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家书抵万金(1)

温哥华小男人

家书抵万金,信写完了,总是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计算著距离回国的日子还有多少天。(JOHN D MCHUGH/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从1993年开始派驻海外工作到现在,已有13个年头了。这13年来,大部分的春节都是在国外度过的。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想我们这些目前身处温哥华的海外游子们对此应该是感同身受。到过年的时候,我们会给家里捎个电话,给国内年迈的父母和亲戚朋友拜年,给他们道一声平安。

可是90年代中期,我们在非洲工作的人就没有那么走运。大家可能不相信,我在坦桑尼亚工作的两年时间里没有跟家里通过一次电话。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并且百思不得其解:是家里没有电话吗?不是,家里在94年底还是95年年初已经装了电话,电话号码在信里也告诉了我;是担心国际长途电话费太贵舍不得打?好像也是也不是。

记得当初坦桑打到中国每分钟大约是人民币几十块钱,是挺贵的。可是跟在非洲的收入比起来也是可以接受的啊。想来想去,我只能归因于习惯和环境使然。是啊,当时在专家组工作的同事们好像都没有往国内打过电话,所以自己也就想都不会想到这里去。

那么唯一剩下跟家人联系的方式就是写信了。不过我们跟家里通信的方式也比较奇特:家人给我们的信不用直接寄到非洲来,而是寄到铁道部援外办公室,也叫中国土木工程总公司,简称“中土公司”,暗示著在那里工作的人都比较土气。中土的英文名称是 China Civil Engineering and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简称是 CCECC,谐音为“黑黑又黑黑”,是什么意思我就不解释了,大家自己去猜吧。反正,我还有一些朋友和同事仍然在那里工作,我怕他们看见了拿刀来砍我。

国内来人时会带过来;而我们往家里寄信也是用国内的信封,落款也是铁道部援外办,有人回国时会带回到国内寄出。多年来这种奇特的通信方式一直坚持了下来,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因为带信的人都在非洲工作和生活过,知道这些家书沉甸甸的份量。那时候,一听说有人要回国,大家就都钻在屋子里写信,先问候父母亲身体健康,妈妈的高血压是不是好了一些;又问爱人最近工作可忙,又要工作,又要顾家,还要照顾孩子,心里很是挂念她;然后再问孩子最近学习有否进步,是不是想着爸爸早点回家;最后再告诉家里人我在这里如何吃得好,住得好,工作也很轻松,完全不必挂念。信写完了,再悄悄擦去眼角的泪水,计算著距离回国的日子还有多少天。@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17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