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课教材(高级):精忠岳飞

正见文化课教材编辑小组

杭州岳王庙岳飞坐像(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54
【字号】    
   标签: tags:

岳飞于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出生在河北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一个贫苦农家。岳飞降生那一夜时,有一只像鹄的大鸟从东南方飞来,在寝室上飞鸣。父亲岳和觉得不寻常,因此便给他取名“飞”,字“鹏举”。岳飞从小刻苦学习,显露出文武合一的人格典型,一方面阅读觞《左传》,深具儒家君子的特质。

另一方面,他熟读孙吴兵法,天生神武,能挽弓三百斤,并向当时的射箭名家周同学习射箭,尽得其射箭技术。到周同过世,按时祭拜,岳飞的父亲赞赏岳飞不忘本的德行,并要他为国尽忠。岳飞天才横溢,文采、兵法、武艺的本领似乎与生俱来。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宗泽授岳飞阵图,并说:“尔勇智材艺,虽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古法,今为小将,还可应付,他日为大将,非万全计也。”之后宗泽再问岳飞,岳飞回答道:“所赐阵图,飞熟观之,乃定局耳。但古今不同,怎可按固定的阵图呢?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让敌人看清,才可取胜。况且我是小将,带兵不多,使阵一定,虏人得窥虚实,我军必败。”

宗泽再问:“如尔所说,阵法不足用耶?”岳飞回道:“阵而后战,兵法之常,但不可拘泥于情势,而且运用之妙,存于一心。”这时宗泽沉默很久才说:“尔言是也。”

同年五月,高宗皇帝即位,改元建炎,岳飞不顾当时位卑职小,上书数千言期望皇上能趁金兵尚未立稳中原,亲率六军北渡,鼓舞将士士气将金兵赶出中原,却被认为越权而遭解职。

建炎三年(公元1129 年),北宋首都汴京(今开封)残破,盗贼王善、曹成、孔彦舟等合兵五十万,进攻南熏门。岳飞当时仅率领八百兵士,众皆怕寡不敌众,岳飞说:“吾为诸君破之。”一手持弓,一手拿着长矛,直冲敌阵,锐不可挡,贼乱,大败之。然而当时留守杜充决定弃守,南撤建康(今江苏南京),岳飞力争:“中原地尺寸不可弃,只要一南撤,以后要回来,非数十万军不可。”杜充不听,岳飞无奈南撤。

同年冬,金人大举兵,杜充终日宴居,不省兵事,闭门不战,诸将屡请,杜充仍不理会,岳飞泪流被面,力请杜充出视师。“相公既不躬其事,能让诸将尽心为国吗?军土都不尽心为国,金陵失守,你还能高枕无忧吗?我岳飞孤军为国,也无补于国家。”

之后金兵渡江,南宋大将先遁,其它诸将皆溃去,只有岳飞力战,后援不至,士兵乏食,南京留守杜充降金,岳飞的兵士亦有涣散之心,情势急危混乱,岳飞乃慷慨言说:“国家待我们甚厚,我们应以忠义报效国家,立功名留史册,就算壮烈牺牲也永垂不朽!”说完之后,军土都感动落泪,异志不存。

宜兴县令闻岳飞威名,奉书以迎,称城内粮食足够军队食用十年,岳飞便率军至宜兴,县令亲自迎接岳飞,常州的官吏、士人、居民放弃家业来此地避兵祸的人不计其数。

次年,岳飞在牛头山设伏,大破金兀术,收复建康,金军北撤。从此,岳飞威名传遍大江南北,也建立起一支纪律严明、作战骁勇的抗金劲旅“岳家军”。

岳飞治兵严格而有施恩惠,部下有私自拿平民一丝一物者,立刻斩首以明军纪,军号“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军队夜宿,平民开门让士兵入屋,无士兵敢入。士兵有疾,岳飞亲自调药,诸将在外防卫,即请妻子慰问诸将家属。战死者,岳飞必代为抚育其遗族、遗孤;上级犒赏,均分给军吏,秋毫不私。岳飞出兵,不妄杀一人,杀其首恶,释其余党,讲信义,恩结于人心,连敌人也不怀疑。所以依附于敌人的军队,也都有亲爱愿附的意思。岳飞可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典范,即连金兵都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高宗因隆佑皇太后在躲避金兵的过程中曾经受到过虔州盗匪的惊吓,加上吉、虔州一带,盗贼从来都没有断过,高宗于是密令岳飞屠城,无论盗匪还是平民都一起杀掉。岳飞平定诸寇后上书高宗,为生民乞命:莫说平民,连盗匪都只诛首恶,而赦胁从。高宗不许。岳飞反复上书三、四次,高宗才勉强同意。当地的人感激岳飞的再造之恩,为岳飞画像,供奉在祠堂中祭祀。

岳飞回临安后,宋高宗亲手写下“精忠岳飞”几个字,并绣在一面旗上,赠给岳飞。

岳飞带兵打仗的同时仍留心治理。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当岳飞收复京西湖北之地后,便上奏高宗如果募兵营田,朝廷便无军饷之忧,进可攻,退可守。从此南宋各地将领便募民营田,同时大兴屯田之法,寓兵于农,战备闲暇时让兵士下田耕作,自给自足。

绍兴七年三月,高宗解除了刘光世的兵权,将刘光世的淮西军全部划给岳飞统领,正当岳飞准备大举进军中原之际,却被大奸臣秦桧竭力阻挠,于是刘光世所属的部队,就不交由岳飞统辖。而高宗出尔反尔,让他十分灰心。宰相张浚和岳飞商议刘光世的部队归属问题,张浚说:“淮西军素服王德,我想以王德为统领,吕祉为参谋,你觉得如何?”岳飞回道:“淮西军是叛亡盗贼所组成的,很容易产生军变,王德与郦琼互不相服,一旦将王德升为统领,必会互相争斗,吕祉是位书生,不足以服众,一定要选择能胜任的大将,不然会有变故。”

张浚再问:“张俊如何?”岳飞说:“张俊为人暴躁而且寡谋,郦琼也不服他,无法胜任。”张浚再问:“杨沂中如何?”岳飞说:“他和王德差不多,怎能统领此军。”张浚勃然色变道:“我知道只有你能胜任。”岳飞道:“都督以国事问我,我当然竭尽心智回答,岂有想得到军队的私心!”当日即上书高宗,要求解除自己的兵权,回家为母亲守墓,上书之后未得宋高宗许可,就径自往江州庐山东林寺,给亡母守孝。

南宋将部队划给王德统领,四个月后,郦琼帅四万人投降伪齐,酿成了南宋最大的一次兵变。

朝廷多次下诏要他复职,岳飞不愿复职,于是高宗严命李若虚、王贵同敦请岳飞,若不成,若虚等人将以军法论置。若虚初见岳飞,他仍然不肯领诏复职,若虚动之以情义:“你想反抗朝廷吗?假如坚持不肯,朝廷会怀疑你,你可以和朝廷相抗争吗?我等因无法劝动你而受刑,你岂不因我等之死而有愧吗?”六天后,岳飞接受诏命。

绍兴十年,金兵大举入寇。宋高宗命令岳飞火速应援在顺昌(今安徽阜阳市)。岳飞预料此次将能扫灭胡虏,而大军胜利班师之日,即辞官到庐山修佛。但宋高宗一心议和,生怕岳飞除了应援顺昌之外,更向北收复河南河北诸地,于是派李若虚传达此次进兵限令。甚至说“兵不可轻动,宜且班师。”岳飞见诏,据理力争,李若虚被岳飞的大义所感动,承担矫诏罪名,于是岳飞挥军向北!

兀术派出一万五千名精锐身穿重甲,三人一组,以绳索相缚,号为“拐子马”,是兀术最强的一支部队,所向无敌,企图以此在郾城一举打垮岳家军。众将闻讯均感畏惧,而岳飞却成竹在胸命令士兵以麻扎刀入阵砍马足,从而大破金兵,金兵的“拐子马”从此亦废。

岳飞军至朱仙镇,兀术将京师兵马十万,全数投入战场。岳飞派遣五百名“背嵬骑”出击,大败兀术的军队。各地抗金力量乘时而起,使黄河流域金人号令不行。岳飞见国土将复,欢喜地向部下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可惜秦桧力主和,乃一日降十二金字牌,召还,岳飞对此极为悲痛,东向再拜说:“十年之力,废于一旦。”岳飞退兵时,中原人民拦住军马,哭声盈野。

高宗绍兴十一年,岳飞等被召回临安,解除了兵权,终被罢官赋闲。金人以“必杀岳飞,始可和议”为条件,秦桧唯恐和议不成,便欲制造冤狱杀飞,飞撕裂衣裳露出背部,刺有“尽忠报国”四大字,连审理的官员都向秦桧说明岳飞的清白,南宋的许多官员也挺身而出,力保岳飞的清白,但秦桧等人仍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岳飞谋反,将岳飞杀害于大理寺狱。

临刑前岳飞只写了“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字,把自己的冤屈全对天日倾诉,冤狱铸成,天地同悲,岳飞冤死时,年三十九。孝宗继位后(公元1163年),为岳飞平反。

辨析

(一)请从故事中举出岳飞为国与为官的矛盾冲突,以及为国与为君的冲突事例,分析岳飞的选择。

(二)在岳飞的治军、待民与其它事例中,从哪些事例可以看出他超越了一般“大将”的格局?

(三)请分析岳飞辞官守墓不愿复职的心态,高宗再三敦请后而又复职的心态。

(四)岳飞胜利在望时,却在十二道金牌下悲痛而归,而不径捣黄龙?请与第三题比较,理解岳飞当时所处的困境。

(五)为何岳飞是“忠”的典范,从中你体会到的“忠”的内涵是哪些?

* * *
延伸阅读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附录)原文与出处

颚国金佗粹编续编

靖康二年

泽大奇先臣,谓之曰:“尔勇智材艺,虽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古法。今为偏裨尚可,他日为大将,此非万全计也。”因授以阵图。先臣一见,即置之。后复以问先臣,先臣曰:“留守所赐阵图,飞熟观之,乃定局耳。古今异宜,夷险异地,岂可按一定之图。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测识,始能取胜。若平原旷野,猝与虏遇,何暇整阵哉!况飞今日以裨将听命麾下,掌兵不多,使阵一定,虏人得窥虚实,铁骑四蹂,无遗类矣。”泽曰:“如尔所言,阵法不足用耶?”先臣曰:“阵而后战,兵之常法,然势有不可拘者,且运用之妙,存于一心。留守第思之。”泽默然,良久,曰:“尔言是也。”

建炎三年

冬十一月,金人大举兵,与李成共寇乌江县。充闭门不出,诸将屡请,不答。先臣叩寝合,谏之曰:“勍虏大敌,近在淮南,睥睨长江,包藏不浅。卧薪之势,莫甚于此时,而相公乃终日宴居,不省兵事。万一敌人窥吾之怠,而举兵乘之,相公既不躬其事,能保诸将之用命乎?诸将既不用命,金陵失守,相公能复高枕于此乎?虽飞以孤军效命,亦无补于国家矣!”因流涕被面,固请出视师。充漫应曰:“来日当至江浒。”竟不出。

建炎四年

郭吉在宜兴,扰掠吏民。令、佐闻先臣威名,同奉书以迎,且谓邑之粮糗,可给万军十岁。先臣得书,遂赴宜兴。甫及境,吉已载百余舟,逃入湖矣。先臣

绍兴三年

初,庙堂以隆佑震惊之故,有密旨,令屠虔城,先臣既平诸寇,乃驻军三十里外,上疏请诛首恶,而赦胁从,不许。连请不已,上乃为之曲宥,就诏先臣裁决。六月,先臣始入城论囚,即诸酋罪之尤者数人,各置之法,余悉称诏贳之。市不易肆,虔人欢声如雷。至今父老家家绘而祀之,遇讳日,则裒金饭僧于梵舍,以为常。虽更权臣之祸,亦不变。
宋史:

岳飞字鹏举,相州汤阴人。世力农。父和,能节食以济饥者。有耕侵其地,割而与之;贳其财者不责偿。飞生时,有大禽若鹄,飞鸣室上,因以为名。未弥月,河决内黄,水暴至,母姚抱飞坐瓮中,冲涛及岸得免,人异之。

少负气节,沈厚寡言,家贫力学,尤好左氏春秋、孙吴兵法。生有神力,未冠,挽弓三百斤,弩八石。学射于周同,尽其术,能左右射。同死,朔望设祭于其塚。父义之,曰:“汝为时用,其徇国死义乎。”

康王至相,飞因刘浩见,命招贼吉倩,倩以众三百八十人降。补承信郎。以铁骑三百往李固渡尝敌,败之。从浩解东京围,与敌相持于滑南,领百骑习兵河上。敌猝至,飞麾其徒曰:“敌虽众,未知吾虚实,当及其未定击之。”乃独驰迎敌。有枭将舞刀而前,飞斩之,敌大败。迁秉义郎,隶留守宗泽。战开德、曹州皆有功,泽大奇之,曰:“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

康王即位,飞上书数千言,大略谓:“陛下已登大宝,社稷有主,已足伐敌之谋,而勤王之师日集,彼方谓吾素弱,宜乘其怠击之。黄潜善、汪伯彦辈不能承圣意恢复,奉车驾日益南,恐不足系中原之望。臣愿陛下乘敌穴未固,亲率六军北渡,则将士作气,中原可复。”书闻,以越职夺官归。

三年,贼王善、曹成、孔彦舟等合众五十万,薄南熏门。飞所部仅八百,众惧不敌,飞曰:“吾为诸君破之。”左挟弓,右运矛,横冲其阵,贼乱,大败之。又擒贼杜叔五、孙海于东明。借补英州刺史。王善围陈州,飞战于清河,擒其将孙胜、孙清,授真刺史。

杜充将还建康,飞曰:“中原地尺寸不可弃,今一举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复取之,非数十万众不可。”充不听,遂与俱归。师次铁路步,遇贼张用,至六合遇李成,与战,皆败之。成遣轻骑劫宪臣犒军银帛,飞进兵掩击之,成奔江西。时命充守建康,金人与成合寇乌江,充闭门不出。飞泣谏请视师,充竟不出。金人遂由马家渡渡江,充遣飞等迎战,王 先遁,诸将皆溃,独飞力战。

四年,兀术攻常州,宜兴令迎飞移屯焉。盗郭吉闻飞来,遁入湖,飞遣王贵、傅庆追破之,又遣辩士马皋、林聚尽降其众。有张威武者不从,飞单骑入其营,斩之。避地者赖以免,图飞像祠之。

飞方图大举,会秦桧主和,遂不以德、琼兵隶飞。诏诣都督府与张浚议事,浚谓飞曰:“王德淮西军所服,浚欲以为都统,而命吕祉以督府参谋领之,如何?”飞曰:“德与琼素不相下,一旦揠之在上,则必争。吕尚书不习军旅,恐不足服众。”浚曰:“张宣抚如何?”飞曰:“暴而寡谋,尤琼所不服。”浚曰:“然则杨沂中尔?”飞曰:“沂中视德等尔,岂能驭此军?”浚艴然曰:“浚固知非太尉不可。”飞曰:“都督以正问飞,不敢不尽其愚,岂以得兵为念耶?”即日上章乞解兵柄,终丧服,以张宪摄军事,步归,庐母墓侧。

帝累诏趣飞还职,飞力辞,诏幕属造庐以死请,凡六日,飞趋朝待罪,帝慰遣之。宗元还言:“将和士锐,人怀忠孝,皆飞训养所致。”

十年,金人攻拱、亳,刘锜告急,命飞驰援,飞遣张宪、姚政赴之。帝赐札曰:“设施之方,一以委卿,朕不遥度。”飞乃遣王贵、牛皋、董先、杨再兴、孟邦杰、李宝等,分布经略西京、汝、郑、颖昌、陈、曹、光、蔡诸郡;又命梁兴渡河,纠合忠义社,取河东、北州县。又遣兵东援刘锜,西援郭浩,自以其军长驱以阚中原。将发,密奏言:“先正国本以安人心,然后不常厥居,以示无忘复仇之意。”帝得奏,大褒其忠,授少保,河南府路、陕西、河东北路招讨使,寻改河南、北诸路招讨使。未几,所遣诸将相继奏捷。大军在颖昌,诸将分道出战,飞自以轻骑驻郾城,兵势甚锐。

兀术大惧,会龙虎大王议,以为诸帅易与,独飞不可当,欲诱致其师,并力一战。中外闻之,大惧,诏飞审处自固。飞曰:“金人伎穷矣。”乃日出挑战,且骂之。兀术怒,合龙虎大王、盖天大王与韩常之兵逼郾城。飞遣子云领骑兵直贯其阵,戒之曰:“不胜,先斩汝!”鏖战数十合,贼尸布野。

初,兀术有劲军,皆重铠,贯以韦索,三人为联,号“拐子马”,官军不能当。是役也,以万五千骑来,飞戒步卒以麻札刀入阵,勿仰视,第斫马足。拐子马相连,一马仆,二马不能行,官军奋击,遂大败之。兀术大恸曰:“自海上起兵,皆以此胜,今已矣!”兀术益兵来,部将王刚以五十骑觇敌,遇之,奋斩其将。飞时出视战地,望见黄尘蔽天,自以四十骑突战,败之。

梁兴会太行忠义及两河豪杰等,累战皆捷,中原大震。飞奏:“兴等过河,人心愿归朝廷。金兵累败,兀术等皆令老少北去,正中兴之机。”飞进军朱仙镇,距汴京四十五里,与兀术对垒而阵,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大破之,兀术遁还汴京。飞檄陵台令行视诸陵,葺治之。

兀术欲签军以抗飞,河北无一人从者。乃叹曰:“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金帅乌陵思谋素号桀黠,亦不能制其下,但谕之曰:“毋轻动,俟岳家军来即降。”金统制王镇、统领崔庆、将官李觊崔虎华旺等皆率所部降,以至禁卫龙虎大王下忔查千户高勇之属,皆密受飞旗榜,自北方来降。金将军韩常欲以五万众内附。飞大喜,语其下曰:“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方指日渡河,而桧欲画淮以北弃之,风台臣请班师。飞奏:“金人锐气沮丧,尽弃辎重,疾走渡河,豪杰向风,士卒用命,时不再来,机难轻失。”桧知飞志锐不可回,乃先请张俊、杨沂中等归,而后言飞孤军不可久留,乞令班师。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十年之力,废于一旦。”飞班师,民遮马恸哭,诉曰:“我等戴香盆、运粮草以迎官军,金人悉知之。相公去,我辈无类矣。”飞亦悲泣,取诏示之曰:“吾不得擅留。”哭声震野,飞留五日以待其徙,从而南者如市,亟奏以汉上六郡闲田处之。

桧遣使捕飞父子证张宪事,使者至,飞笑曰:“皇天后土,可表此心。”初命何铸鞠之,飞裂裳以背示铸,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既而阅实无左验,铸明其无辜。改命万俟 。 诬:飞与宪书,令虚申探报以动朝廷,云与宪书,令措置使飞还军;且言其书已焚。

飞坐系两月,无可证者。或教 以台章所指淮西事为言, 喜白桧,簿录飞家,取当时御札藏之以灭迹。又逼孙革等证飞受诏逗遛,命评事元龟年取行军时日杂定之,傅会其狱。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