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家书抵万金(2)

温哥华小男人

每次有人从国内来的时候,我都陪着组长的中国司机到专家组总部去拿信,为的是能早一点能看到这一封又一封给我慰藉的家书。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第一次接到家书是陪同两位中国专家考察线路和桥梁回来以后,当时我来坦桑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信一来就是两封,都是怀孕的妻子(现在叫前妻比较合适,因为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了。不过就容我在这里暂且还叫妻子吧,因为至少那时候还是)写来的。

在笑哈哈地谢过一直替我保管着信的同事以后,就快步往我的房间走,路上就把钥匙准备好了。开门的时候手就开始哆嗦,半天找不到钥匙孔。开开门后,立即从里面反锁上,把行李扔到一边,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封。

在第一封信里,妻子说她在街上看见有个小摊上卖小孩用的小手绢,上面有各种小动物的图案,很可爱,她就给我们还未出生的孩子买了两个;又说小家伙不高兴的时候会在肚子里拳打脚踢提抗议;还说从广东邮购的关于婴儿胎教的书寄到了,不如想像中的好,但是还是会每天照著书上的话来给孩子作胎教。

在第二封信里,妻子问我平安到达坦桑了没有,让我赶快给家里写信,否则大家会挂念。又问我到了非洲后是否适应哪里的气候,皮肤是不是又对那里的花粉过敏了?还说孩子一天一天的变大,每天挺著大肚子上班,刚开始感觉不好意思,现在就不了,开始觉得自己也挺伟大的。

一开始看家书,我的眼眶里就浸出了泪水。看着看着,眼泪就大把大把地往下流。等到把两封家书看完一遍,再看一遍,我就忍不住咧著嘴大声地哭了起来。哭的时候,也没有怕隔壁的同事听到了自己会难为情。哭完了,用圆珠笔把日历上过去的两周一一划掉,然后再数一数距离两年后回家的日子还有多少个星期。

从那以后,这就成了我的习惯,每周打着尺子把过去的一周划掉,然后再开心地告诉自己距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了一周。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有人从国内来的时候,我都陪着我们组长的中国司机到专家组总部去拿信,为的是能早一点能看到这一封又一封给我慰藉的家书。@(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24 7: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