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轮回

涤月

有时候当一个人第一次接触一个环境或者某一个人的时候,就感到非常的亲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第一次接触又一个环境或者另一个人的时候,却好像出自本能的反感,这何尝不是在轮回中深深印在脑海中的记忆呢?(摄影:季媛/大纪元)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谈起轮回,如果是在三十年前的大陆,大多数人都会嗤之以鼻。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思想逐步放开,特别是伴随着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研究,人们都或多或少的接触到了一些关于轮回的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在报纸杂志上经常会看到一些能回忆起前生的真实事例,让很多人都有过一些思考。

其实这种事例不止我们中国有,在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过报导。因为在国外没有xx党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学术环境比较宽松,已经有许多科学家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现在的新兴学科“边缘科学”,其中就包括灵魂学、特异功能和轮回研究等等。几十年来,科学家们通过历史考证、临床实验和对真实事例的实际考察,得到了许许多多的证据证明了轮回转世的真实存在。比较有名的比如所谓“灵魂的重量”等等,现代的高科技仪器甚至可以观测到在特定的时间,会有高能量物质团“飘进”怀孕妇女的母体内。只不过因为现在的实证科学手段实在有限,无法完全揭开轮回的奥秘。

我们如果在网络搜索引擎上用“轮回的科学证明、轮回故事”作关键词去搜索一下的话,会找到几百万个网页,相信只要是有理智的人,看了都会有所触动。当然也免不了有思想极其僵化的人把眼睛一闭:我就不看,我就不相信!呵呵,那就随他去好了。

当然,对于我,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来说,轮回转世是无须证明的,那都是确信无疑的事实。因为正法修炼者随着层次的提高,必然会逐渐开智开慧,打开思想中那些尘封的记忆,从而会有很多人实实在在的看到自己和他人轮回转世的过程。

这些年我所接触的大法弟子当中,能够看到真实轮回的人不在少数。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东北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也是一个大法小弟子,前几年开始看到全家几十口人在前几千年甚至更久远的转世和因缘关系。家人中有很多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一有时间就围坐在她身边听她讲,她一边看一边说,每次和以前讲的都不一样。其中有辛酸苦辣,有富贵荣华,有生离死别,有金戈铁马,真要写出来几本书都写不完。直到大家都听烦了,那个好奇心都磨没了才没人再去问她了。

这其中有一个小插曲,成了大家的笑料。小女孩讲到她舅舅生生世世的转生的时候,不是皇帝就是大将军,讲到她姑姑的时候,不是公主就是富家小姐,而她自己总是跟在姑姑身边的丫鬟侍女,而讲到她的姑父的时候,却总是贩货卖肉的小民。姑父心里有些不平,玩笑着抱怨了一句。小女孩又看了看,告诉姑父:“你也不总是穷人,也有一世是一个富家公子,家里很有钱,整天吃喝玩乐,还经常到一个姑娘特别多的地方。”大家有些奇怪,问她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她说:“大门上面有个牌子,叫‘百花楼’。”当然,小女孩太小,还不知道“百花楼”是什么地方,但是大家都知道,就开始乐,姑父就讪讪的不言语了。

我被关押在劳教所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大法弟子,是一个中学教师。他告诉我,他在打坐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自己生生世世转生的情景。他说,曾经有一次,打坐中看到了一只瘦的只剩下骨架的豹子,连站都站不起来,最后活活饿死了,他能强烈的感受到这只豹子就是自己的前世,不禁泪如雨下:人世太苦了!

他还告诉我,他还转生过开创西周的姜子牙。姜子牙道号叫“飞熊”,历史上没有人知道这个道号的来历。其实姜子牙原本是上界的一只仙熊,他在打坐中看到过,那可不是人间的恶兽,而是长的非常的漂亮可爱,柔软的绒毛在风中突突乱颤,就像在飞一样。姜子牙的师父当然知道他的来源,所以就给了他这个道号。

当然,法轮大法弟子们能看到轮回过程的还有很多,正见网上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写的轮回故事,这些故事有的凄婉哀怨,有的动人心魄,有的神奇奥妙,但是哪一个都不是文学作品,而是真实的历史过程。

对于我来说,在大法修炼中虽然功能没有显露出来,但是随着生命的记忆逐步打开,感受也越来越强烈。每当我在欣赏新唐人的神韵晚会,看到众神下世的场景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悲悯和感动攫取我的内心,泪水潸然而下。每当我看到电影电视片中南宋的岳家军浴血奋战的画面时,一股悲壮的情怀就会涌上心头,瞬间就会泪流满面。这些强烈的感受告诉我,那都曾经是我生命过程的片段。

其实,对于我们不修炼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在许多文学作品中常常看到,或者我们自己的实际生活中也会感受到,有时候当一个人第一次接触一个环境或者某一个人的时候,就感到非常的亲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第一次接触又一个环境或者另一个人的时候,却好像出自本能的反感,这何尝不是在轮回中深深印在脑海中的记忆呢?有时候,从同一个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却有着迥然各异的性格,其实这些好似根深蒂固的,与生俱来的性格和行为习惯,又何尝不是自己生命来源的特点和千百年的轮回中形成的呢?如果我们每个人,能摆脱世间名、利、情的纷扰,静下心来思考一下生命的奥秘,都会有很多奇妙的体悟。

天南海北的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想告诉大家一句话:我们的生命可不是像那个“共产唯物主义”所说的只是“一堆蛋白质的组合”,也不会“人死如灯灭”,或许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一个圣洁的来源,都有一个久远的历史过程,都是无比珍贵的,千万莫要妄自菲薄,自甘堕落,而是要珍惜自己生命的历史,也要对自己生命的未来负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霨带着前世的记忆,深信轮回转世的道理,所以非常耿直、老成,洁身自好...
  • 前不久媒体报导了一位英国妇女,因整个童年与青少年时期持续梦见古埃及女皇娜芙蒂蒂,梦中她真切看到这位女皇美丽的宫殿、仆役甚至食物,于是从事艺术工作的她自认是娜芙蒂蒂转世。目前她已花费20万英镑,做了51次整容手术,要把自己变成距今3000多年前的埃及女皇。最让她欣慰的是,走在大街上49岁的她还能吸引20岁小伙子的目光,她那15岁的小女儿“非常以拥有如此年轻貌美的妈妈为傲。”
  • 无神论者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死如灯灭”,然而这种论调却是错误的。人的真实生命其实并不会随着肉身的死亡而消失,过去古人说的转世轮回、善恶报应都是真实存在的。做了恶事,则一定有恶报。下面我就给大家介绍清代古籍《秋灯丛话》中记载的一个记得数次转世经历的人。
  • 每次离开人世时,她的元神都飘离到身体的上方,被慈祥的光吸引回性灵世界...
  • 常人对自己轮回转世的故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淡忘了。我却因为修炼大法的缘故,记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多。因自幼双目失明,不能亲自把自身转世经历详细记载下来,以证实大法的真实伟大和生命存留到今天的真实意义。
  • 大清朝康熙年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好一派兴盛景象。那时,我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庄主,为人忠厚,做事耿直,待仆人如同姐妹兄弟,心慈面软,乐善好施。喜养花鸟虫鱼,尤其对鹦鹉特别偏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