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2008中国大事回顾(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那么杰森是不是可以跟来自台湾的观众朋友,像我这样子的人…比如今天我们三个都是陕西人,但是你们不承认我是陕西人,请解释一下,农民工的户籍是在农村,但是他到城市里工作,什么是农民工?然后农民工潮是怎么回事?

下载收看

杰森:是这样,中共目前是世界上仅有的一、两个还维持户口制度的国家中的一个。中共的户口制度把中国分成两等,主要是两大等。城市人向来都是高等一点的,而农村人在制度上向来都比人家低等一些,因为这个户籍把他束缚在他那一小块农村土地上。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农村的人口特别多,大概8亿人、9亿人,而中国地非常少,事实上中国有大量的闲置人口根本没有地种。

在这个时候,城里头前一段时间发展了这种所谓“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就是过去十几年中发展成了“世界工厂”。其中主要就是农民工,农民工们发现城里有这样一个月给600块钱的工作,他一年在农村才挣1,000块钱,那么一个月赚600,对他来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那么他就到城里头,然后变成一天工作10小时的工作机器、“血汗工厂”。

就因为这一批人,他把中国的劳动力几乎推到了无以复加的低廉程度,使得中国在过去十年中发展出这样一个世界工厂的经济模式,外向型的经济模式。而且也因为这样,他们成了中国的特殊人群,这特殊人群后来发展成1.5亿到2亿的巨大人群,很多农村的年轻人几乎都走空了,他们已经变成一个新的社会阶层。

主持人:是。现在有曼哈顿的何先生在线上,我们看看何先生怎么讲,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您好。嘉宾是从经济的角度看,我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我很遗憾的就是你们没有把杨佳的事情视为一个大事来看。杨佳的大事,我看中国成语上有好几个句子都在他的身上实现了。

第一句是“士可杀而不可辱”,因为警察侮辱他以后,你侮辱我,我不给你侮辱,所以实现了这句话。还有一句话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警察这样侮辱他,你打我,我就杀你,但究竟是不是他杀的这个还需要研究。

还有一点,刚才我看到画面上,他不像文化大革命时刘少奇给斗的时候低头哈腰的,他挺胸提肚的出来,所以他很气概,你要杀我,我不怕,你看看这个画面。所以我说杨佳事情是一件大事,他甚至是在唤起民众。

怎么唤起民众?不要怕中国警察,以前的警察穿件破破烂烂的衣服,手里武器都没有,现在的不仅有警棍、还有手枪,还要带一条狗,但这些东西吓不到老百姓,从杨佳身上看到他吓不倒老百姓,他唤起了民众不要怕警察。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各位朋友,我们也欢迎您打电话进来告诉我们,您认为在过去一年里面,中国最重要的几件大事或是一件大事,为什么?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刚刚曼哈顿何先生所提到的杨佳事件、刀客不朽。他的观点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士可杀不可辱”,两位有什么样的看法?

陈志飞:杨佳这个事情我略知一、二,我觉得首先我们从希望中国强盛,从中国民主发展、自由在中华大地花朵绽开的人士来说,大陆这种思想的人很多,不希望以动荡,以流血的方式来达到这个目的。

而且今年刚好也是《九评》发表4周年,我觉得其实有比刀客更好的办法,可以达到比刀客更好的目的,那就是让大家远离共产党,自动退出中共,让它自行解体。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多观众都已经从《九评》上看到的更清楚,我讲的可能也没有《九评》讲得好。

我觉得杨佳这个事情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不失为一个悲剧,在中华民族来说,不管是他本人杀了人也好,还是被杀的警察也好,都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不愿意把他作为一个…就是给他抬到那样的高度,我也不愿意以此来唤醒民众。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有这个聪明才智,有这个能力,也有这种胆识吧,可做出更明智的救国或者是往前进的方向和方法。

主持人:好,那杰森。

杰森:刚才陈教授说了一个方向,我还是从那个角度来说,我真的从杨佳身上看到一种骨气:“士可杀不可辱”,这是中国古来一个勇士的骨气,在过去几十年中共的统治过程中,中共硬是把中华民族这个骨气打掉了,所以中国人现在极端的那种状态,让我觉得有点没有办法了,就像你说中共是外来的邪灵,在中华大地上欺凌中华民族这么多年,可是中国人怎么回答,那没中共我们怎活呀!没中共中国怎么办啊!

就从这点上来看,杨佳这个骨气,杨佳这个气质,就是士可杀不可辱,你谁对我没有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样的一个骨气,我觉得确实是在中华大地上荡气回肠。

当然这种做法我同意陈教授说的,我知道这确实是悲剧,他本人是个悲剧,而被杀的警察也是悲剧,因为事实上警察也是中共的受害者,他也是被迫放在人民对立面的一个角色,但是我真的是崇敬杨佳这种骨气,中华民族缺这种骨气, 但是2008年发生的大事太多了,不幸的是我不能把这个事放在最前面。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们线上有两位朋友,一位是旧金山的王先生,我们先听听看王先生怎么讲。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我经常看《新唐人》电台,你们经常呼吁那些共产党员退党,但是我的看法跟你们是刚好相反。

主持人:好,您请讲,看看您有什么想法。

王先生:我希望多一点人加入共产党,然后在它党里面搞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最好,才可以推翻共产党,对不对?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另外还有一位从大陆打来的Skype上的朋友,他要语音发言,这位朋友您好,请讲。

大陆观众:我觉得今年最大的几件事就是社会公义吧!有一个小女孩被恶棍奸淫之后被弃尸那件事,第二件就是一个小女孩被共产党丑官猥亵。还有一件事就是杨佳先生。另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那4万亿元,4万亿元这件事,我看它是在乱搞,像我们这边它前几年都开始搞很多大型工程,我是觉得它这样乱搞的话,容易搞垮中国的经济,谢谢。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这位朋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谈一下刚刚那位王先生的看法,我记得上次好像也有一位朋友也有这个想法。

陈志飞:我觉得这好像跟我们谈到的另外一个朋友的提法有点不太一样,他主要是谈退党应不应该,我觉得这个王先生可能自己不是党员,因为好像从他的口气当中,他还没有体会到共产党多么邪恶,多么狡诈。

我们在节目中也谈到过,共产党不是一个组织,也不是一个人,它是一种绞肉机,大家都知道,它是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坏人变成魔鬼的一部绞肉机。有的人可能天生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也知道党内也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包括现任总理温家宝,他也流泪,他有的时候也有一些无奈,他也想做好事情。

赵紫阳也想做好事情,朱镕基从人品上,从各方面,你不能说他们不是想做好人的人,他们也有他们的计划,他们有他们为民服务的思想,可是他们在中共这部绞肉机底下,只有哭的份儿,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计划没法实现,而在这部绞肉机的驱使之下,他们只能被逼着做一些昧良心的坏事。

他们做的最大坏事是维护这个共产党,因为他们以他们的人格、操守来吸引更多的人给共产党一个幻想,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悲剧。所以以我个人来讲,我并不觉得王先生的想法好,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可能是比较美好的,但是从现实来说,我觉得是不可行的。

主持人:好,那我们现在有一位迈阿密的刘先生在线上,我们听听看刘先生怎么讲,刘先生您好。

刘先生:您好,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你们这个节目叫“2008年大事回顾”,我先说个小事情,你们知道我大概说的什么事情,我最近回了国,朋友在一起吃饭聊天,因为中国现在对美国很关心,有个朋友说了一句话,我吃了一惊,朋友说:“这次我们终于把美国打败了。”我说什么意思把美国打败了,结果说了半天,才知道奥运会上,美国金牌没有中国拿的多,总牌没有拿那么多。

从这个小事我就想起中国共产党的教育洗脑,让13亿中国人都是一个想法,我们要成为世界第一名,如果哪一天真正的美国和中国打起来的话,不仅是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悲哀,也是全世界人民的悲哀,我是这样想,不知道您们有什么高见,谢谢。

主持人:非常谢谢刘先生,那么刚好我们杰森的第二个重点,就是奥运会,那是不是可以结合刘先生的问题,我们一块来谈一下这个问题。

杰森:对,奥运会我放在第二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一方面中共把它欺骗中国老百姓,欺骗人民给自己贴金的这种事推到了极致,在奥运这整个事情上,我们知道中共的原则是:不惜一切资金,不惜一切人力,把它办成功。

所以在过去的8年里头,我们知道奥运投入的资金,很多人说是300亿美元,有人说是4千亿人民币,有人说更多,事实上是不惜一切代价,光开幕式就是3亿美元,是去年雅典奥运会的10倍。

当然,这次破天荒的,中共的奖牌数居然超过了美国。但这个事不奇怪,历史上苏联也超过过,东德也超过过,这种集权国家,它靠那种毁灭年轻人一生的方式,大量的、极端的,从5岁、6岁开始极端培训,从数以百万的人中,最后筛选出金子,这样一个牺牲人的结构,它是能创造出这样子的成果。

在苏联、在东德,这个模式都成功了,可这不能代表中国的全民素质,但是中共不管,中共就是用宏大的开幕式和整个巨大的投入,办了一个非常辉煌的奥运会,但在这个奥运会前8年所谓的奥运经济,使得这两年成了中共贪官从上到下发财的机会。

而这个奥运会又是一个分水岭,奥运把中共的辉煌推到极致之后呢,随着奥运的结束,中国经济就进入另外一个状态了。比如说整个房地产业在奥运前2007年,把北京各方面推向极致,在奥运之后就开始往下走了,所以说奥运又是个分水岭,它是中国前期膨胀式的经济和后期衰退式的经济的一个分水岭。所以我说奥运是中共乐极开始生悲的一个转折点,奥运是有巨大意义的、2008年的一个事件。

主持人:陈教授对不起,打断您一下,因为我们有一位大陆的观众朋友,广西的张先生在线上,另外还有一位圣地牙哥的陈先生在线上,我们听听看广西的张先生怎么讲,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今天谈的是经济问题吧?因为我对经济是外行,你看中国现在有些大城市表面繁荣,其实实际上人民的生活还是非常苦的,还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是很穷的,日子也挺艰难的。另外我想说《新唐人》在欧卫上讯号已经停播半年多了,我真的希望能非常快的再恢复,现在新的进展可以说一下吗?现在你们要求欧卫公司恢复《新唐人》信号的最新进展,我想知道,因为我安装卫星看不到,好像没有耳朵,看不到外面自由的信息我觉得真的是好闷。

主持人:那张先生,请问,您今天是从网路上收看到我们《新唐人》这个节目的吗?

张先生:是啊,我今天看了一点,现在看不到,我好郁闷,希望你们明天就能。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张先生。不晓得圣地牙哥的陈先生是不是还在线上,我们听听看陈先生怎么讲,陈先生你好。

陈先生:我想讲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今年年初的“大国雪起”,因为去年中共还在讲大国崛起,那么年初来了个大国雪起,把南中国瘫痪了将近一个月,这件事情可以充分反映出作为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它叫大国,但它内部的基本建设弱到了什么程度?那邓小平讲发展是硬道理,国际上也好像说中国怎么发展了,是,中国在外交方面也好,在国际上大撒钱也好,显得很有力量。

可是在外国有力量和中国内部薄弱,其实它是同一面镜子的两面,这个同一面镜子是什么呢?这样一个政府完全不负责任的滥用国家资源,它根本不需要跟老百姓交代,所以在国际上它可以随便的撒钱。可是钱只有那么多,所以它滥用了资源以后,只能在包括像教育等等这些方面,四川大地震死了这么多人,它这个迟缓反应的都是同一个问题,所以这件事情本身说明所谓中共的发展,它根本就不是一种什么发展的硬道理,而是滥用国家财富。

第二个我想讲的就是杨佳这个事情,杨佳这个事情反映了一点,我看到的是当一个政府滥用它的警察,它的专政机器,也许最开始他是为了镇压一些不屈服团体,像法轮功、西藏、地下教会等等的,可是当这样一个独裁的专政机制,它已经习惯于滥用这些暴力的时候,它不知道将在哪里停止,最终会把这些用到一般老百姓的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当初邪党等等这些手段,正在用到老百姓的身上了。

主持人:好的,因为时间关系,非常谢谢陈先生您的高见。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2008中国大事回顾(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05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