去!”通讯员冲进来,气喘吁吁,红润的脸,一头是汗。

2
团部作战室,中印达旺地区地形图(绝密):
(印度称对藏南达旺拥有主权:中国称边界从未划定)

参谋长正站在挂图前讲解:
“达旺的乌金岭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故乡,处于中印争议地区的东段,目前被印度控制。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之后,印度声称中国控制的新疆阿克赛钦地区是属于自己领土,中国则认为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查省霸占了九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中印争议始于1914年中英藏西姆拉会谈,英国特使麦克马洪在会上提出麦克马洪线为西藏和英属印度之间边界,该线将达旺等地割与英国。我国坚持中印传统界线,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西姆拉会谈条约英国单方签字应视无效……”

坐满了基层指挥员的大屋里,只听到钢笔“唰唰唰”的记录声。

“1954年,印度在该地成立了东北边境特区。同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图,首次把麦克马洪线从1936年以来注明为‘未标定界’改为‘已定界’。1962年中印爆发边境战争,中国在战争中取得全面胜利,但在战后撤退回实际控制线。”

“嗯,老新闻了。”二营长嘀咕一声,放下笔,瞅了瞅旁边一些新提拔的年轻干部。

“阿鲁纳查省人口超过一百万。根据当地政府统计,当地有八十二个不同部族,主要部族包括了信仰藏传佛教的门巴族、舍度苯族、珞巴族以及康巴族,信仰印度教的主要部族是诺特族。此外,当地的纳迦族和阿缔族有部分人是信仰浸信会的基督新教以及罗马天主教。

虽然印度政府把印地语定为阿鲁纳查省的官方语言,当地所有原住民语言都属于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支(藏缅语族)。据统计,当地方言超过四十种。”
……

“有什么疑问没有?”参谋长放下教棒,目光中凛然有威。

“62年为什么要从达旺撤出来?”三连长问。

“你问我?我问谁!?”操京腔的参谋长翻了一下白眼。

炮连新任指导员毛胡子在屋角桌上翻阅一本《中印边境事件真相》:
……

“1959年8月25日,印度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在策动支持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进行武装叛乱失败以后,挑起第一次中印边境武装冲突。同年9月6日,中国领导人向苏联代办说明了冲突真相和中国方面力求避免冲突的方针。1959年9月9日上午,苏联代办通知中国政府,苏联政府将在9月10日就中印边界问题发表塔斯社声明。中国政府当即表示,苏联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最好不要公开表态。9日晚,中国政府再次告诉苏联代办,中方已经公布了周恩来总理给尼赫鲁的信,请苏联政府考虑中国政府在这封信中所表示的态度和立场,不要发表塔斯社声明。这时,中国对获得苏联精神支持已经完全不抱希望,只希望苏联保持善意中立。

然而,9月9日夜,苏联政府不顾中方劝阻,竟然提前发表了塔斯社声明,公开暴露了中苏之间的分歧……
……

赫鲁雪夫曾批评中共:西藏问题你们不慎重,不该让达赖喇嘛跑掉。

毛泽东说:‘这么大的边境我们怎么能看得住他呢?’

11月7日,在同印度《新世纪》周刊记者谈话中,赫鲁雪夫进一步说中印边境事件是‘可悲、愚蠢的’。他引用苏联同伊朗解决边界问题的例子说‘对于像苏联这样的国家来说,几公里算得了什么’;又把话题转移到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上,并说‘谁开第一枪我不知道,反正印度人被打死了’。

赫鲁雪夫说:我打过仗,不管谁先开枪,反正印度死了人。又说:你们为之战斗的土地只是一块人烟稀少、荒凉的高地,边界也是几十年前确定的;赫鲁雪夫在12月12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含沙射影地说:中印争议地区人烟稀少,对人的生活没有很大价值。我们完全没有这种想法,即印度想同中国打仗……

1963年9月19日,苏联再次通过《真理报》发表编辑部文章《亚洲紧张局势的严重策源地》,完全撕下了苏联领导人“中立”假面具,公开支持印度当局反对中国……”
……

“李向前,你在看什么?”参谋长厉声一喝!

“到!报告参谋长,我连反映,军事训练的时间太少了!”

“指导员,管军事,你也是狗咬耗子了!”参谋长嘲讽地挤了一下小眼睛。

“参谋长,李指导员反映的是实际情况!连队一年只有12个训练日,队伍没法带……”范连长在座下嘟囔了一句。

“我们今天是军事分析,不讲思想政治。”参谋长瞥了一眼,继续讲。

“……中印战争后,印度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放弃‘不结盟政策’,迅速向美国靠拢。1970年英迪拉.甘地政府与苏联签定为期20年带有军事同盟性质的双边条约。明确规定,双方‘保证不向与另一方发生武装冲突的任何第三方提供任何援助,在一方遭到进攻或进攻威胁时,应立即共同协商。’印度为报边界战败一箭之仇,开始全面扩军备战,专门组建针对中国军队的‘山地师’。‘中国威胁论’笼罩印度,中印关系进入冷冻期……”

“1967年,我团和印军在乃堆拉和卓拉山口发生冲突……”参谋长挥棒指向挂图。

“谁知道谁是谁的领土……”什么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在台下抿嘴笑。

“你刚才说什么?”参谋长凶狠地一个粉笔砸过来。

“我说——中印背后实际上是中苏关系……”机枪连长连忙说。

“我团现就驻扎在达旺一线!”参谋长厉声喝道!

“下面张参谋通报最近敌社情……”

连长范玉田和通讯连长咬耳朵:“有什么活思想?”

“三连和四连走藏北进藏,新兵很羡慕……”

“机炮连藏北平叛,平射炮打石屋哎,新兵反映——痛快啊!”

“嗯,想打仗!”旁边几个连干悄悄点头。

3
连部简易营房

传来了小声说话的声音:

“……1969年,3月2日、15日,乌苏里江珍宝岛一带接连发生武装冲突,8月13日苏军在新疆境内全歼解放军一支小分队,9月23日,中国在新疆罗布泊核子试验场进行了首次地下核子试验,六天之后又在该试验场爆炸了一枚当量达300万吨级的氢弹……今天,传达军区指示,团长强调地重复:苏联仍有可能对中国发动突袭。”

“这批70年兵怎么样……能打仗吗?”
……

通讯员小庞在偷看连长放在床头的一本内部书:《中国第一次攻击:印度军官回忆中印战争》,听到窗外说话声,放下书,走出门外。

“1959 年3 月16 日解放军朝罗布林卡,哈哈,只两发炮弹啊,3 月17 日,达赖喇嘛逃跑印度……”

“你去过拉萨吗?八角街,罗布林卡……?”一个新兵发问。

“当然……我是68年老兵……”老兵罗国庆得意的腔调。

“你打过仗吗……?”新兵汪小波童声未变。

“喂喂喂!你们小声点,哪有站哨讲话的?指导员和连长还没休息呢!”四川兵通讯员悄悄掩上来,三个哨兵已抄到一起。“真近乎!哼!”小庞不满地臭了一句。

“当然,67年……”罗国庆以老卖老。

“哈,68年老兵,67年打过仗?啊哈!”

传来响鼻声,哨兵噤声。

4
星光下,几个人影闪动在连队的菜地里,练炮……

依稀的光影声音里,能辨认出吕小诗,安徽籍战士;田易新,湖北军区干部子弟;柳荣,四川成都兵工厂子弟……还有四班长高虎声……

传来了“叮呤哐啷”小声架炮声,还有四班长的讲解……

连队很稀罕的几个城市文化兵!

“啃!都是几个调皮捣蛋,打起篮球来不要命的!”指导员挺直了腰板,脸上是阴险的得意!

“调皮捣蛋是好兵啊!”范玉田颇有心得。

连长和毛胡子交换了一下眼光,流露出欣赏的神色!

5
“连队成天房建、大田、种菜、政治学习……战士们不服气啊!”连长坐在桌前,仰天长叹!

“怎么办?!”

“给营里打报告!”毛胡子“啃”了一声!

“叫他们睡觉!”范玉田砸铁式地!

哨兵冲进连部:“连长……连长!有情况!”

营房后方山林上空升起一颗红色信号弹,少顷,又升起一蓝一绿……

“小庞!赶快跑步向营部报告!”

6
雨水从帽檐上滴成挂帘,眼白翻成鱼肚,白牙仿佛要吞掉闪电,一个浑身带毛的人影在连队操场上声嘶力竭地吼叫:

“啃……啃……!中印边境马上要打仗啦!啃!”

一地的背包士兵,全部泡在雨水中,钢铸铁打一般!

“我们的战士,就是铁!就是钢!指挥到哪里,就打到哪里!”胡子渣上都是雨珠。

“全连有决心没有?!”

“有!”像爆炸了飓风!

“下去以后,各班要开展谈心活动,开展一帮一一对红,啃……啃……人人争当五好战士,全连争上四好连队!”雨珠“啃”了一地。

“连长还有什么?”
……

“解散!”

“瞿——党团员开会!”毛胡子又吹开了哨子。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们在这里!他们在这里!”人群在开挖的洞口欢呼起来,“找到了!找到啦!”“给他们记功!”在场的领导当场表态。一辆救护车把从坑洞里捞出来的两人送往了医院。“水都快齐腰了,真算是命大啊!”“露露真是幸福啊,部队男朋友也回来了!”
  • 黢黑一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军人感到有一双手在自己脸上摩挲,“露露!?”“是我!”一个年轻女人轻柔的声音。“你怎么也来了?”军人迷惘地问。坑道里黑黑的,轻声传来了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 大雨再次瓢浇,篝火和军人的幻影都消失了。

    又是一天雨中奋战。

    女工浑身湿透,抱着一捆湿柴,在灶前生火,“喂,老兵!你说,如果,如果这里是中苏边境,苏联红军听了我们唱歌,还会有战争吗?”男子已经跳下壕沟,坑洞里发出一声吼叫:“像你们这样施工,是要塌方的,一点也不加强洞面支撑……”

  • 夜晚,风儿忽闪著篝火,街区忽然传出不知什么人朗诵的声音:
      
      子弹已
      穿越了黑夜
      一片羽毛落下去了
      
      还有一排排的路灯中弹
      它们的颅浆被踩碎著
      成为小草的光明
  • 雾中的庐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个炸油条摊前,要了两根油条,一碗绿豆稀饭,吃的时候,听到顾客的议论声:“到处在挖地道噢,我们厂三班倒,人停班不停,从来也没有这样拚命啊……“是啊,是啊!”旁边的工人应和著:“要打仗了嘛!”
  • 一双柔软的手在他脸上抚挲,一双辰星般的眼睛,心头一热:“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头发,吃惊地说声:“是你啊!”已经把他搀起来,又微笑着对两个追捕的士兵说:“我的男朋友,刚才我们一起送伤患到医院的。”男子觉得自己已被架在一个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着。
  • 过西安了……过郑州了……每个站上都有持枪的士兵……车外是瓢浇大雨。每个车站都壅塞著无数外流人员,背着铺盖卷,人声鼎沸。大雨连下,到处是逃荒的。车到蚌埠,男子从闷罐车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到精神振奋了些,沿轨道刚走两步,准备转乘另一列车,正找月台,“倏”地不知从哪涌出那么多民兵,全执红白两色棒,才下车的流窜人员被驱赶着走向一截闷罐车,男子被人群夹裹着又上了列车。
  •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渐稀,漠野展现出一幅卓尔不群,超然绝美的气质与表观。阳光远射楚鲁特北地,一线绵延,势如屏障。羚驼河上游谷地断落,山泉密布,溪流纵横。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草丰花魅,殊为美丽。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