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伪证罪(3)

晨风清
【字号】    
   标签: tags:

15
晚上,一张悚然惊吓的脸,从雨水的煤场地上,抬起,远处,铁丝网……

渐渐地幻化出一片红海洋……

传来了天安门广场万众欢腾的景象……“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高音喇叭里传出激动人心的语录歌:“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希望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千万颗红心啊,向着北京……千万张笑脸啊,迎著红太阳,祝福您老人家,万寿无疆!祝福您老人家,万寿无疆……”

传来画外音:

解放军报于1966年2月3日至4 月5日,连续发表7篇“突出政治”的社论。其“五论突出政治”集中宣传了林彪关于个人崇拜的观点:“毛主席的话,水平最高,威信最高,威力最大,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毛主席的话一定要坚信不疑,坚决照办。读毛主席的书,不是一般地读书。指示就必须执行,最高指示就尤其要执行。毛主席的书,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各方面都有,照办就行了”。至此,创造了极为浓厚的个人崇拜气氛,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做了充分的舆论准备。

林彪本人在一片个人崇拜气氛中,也被涂上神圣的光环,成为“最亲密的战友,最好的接班人”,并且载入庄严的党章。《林副主席语录》、《林副主席指示》,在“编者的话”中对林彪做了20个“最”的评价:

“林副主席是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最好的学生,最理想的接班人,是全国人民最敬爱的副统帅。林副主席把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举得最高最高最高,对毛主席最忠最忠最忠,跟毛主席最紧最紧最紧,对毛主席著作学得最活最活最活,对毛泽东思想用得最好最好最好。林副主席是全党学习、贯彻、宣传和捍卫毛泽东思想的最高典范,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

高音喇叭里突然传来:“坚决继续贯彻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中央文革小组《公安六条》的指示精神,坚决地、毫不留情地打击和镇压各种现行反革命……”

那张窥看铁丝网的脸……皱纹般布满恐惧,抖瑟了一下,赶忙缩回……

16
“啃!”“啃!”土坯营房间的走道上传来响鼻的声音。

“指导员!”传来连长的小声唤。

李向前上前,两人耳语。

“上级提到……最近的形势很蹊跷……有些可疑迹象……有些连干……有反映……”

“好像是来自上层……–”

“副营长今天在全营大会上说:‘你们副主席怎么怎么的……’”

“从来没有这种提法啊……”

“这是……啃……大不敬啊……啃……”

有烟头的红点在飘动。马号附近哨兵田易新的身影一闪,飘来范玉田的声音:“听说有几个连干……因泄密……受处分了!”

“为什么?”
……

“上级指示在干战中开展保密教育……”毛胡子的声音。

“关于四班长的问题……”范连长嘀咕了一声,两人走进连部。

17
一条煤狗爬到屋檐下,用手接雨水喝……

跪趴在地上,雨水正从棚顶渗漏下来,点点滴滴打在背上,颤抖了一下——漆黑一片……眼前出现了一朵红光……夜色像张大棉被样温暖地围抱着……喜马拉雅山正在涌来,漆黑、湿润、亲切……母亲般的关怀……

“呜—咕—”

雨后滴水的山林里,万籁俱寂,空谷传来了夜枭孤独的啸声。一堆篝火劈里啪啦地燃烧起来,传来了小声的说话……黑暗中,一双手轻轻拨开灌木,紧张地窥视——

林木掩映中,火光熊熊,柔软松毛地上,一群年轻军官席地围坐。篝火前一名军人,面如冠玉,两道剑眉,双目炯炯,火光映红了他嫩树皮般的脸膛,帽檐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领口上两块红领章端庄对列,他目光忧郁,语调深沉:

“战友们,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形势大家已经知道了!”

他环视了一下,黑夜中那一群玛瑙般燃烧的眼睛,辉射著激情的火焰,低下头用树棍拨了一下篝火,抬起头来,压低了声音,以凝重的语气说:

“我们可爱的祖国正在危急之中,我们不能坐视不救!”他扫视了一下黑夜。

“下面传达一下……秘密讲话,大家听了以后,不要外传,绝对保守秘密!!”

林地里刮起了一阵阴风,那只抓住树枝的手松开,摸索著,转身靠在树上,慢慢坐在地上,脸色惊愕,耳边传来清晰小声的声音:
……

“农民生活缺吃少穿……”

“青年知识份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机构,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

“当然,我们不否定他在统一中国的历史作用,正因为如此,我们革命者在历史上曾给过他应有的地位和支持。”

“现在,他滥用中国人民的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为了向中国人民负责,向中国历史负责,我们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

18
坐在树丛后面偷听的人,两眼圆睁,充满了惊愕,慢慢向篝火转过身去……

天空中飘来了雨丝,有人往篝火中加了新柴,火焰“呼”地冲了上来。

“同志们、战友们……”火光熊熊,那个年轻军官加重了语气:

“B-52好景不长,急不可待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与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

“在政治上后发制人,军事行动上先发制人! 领导权落到谁的头上,未来政权就落在谁的头上!”

“我们要用民富国强代替他的‘国富’民穷……”

“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政治上、经济上、组织上得到真正解放……-”

“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

“他是什么人?!”灌木后面的偷窥者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压住心口的砰跳。

突然,火光中站起一个人,向自己走来,他心中陡然一紧,双手攥紧了怀里的枪。

那个人站在不远处的树根下小解。他舒了一口气。
……

“下面分析一下形势……

  时机:

  敌我双方骑虎难下。目前表面上的暂时平衡维持不久,你死我活的斗争,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

  战略上两种时机:

  一种我们准备好了,能吃掉他们的时候;

  一种是发现敌人张开嘴巴要把我们吃掉时候,我们受到严重危险的时候;这时不管准备和没准备好,也要破釜沉舟。

  战术上时机和手段 :

  B-52在我手中,敌主力舰,江青等均在我手心之中。

  属于自投罗网式

  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
  
  先斩爪牙,既成事实,迫B-52就范 ……”
  ……

远处晃动着一个黑影,偷窥者一惊,顺地一倒,慢慢向前爬去,一边爬还一边回望……

火光渐渐淡去……

19
……

“啪——!”背上又落下雨水。

煤狗抖瑟了一下,回到现实中来……远处是残破的铁丝网,探照灯光扫射著,铁丝网外是同样残破的黑夜……有一刻,他差点要站起来,向铁丝网方向跑,他记得自己的右手总是攥著那支标杆的,任何时候,只要把标杆往地上一点,自己就像是后座力炮弹一样,飞速从阵地起程……但是,现在……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泪腺的咸味……双臂撑地……

“他们是什么人!?”

他向前爬了一步。

一双皮靴在走动——他看见了铁丝网前壕沟边的警戒哨!

20
“继续说吧!”毛胡子“啃”了两声,拳头在连部桌子上轻点了两下。

“四班长,嗯,我们班长在山上说你是毛胡子……”

“啃!”毛胡子轻快地打了个响鼻,期待地……

“说你不让他入党……”

“啃!”

“说你……”

“说什么?”

“说你反对林彪副主席……”

“啃”,眼睛里闪烁了一丝困惑,不置可否。

“说你反对军训……”

“什么幻境?”

“他说看到了篝火……”

“啃……啃,你先回去吧……”

一缕香烟,在连部飘绕起来……

“四班长的入党问题……上级有指示,对城市兵要反复考验啊……”

“说我反对军训?呵呵,真是岂有此理!啃!啃!”毛胡子打了两声响鼻,往桌上捶了一拳,通讯员走进来,他挥挥手。

“郭兴福的‘练兵法’和1964年的‘大比武’为什么后来会夭折?”

“罗瑞卿和林彪为什么在军事训练的态度上,判若冰火?”

“1962年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进一步提出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指出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立即得到林彪的拥护和回应。林彪一贯说:‘我的职业是搞军事,兴趣是搞政治’。他主持军委工作不久,即提出:‘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这是我军政治思想工作的方向,也是整个军队建设的方向。’‘四个第一’的实质,用林彪自己的话说,即‘我们要想办法发挥思想的力量代替物质的力量,以至于超过物质的力量’。1964年以后又提出‘突出政治’,‘就是突出毛泽东思想,就是抓阶级斗争’,‘毛主席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并表示要‘处处突出政治,事事突出政治,时时突出政治’,‘年年突出,永远突出’。林彪还以‘突出政治’为标准,把干部分为两大类,‘突出政治的’,‘就是头号的大好,不然的话就是头号的大坏’,表示‘谁不突出政治,就罢谁的官,不管他有天大的本事。’”

“不管怎么说,西藏边防一线,没有理由不抓军事训练啊!?”

反常!

“篝火……”

这个新兵明明是在打小报告啊!

他把枪背带往身上一套,“通讯员!”

“到!”小庞跑进来。

“通知司号员吹号,全连备炮!”

“这?营部不是交待了今天学习报纸的吗?”

“啃!?”

扬起的巴掌停在了空中……

“我怎么一点都不冷静?我不能上自己这个当!”

毛胡子这才觉得刚才那一记击桌,掌心一阵火辣!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方50公尺,占领阵地!”一声厉喝,士兵们向一片矮青㭎开阔地冲去,“乒呤乒啷”,军用圆锹在砂渣地上砍挖,“砰!”砸炮版,架炮,四班长在炮位前方插上标杆……“目标正前方,表尺501,方向035……”
  • 嗯,啃……”响鼻,胡子插满了一张年轻而粗糙的脸,眼睛里射出坦率和轻蔑,期待。

    “啃!哪里打柴?”

    “就是连队后山……”

    “嗯……啃!怎么啦?”

    “四班长……四班长他……”

    “啃……”

    “他……说……他看见了幻觉……”

    “什么?!”有种天灵盖上升的感觉!

  • “他们在这里!他们在这里!”人群在开挖的洞口欢呼起来,“找到了!找到啦!”“给他们记功!”在场的领导当场表态。一辆救护车把从坑洞里捞出来的两人送往了医院。“水都快齐腰了,真算是命大啊!”“露露真是幸福啊,部队男朋友也回来了!”
  • 黢黑一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军人感到有一双手在自己脸上摩挲,“露露!?”“是我!”一个年轻女人轻柔的声音。“你怎么也来了?”军人迷惘地问。坑道里黑黑的,轻声传来了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 大雨再次瓢浇,篝火和军人的幻影都消失了。

    又是一天雨中奋战。

    女工浑身湿透,抱着一捆湿柴,在灶前生火,“喂,老兵!你说,如果,如果这里是中苏边境,苏联红军听了我们唱歌,还会有战争吗?”男子已经跳下壕沟,坑洞里发出一声吼叫:“像你们这样施工,是要塌方的,一点也不加强洞面支撑……”

  • 夜晚,风儿忽闪著篝火,街区忽然传出不知什么人朗诵的声音:
      
      子弹已
      穿越了黑夜
      一片羽毛落下去了
      
      还有一排排的路灯中弹
      它们的颅浆被踩碎著
      成为小草的光明
  • 雾中的庐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个炸油条摊前,要了两根油条,一碗绿豆稀饭,吃的时候,听到顾客的议论声:“到处在挖地道噢,我们厂三班倒,人停班不停,从来也没有这样拚命啊……“是啊,是啊!”旁边的工人应和著:“要打仗了嘛!”
  • 一双柔软的手在他脸上抚挲,一双辰星般的眼睛,心头一热:“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头发,吃惊地说声:“是你啊!”已经把他搀起来,又微笑着对两个追捕的士兵说:“我的男朋友,刚才我们一起送伤患到医院的。”男子觉得自己已被架在一个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着。
  • 过西安了……过郑州了……每个站上都有持枪的士兵……车外是瓢浇大雨。每个车站都壅塞著无数外流人员,背着铺盖卷,人声鼎沸。大雨连下,到处是逃荒的。车到蚌埠,男子从闷罐车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到精神振奋了些,沿轨道刚走两步,准备转乘另一列车,正找月台,“倏”地不知从哪涌出那么多民兵,全执红白两色棒,才下车的流窜人员被驱赶着走向一截闷罐车,男子被人群夹裹着又上了列车。
  •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渐稀,漠野展现出一幅卓尔不群,超然绝美的气质与表观。阳光远射楚鲁特北地,一线绵延,势如屏障。羚驼河上游谷地断落,山泉密布,溪流纵横。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草丰花魅,殊为美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