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韩国作家:我被北京国安绑架及秘密审讯

——简述并控诉我被北京国安非法绑架遭受秘密审讯一事

金正浩(金琪皓)<韩国作家 >

金琪皓向媒体展示中共国安强迫他当特务而硬塞给他的500美元。(摄影: 郑仁权/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8日讯】我被北京国安非法绑架并秘密审讯一事,若要口头详述也得好几个小时,而在此只能仅仅说出其真相的大概,敬请读者见谅。

我结束对唐文化的考察,欲乘坐CZ137南方航空(8时10分起飞)于2008年12月16日早7时赶到北京首都机场时,被一群北京国安强行绑架并套上墨镜挟持到离机场开车不到30分钟的北京国家安全局秘密审讯室,对我进行了4天4夜日以继夜的审讯。

秘密审讯室没有窗,没有钟表,在此不知昼夜、日期、时间;只有高强度的灯光24小时照射下来。

我被他们没收身上的所有物品,人身自由完全被剥夺的情况下,遭受他们精神上的折磨与身体上的摧残,不分昼夜的审讯导致我鼻子大量出血,皮肤黝黑,体重减4公斤。

他们首先软硬兼施,欺骗和强迫我在“放弃权力声明书”上签字,切断与韩国大使馆的联系,接着搞一个“正在北京北部与内蒙古出版社汪主编谈稿子”的骗局,继而以此欺骗韩国使馆。

他们逼我分两大部分交代,即我得法的1995年至2000年去韩国之前在中国参与法轮功活动和2000年3月去韩国至今搞法轮功活动的情况。

估计延边国安到后,他们以我不交代去美国开法会的情况为由,狂喊大叫,踢翻我坐的椅子和面前小圆桌,罚站、恐吓。连续两天余,看来他们调动在韩国的所有搜集法轮功情报的特务了,好几个人每小时都繁忙的来回走动往主审那里递条子,主审拿着传过来的那些情报向我追问。如,前几年我与同修邀请澳洲一文艺协会在汉城市中心“言论中心大厦”搞过清末民初的名画展,在数百社会名流参加的开幕式上该协会会长宣传过法轮功;而在韩的特务在向北京国安再次提供此情报时,因举办美展的大厦名称是英语发音,不知用汉字如何写,就写成“布罗子”(英语发音应是:“普拉扎”),他们将那些特务所写的“布罗子中心”字样给我看并问是不是这个大厦?

因而,他们夸下海口:其实,我们什么都知道。他们说,我的材料(用手指)这么厚。他们甚至知道我只传给几个人的第二个法轮功题材电影剧本“爱的献礼”。看来他们在韩国安插好多特务。后来,那个主审的助手亲口说,我去过韩国,你们搞法轮功活动时我就在你们旁边。

他们替我先画好法轮功的所谓组织图表,如,学会,然后下属各辅导站和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逼我供出负责人;逼我供出韩国全部和美国一些负责人电话、电子邮件、家属情况、住址等。我以记不清为由,只写了韩国几个换过的手机,此外,包括韩国和美国个别人手机、家庭电话、电子邮件都记不清而没有写;连我的电子信箱密码也最近刚换而记不得没写。

他们极尽在美国佛学会尤其在师父身上下工夫,问过的反复逼问,真是千方百计想捞到一根稻草——在世界可攻击师父的一点情报。当这种阴谋破产后,他们两度逼我画在美国开会议的一些地点图,我终没给他们画。他们又逼我否定大法和师父,又提要“交朋友”,我都一一拒绝。

整个审讯过程中,他们有时恐吓,有时引诱,有时软硬兼施;又是拍桌威胁,又是瞪眼吓唬;体罚“站起来!”“朝墙走!”,活像摆弄他们手里的玩物似的愿意怎样摆弄就怎样摆弄;这里怎能谈得上什么人权?!

所谓的“亲笔供词”都是事先由他们定题目和内容,这哪里是什么亲笔供词?!他们所作所为, 无一不是阴谋,无一不是非法,无一不是强迫!他们的行为无一不是法西斯恶行,还倒头来给扣上“亲笔供词”!

每天十几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除了上卫生间,一刻不停地审讯、追问、逼供,嗓子哑了,头昏脑涨,他们仍不放松或叫我休息片刻,他们轮流倒班来对付我一个人!没有入他们魔掌,没在这魔窟里遭受魔难的人,也许难以想像连空气都充满邪恶的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罪恶行径!

因篇幅所限,在此我不能一一描述和详细反映,仅举一例请读者评判他们所谓的“证据”:

临回国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19日夜,主审突然叫我搬椅子坐到他的写字台前。然后在我面前摆上5张100美元的钞票。我当即看破了他们的阴谋,便问:“这是干什么?”他没直接回话,以威胁的语气说:“你必须一个月之内来北京!”我说:“我为什么非得一个月之内来?”他说:“你落下了三条:一是,你没交代有财力的学员公司名称;二是,你没交代你的电子邮箱密码;三是,你没交代韩国和美国负责人的手机、电话、电子邮箱和住址。你一个月内必须补上这三条来北京!这500美元是你来回的机票钱!”

我拒绝收款,说你们实在想这样那你们订票好了,我干嘛要拿你们的钱?!他把订20日机票剩下的零钱也摆上说,你已经花了我们的钱了!在我坚持不收款,他们原形毕露,瞪眼露出极其凶恶的面孔逼近我叫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想收就不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紧接着一顿恐吓,逼我收款,逼我签字!

我思量后,决心“反其道而行之”!

一场可欺瞒世人的骗局就这样在他们手里捏造出来!

然而,这种罪恶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能在世人面前暴露他们阴险与邪恶!让世人再一次看到中共在打压法轮大法的罪行中,是怎样的阴险毒辣,又是怎样的一副嘴脸,是怎样的丑恶表演!

尽管他们机关算尽,到头来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们捏造谎言逼我给妻子打电话正在“谈稿子”,而我妻子马上识破了他们的骗局:这次是考察,稿子还没写,怎么能“谈稿子”呢?再说,他们对连自己电子邮箱密码都不说出的我,以为逼着拿机票款就还能再回北京见你们,回国也不敢暴露你们的罪恶,甚至你们派我的话,我就到美国加害我的师父?!

是的。若不玩邪就不叫其邪恶,若不耍鬼就不叫其鬼魔!

你们逼我的一切的一切,完全无效!完全作废!它只是你们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铁证而已!

面对邪恶对我的逼供审讯,我心里不止一次地大声喊过:历史和我们或我审判你们这些邪恶的日子一定会到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1-18 4: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