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行家比尔 漫游海角天涯的动力泉源

Molly A. Daniels-Ramanujan撰文 翻译:赖瑞、黄凯熙

比尔(中)与Samburu部落原住民(左)及马赛导游(右)在肯亚的合影(摄影:Barbara Haljun/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们每个人都有来自父亲或母亲一方的遗传因质,但比尔‧哈尔俊(Bill Haljun)却同时遗传到父母双方喜爱流浪的特质。

比尔的母亲南西‧吉柏斯(Nancy Gibbs),是当年坐着五月花号来到美国的移民之一。如今,怀着美国梦到此朝圣的移民先锋已越来越少,也被视为稀有的少数族群了。

但美国的传闻轶事仍在歌诵着西部开发的传奇诱惑,新世代的西部移民更受到《纽约论坛报》编辑何瑞斯‧格里利(Horace Greeley)在1841年写下的名句:“去西部吧!在你的人生活力还没在工厂消磨殆尽之前。”的趋使,成为他们开着车、带着圣经和吉他穿越边界的原动力。

比尔的外祖父母带着南西移民到美国后,选择到洛杉矶定居。当年南西和父亲阿奇‧哈尔峻(Archie Haljun)私订终身时,震惊了双方的父母,因为南西不是亚美尼亚人,而阿奇不是新移民。这种结合,在当时的社会价值观点上并不被看好。

我对哈尔俊家族的传奇故事深感兴趣,因此采访了比尔并作此文。新移民浪潮让美国成为避难天堂,同时造就美国成为现今世上,独一无二的民族大熔炉。

比尔的祖父摩西(Moses)曾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发生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亚美尼亚大屠杀。当时的摩西三岁,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用土耳其剑斩首。

后来有一名在德国以洗碗维生的妇人,资助摩西在伊斯坦布尔(Istanbul,台译:伊斯坦堡)天主教孤儿院的费用。摩西15岁时,这个好心的妇女来看他,并提供他到美国的船票。摩西移民美国的旅费,足足花了她三年多的时间才凑足。

摩西搭上一艘名为“商船号”的轮船,绕行至世界各地后,最后在纽约港的爱丽丝岛(Ellis Island)上落脚。因为摩西曾在孤儿院学过制鞋技艺,他来到波士顿一家制鞋工厂,负责制鞋的最后一道手续,“打鞋楦”的工作。

摩西想找一个亚美尼亚人太太,但在波士顿的亚美尼亚妇女对他没有吸引力。他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的周末来到纽约,想在众多亚美尼亚妇女中,找到他的新娘。

比尔的外曾祖父认为他的女儿查柔海(Zarouhie),也许很适合与摩西匹配。在家人精心安排下,一家人陪着查柔海在中央公园来回散步,摩西则坐在长椅上暗中观看。 当天晚上,摩西到查柔海家晚餐,并趁机向她求婚,查柔海未加理会,离开餐桌回到房间。她母亲随后跟上来对她说:“这个男人是基督徒,也有工作,并且是亚美尼亚人, 你将在明天下午三点时嫁给他。”

在比尔一生所从事的工作当中,他最喜爱的是“好点子基金会”(The Big Idea Foundation)的会长一职。他喜欢到美国各地旅行,与当地的家庭及精神科医师交谈。他上过黑人、白人和西班牙人的教堂,甚至曾参加过有三百人出席的耶利米‧赖特(Jeremiah Wright)牧师布道的教堂聚会。比尔和他两个同僚,藉由教导人们使用媒体互动的方式,让每个家庭成员多花时间相处,寻求出最佳的方法,来增进彼此的亲子关系。

比尔也用他创立的新概念,在“卡利托数学教室”(Carlito’s Mathhouse)教导儿童数学。

比尔是个伟大的旅行家,与他去过的其他大陆国家相较,他去过的非洲国家显然要多得多。他说:“非洲是个无以伦比的地方,因为它还保留当初上帝创世时的模样。塞伦盖蒂平原(Serengeti Plains)是个处女地,能与它媲美的只有美国大提顿(Grand Teton)国家公园。大提顿山脉是新造山,他和夏威夷海中的火山,喷出的热岩浆所形成的山峰类似。”

不过,比尔每次探险完回到美国后总会说:“回家的感觉真好!”

--本文翻译自 英文大纪元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21269/
@*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0-11 1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