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镇江市政府只手遮天倒卖刘春芳房地

刘春芳(刘春芳家人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梅玲/张家伦采访报导)近年中国江苏省发生多起强拆民宅事件。镇江市京口区象山镇民主村村民刘春芳儿子告诉记者,他们原来持有镇江市京口区九里街一 号门面房一间,面积为30平方米,市口繁华,是全家三口人的生活来源。2004年9月6日,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以道路整治为由强制拆迁土地576平方 米,而实际上是将土地倒卖给无锡红豆集团作为“红豆购物广场”建筑用地。刘春芳的住宅也在被强迁之列。当时拆迁没有协商,没有安置,承诺给的补偿成了空头支票,使一家人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

高精度图片
刘春芳的门面房被强拆(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将土地倒卖给无锡红豆集团作为“红豆购物广场”建筑用地,刘春芳的住宅也在被强迁之列。(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红豆购物广场进行商业开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刘春芳家人提供)

刘春芳为争取应有权益,多次上访,数度遭到地方政府的恐吓、殴打、被非法软禁宾馆和家中。进京上访讨要补偿费用,换来的却是两年牢狱之灾。年关将近,刘春芳仍然被关押 无法与家人团聚。

刘春芳的儿子告诉记者,因为房屋的拆迁问题和这几年的上访,使得他们原本正常 的生活都被打乱了,现在全家只有靠举债度日。他和他父亲心中早对当今的司法腐败感到厌恶,对政府的黑社会流氓手段更是感到气愤,下定决心退出党组织,谈到退党的意 义时他说:“退党,一个是给老天爷看,一个是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我知道很多的高层官员早都秘密退党,用化名退出。”上次他请人帮忙上网声明时,对方没给他退党证号,所以这次他自己又通过 动态网再一次声明退出。

刘春芳门面房强拆案始末

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单方面聘请苏润评估 公司进行评估。2004年9月6日公告拆迁,而实际情况是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勾结镇江市建设局征用土地。一开始协商的时候,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不 但不坐下来好好商谈,反而于2005年8月25日中午11时许,雇用黑社会人员到刘春芳家中恐吓。2006年3月17日管理局送来第45号房屋拆迁裁决 书,刘春芳不服裁决书内容,诉讼至京口区人民法院,在法院尚未裁决的情况下,管理局人员严丽娟、驾驶员范磊及其他人于4月21日下午六时点多送达行政强制 拆迁通知书,也没有出示证件,工作人员直接强行拆除门面房。

高精度图片
刘春芳门面房的房屋所有权证书(刘春芳家人提供)

2008年8月6日,刘春芳为拆迁问题第三度前往北京信访办,一回来 就被当地截访人员绑架到江东吴宾馆非法软禁50天。为了恐吓刘春芳不再到北京去,地方政府伙同公安和镇江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寻衅滋事为由准备判处刘 春芳劳动教养两年。第二天劳动教养聆询会上,镇江市京口区信访局副局长庄局长和京口区城市管理局谈及房屋拆迁补偿问题,答应给予房屋补偿款70万元人民 币,事后他们却出尔反尔将补偿问题全盘否认,说是以当年法院判决书上的价钱为准。

高精度图片
东吴宾馆成了黑监狱 (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镇劳教委聆通字[2008]第11号(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镇劳教委聆告字[2008]第025号(刘春芳家人提供)

她的儿子对此事感到无比气愤:“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他们的所做所为第一个不公开,第二个不光明正大,第三个就是不公平,而且是反复无常,这些行为都是属于小人的行为。”

他还谈到政府的那些利益集团和建商狼狈为奸,迫害老百姓的手段都非 常卑鄙。“比如他们到一个被拆迁户家里面去要拆迁房子,首先组织了一帮人和一些执法人员、官员去到人家谈拆迁方面的问题,基本上是先用软的,哄你、骗你, 然后再诈你、吓你。这些手段通常是并用。他们就用这些手段看你是什么类型的人,如果你这个人看上去比较胆小,他就用一些比较强硬的手段来对付你。”

刘春芳向海外媒体的呼吁信函

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本人多次状告镇江市建设局强拆的违法行为,4年来没有合理合法的给予补偿,遂开始上访维权的路途,按司法程序逐层逐级的反映问题直至中央,不仅讨不到公道,合法上访反而遭到地方政府的打击报复:

2007年1月第一次进京到国务院两办上访,13日上午在本人回住所 的途中,被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象山镇信访办人员魏继平及九里街派出所民警王正才将本人强行拖上出租车,开往北京金东宾馆软禁。2天后,行李都没收拾又被 强行押上白色面包车,关押在九里街派出所至18日,之后送往镇江市拘留所拘留16天,理由是:拆除店铺当天,我阻拦工作车不让过,就说我是阻碍国家人员工作。

2月18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晚9点50左右在镇江市火车站,不料民 主村村长李双喜和另一名男子突然截住我的去路,用暴力手段将我押上白色面包车,在车上,他们用黑塑料袋紧紧的套住我的头,使我差点窒息,随后我在镇江市东 吴宾馆被非法软禁32天,他们还抢我手机,使我与家人朋友失去联系。

9月28日,我原本打算下午去苏州亲戚家作客,却在当天上午10点半 左右,在双阳路上迎面碰上镇江市一名姓邵的警察和一名陌生男子将本人绑架。他们先把我带入上海华渝宾馆,旅馆内还见到九里街派出所所长傅正杰,民警王正才和许 继飞,京口分局的金家泉,像山镇信访办主任陆方琴,随后民主村村长李双喜等人在上海雇了一辆百色面包车把我送到九里街 派出所,晚上7点左右,民警许继飞又用警车把我送到东吴宾馆软禁31天。

时隔三个多月,当时我已经长期被人监视居住,12月8日上午10点左右,亲戚李健请我去东吴宾馆3号楼2楼华茂公司办公室有事,过了10分钟左右,九里街派出所魏所和陈必翔以请邀请我吃午饭为由,半推半拉的把我带到楼下 3109房间,又一次软禁了24天。2008年3月5日下午,我和前村会计陈锁凤逛超市时接到九里街派出所的电话让我去谈事情,等我去了之后,像山镇信访 办魏继平主任和梅仁海将我带入靠近茅山的索普渡假村非法软禁了15天。

高精度图片
中国住房城乡建设部对刘春芳事件的处理信函(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对刘春芳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刘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传唤证(刘春芳家人提供)

2008年8月6日距离“平安奥运”开幕式还有2天,镇江市京口分局白警官和九里街 派出所刘翔警官等6、7人不请自来,到我家租房处强行载到镇江市东吴宾馆非法拘禁了50天之久。在此期间,当地政府与公安局、镇江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串通一气,想以寻衅滋事为由强加罪名给我,我手上现有劳动教养聆听并拟决定劳动教养两年(见证据镇劳教委聆告字[2008]第025号)与镇江市劳动教养管 理委员会聆询通知书(镇劳教委聆通字[2008]第11号)这两个文件可以为证。

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在无协商、无补偿、无安置的情况下,以大欺小的特权,歪曲事 实强行拆迁属违法行为,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在这奥运会期间哪有体现出人权?镇江市京口区九里街派出所自己代表国家法律,随意的将我拘留、软禁,如今 还要送我劳动教养两年,那么以后你们还不可以给我判处无期徒刑、极刑、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吗?

我感到自己的人身自由一点保障都没有,地方官员蔑视国家的宪法在下面 胡作非为,不管我是去到北京上访或是在家呆着都会遭到地方政府非法软禁。在宾馆20几平方米的房内,房内门窗紧闭密不透气,长达几十天不给见天日。他们拿 人民的纳税钱雇用社会上的一些闲杂人员看守着,如果不听话就会遭到他们的毒打。

我只不过是为了控告镇江市京口区城市管理局强制拆迁违法,不顾老百姓生计、官商勾结 的行为,刺痛了你们吗?而今你们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进行迫害,可见你们是为老百姓造福吗?谋福利吗?构建“和谐社会吗”?我今天把镇江市京口分局4 份有法律效力的处罚决定书公布于众,让大家看看地方政府对我的迫害!呼吁中央领导明察秋毫还本人一个公道,让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保障。

张建平老师的“两怕”与“两要”论

这4年来刘春芳在北京上访时,认识了一位叫张建平老师,也是江苏人。长年为当地民众维权颇有心得。张老师原来是个年富力胜的青年,因为一场车祸使他半身不遂,断送美好的前程,肇事的单位不愿承担责任,反而 愿意花钱贿赂江苏宜兴法院,致使他也走入上访的队伍。经过多年的经历他总算发现上访的路是走不通的,他开始提倡民间的力量,现在也在帮别人维权。刘春芳的儿子说:“张老师非常热心,他了解到我妈的情况,帮忙在维权运动的网页上面报导过文章。”

张建平认识到,共产党制定的《信访制度》和《法律》都是愚弄老百姓的东西,他还明确指出共产党的这个专制,它是披着羊皮的狼,那么这种披着羊皮的狼它比不批羊皮的狼更凶残。如果要成功的维权,关键在于民众要团结,再一是国际媒体舆论的力量:

“共产党这个利益集团为什么会如此的漠视老百姓的权利、漠视被统治者的权利?对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健康等等权利都予取予夺?肆无忌惮?因为,它采取的手段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当然其中还穿插着恐怖血腥和流氓黑社会化。”

“那么老百姓千万第一要记什么?‘百姓百姓百条心’,首先我们要团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要什么?不要为共产党的舆论所蒙蔽、谎言所蒙蔽,那么我们要看国际的这些舆论导向、舆论是什么样的?什么是新闻什么是宣传?我们要分辨是非。”

他总结出成功的关键在于认清共产党怕什么?“它怕我们老百姓团结,它 要各个击破,所以它规定你不能群体性,不能集体上访,集体上访它的条例规定不能超过五个人。它怕什么?它怕境外的媒体、国际舆论。共产党它干尽了坏事,但 是她是既要当婊子又要贞洁牌坊,我总结叫“两个怕,两个要”,所以当你老百姓能够彻底的认清这些,那么你这个维权成功就有百分之五十的保障。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23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