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典故:“铁杵磨针”

李白是怎样成为大诗人的

明月

成语故事。(图:柚子)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唐代大诗人李白,小时候读书时,觉得那些书经书、史书深奥难懂、枯燥乏味,实在读不下去,于是他把书一丢,跑到外面游玩了。

他走着走着,走过一条溪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位老婆婆坐在磨刀石上的矮凳上,手里拿着一粗大的铁棒子,在磨刀石上一下一下地磨著。老婆婆神情专注,连小李白走到她面前蹲下来观看,她都没察觉。

李白不知道老婆婆在干什么,便好奇地问:“老婆婆,您这是在做什么呀?”

“磨针。”老婆婆头也没抬,简单地回答了李白,依然认真地磨着手里的铁棒。

“磨针?”小小李白搞糊涂了。老婆婆手里磨著的明明是一根粗铁棒,怎么是针呢?李白忍不住又问:“老婆婆,针是非常非常细小的,而您磨的是一根粗大的铁棒呀!”

老婆婆边磨边说:“我正是要把这根铁棒磨成细小的针。”

“什么?”李白被搞得更糊涂了,忍不住又问道:“这么粗大的铁棒能磨成针吗?”

这时候,老婆婆才抬起头来,慈祥地望望小李白,说:“是的,铁棒子又粗又大,要把它磨成针是很困难的。可是我每天不停地磨呀磨,总有一天,我会把它磨成针的。孩子,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棒也能磨成针呀!”

老婆婆的话让小李白觉得很惊讶。老婆婆年纪那么大,还有如此的恒心毅力,而自己怎么书读到一半就跑出来玩了呢?于是他赶紧跑回家继续读书,从此每天都很用功念书,最后终于成了名垂千古的诗仙。

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做事情只要有恒心毅力,无论多难,都天天坚持去做。就算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踏踏实实的去做,不怕辛苦,不怕乏味,终有成功的一天。

《哈利.波特》作者J.K.萝琳不也说过:“成功的秘诀,就是永不放弃。”当我们觉得遇到了最难的困境时,只要坚持下去,困境就变成了让我们突破到另一境界的转机,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传说李白的母亲快要分娩时,突然梦见太白星从空中降下,正好落在她怀里。她惊醒后,当晚就生下李白,因此有人认为李白是太白星下凡。
  • (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洛杉矶报导)12月30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巡演至“天使之城”洛杉矶,在位于帕萨迪纳市的市政大剧院(Pasadena Civic Auditorium)举行首场演出。精彩的表演吸引两千多中西方观众,包括很多忠实的“神韵粉丝”,近年来每年都来观看神韵的表演。商务公司总裁Allen Dubin称赞说今年的演出比去年更精彩,其中的有关信仰的部分表达的很到位。他尤其欣赏《李白》中的独舞,称甚至难以分辨舞台上的舞蹈家是否真的醉了。
  • 洛杉矶龙凤赌场的市场总监凯莉·奥哈拉女士携先生观看了神韵晚会。演出结束后她和先生不忍离去,“我喜欢三千年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我还喜欢李白醉酒,不过最喜欢的还是百花盛开的喜迎春舞蹈。”她兴奋地历数着。作为赌场经营者,奥哈拉女士说她观看过各种各样的演出,“但是这样的演出可是头一次看到。非常精美,给我印象太深刻了。”
  • 神佛下凡五千年﹐
    天地茫茫我是谁﹔
    婆罗花开圣王现﹐
    龙泉鼓舞人心归﹔
    金猴降妖修炼汇﹐
    李白醉酒诗兴维﹔
    云罗仙韵汉袖舞﹐
    蓝宝神鸟筷子挥﹔
  • 例如巩俐加入新加坡国籍这件事,网民迅速把它变成又一场关于爱国的辩论。啊!这是我们多么熟悉的话题呀!每年起码要谈个三四次,每年我们也都能找出几个“汉奸”的嫌疑犯。
  • 古代的冬天相比现在应更为严寒和漫长。“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有些地方八月就开始了飞雪,冬天开始得可真早;“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李白《北风行》)暴风雪的猛烈,估计比今年这场五十年一遇的大雪更甚;“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皑皑白雪,万里无人,天地同色;“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白居易《夜雪》)天气严寒,衾枕冷了,窗户都被雪给照亮了,竹子不堪重荷,也被雪压断了。在冬季,古代人怎么御寒,拿什么来取暖过冬?
  • 〔自由时报记者张勋腾/苗栗报导〕大湖、三义乡的桃树及李树,因辛乐克及蔷蜜台风狂扫枝叶,原本花季是在农历春节,最近却相继开花,走到山区就可看到“桃花红、李花白”,明年桃、李产期恐受冲击,果农一脸无奈。
  • 这张画是我三度到长江三峡去游览,看到长江三峡两岸的大山而画下的,山都是非常奇特、非常奥妙的,非常雄壮。画出来要有意境,要有精神,要厚重,不是轻飘飘的。大山有千万吨之重,看起来有重量、有意境,又潇洒生动。谢赫六法里面,气韵生动占第一位,气韵生动要把它表现出来。犹如李白诗作‘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境再现。
  • 在我国敦煌壁画中有许多飞天的造型,正如大诗人李白所赞美:“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空。霓裳曳广带,飘浮升天行。”古代的画匠能把姿态柔美的飞天画的如此栩栩如生,其服饰绚丽多彩,而且出现在如此众多的洞窟中,实在令人称奇不已。现代画家也有一些热衷表现敦煌壁画中飞天的精典之作,画中的飞天一个个身姿纯美,衣裙飘逸,彩带飞舞,让人目睹后如临仙境,心地顿觉清澈澄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