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香梅自传节选:尼克松大胜(中)

陈纳德与陈香梅。(维基百科)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MS Mincho”; panose-1:2 2 6 9 4 2 5 8 3 4; mso-font-alt:”MS 明朝”; mso-font-charset:128; mso-generic-font-family:modern; mso-font-pitch:fixed; mso-font-signature:-1610612033 1757936891 16 0 131231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细明体;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alt:PMingLiU;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细明体”;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MS Mincho”; panose-1:2 2 6 9 4 2 5 8 3 4; mso-font-charset:128; mso-generic-font-family:modern; mso-font-pitch:fixed; mso-font-signature:-1610612033 1757936891 16 0 131231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细明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8.0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内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现在再看1968年的后半期。

在这后半期美国总统竞选已到了白热化。

8月民主党在芝加哥开大会,推出韩福瑞为总统竞选人。7月共和党在迈阿密开大会,选出了正副总统竞选人,他们是尼克松和安格纽。要了解这一时期的历史,该看看那些台上的主角。尼克松做了美国总统,许多人对他成功的议论各有千秋。

但有两个重要关键,可以说直接或间接成全了他做白宫主人的愿望。一个是越战的打打谈谈;一个是越南领袖阮文绍和阮高祺和我的私人交情。

说来话长,现在只好先从尼克松说起。

1967127,星期四,我在日记上记着以下数点:

(一)尼克松约我去纽约会谈。在办公室内只我和他两人私谈。

(二)办公室会晤一小时余,讨论下列事项:

他告知我他已决定争取共和党总统提名。

请我在其竞选活动中帮忙,并负担一项任务。

要求我以演说家及亚洲报纸的专栏作家身份,提供他有关越战的一切消息。

请我代表他与亚洲各国领袖联络,尤其是韩国总统朴正熙及越南总统阮文绍。

(三)当天下午自纽约返回华盛顿,参加约翰逊总统夫妇为韩国总统朴正熙夫妇所设的晚宴。从白宫回到家之后,又接到朴正熙总统自其下榻的布莱尔宾馆打来的电话,他要我赴他处一晤,我请好友汤姆士·葛柯伦伴我一道前往。我们谈得很愉快,直到凌晨130分才告辞出来。

现在,再回到我与尼克松的会晤,在他办公室,我提出几个问题和他讨论。他认为越南问题将是两党候选人辩论的主题之一,因此急于要听取我对越南的意见。

我记得当时问他:“尼克松先生,你若当选,对结束越战有何计划?”

他说:“如果我如愿以偿获得提名,我希望以胜利来结束这场战争。”

我接着问:“你觉得如何才能达到此一目标?”

他回答:“我需要对越南的实际情况有更深入的了解,你也知道,我不能从约翰逊政府或国务院处获得完整的情报。

至于你,经常演讲亚洲事务问题,又得亚洲首领的信任,在这方面,一定能给我很大的帮助。我希望有更多正确情报,以便研判目前的情势,然后才可以讨论怎样对付越局。”

我问他:“你愿不愿意到越南去会晤阮文绍?”

他答道:“愿意,我实在需要和他面对面地谈一谈,我从未见过他。”

我对他说:“也许你应该先派一组精选的国会领袖到越南去,然后再计划与阮文绍会晤,这样你可以有时间研究全盘局势,越南战事实在比我们在电视或报纸上看到、听到的,要复杂多了。”他觉得这个意见很好,问我:“你认为这个代表团该由谁来率领?”

我推荐德克萨斯州参议员陶尔(Tower)及前任大使希尔(Hill),两位都是共和党资深党员。尼克松认为这两个人选都甚恰当,并嘱我继续进行此事。

我接着告诉他,我将有一趟亚洲之行,他建议我回来之后,我们再谈。分手时,他说:“我很高兴你答应帮我忙。”在当时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帮他这个忙把我害得好惨,而且惹来不少是非。

翌年初,尼克松打电话给我,与我谈他的竞选活动。电话是他亲自打到我家里来的,后来我在亚洲时,他要我尽速把事情处理完毕,返回美国,因他要再见我,商量要事。我知道他是真的想请我帮忙,我呢,则以很严肃的心情研究尼克松这个人。

为了多了解尼克松这个人,我到路易斯安那州梦洛拜访我的好友州长詹姆斯·诺尔(James A Noe1)。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他,诺尔宦海浮沉多年,先是路州参议员,著名的州长休·龙恩(Long)去世后(也是被刺),由他出任州长。他在路易斯安那州拥有电视及广播电台,他的儿子詹姆斯早已在新奥尔良组织了民主党支持尼克松委员会,我知道诺尔州长会对我坦诚相告的。

一天晚上,用过晚餐之后,我们坐在火炉边谈天,我请诺尔州长告诉我“CheckerSpeech ”——“棋子演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尼克松决定再度出马:所到之处,人们都在谈论尼克松在艾森豪威尔政府担任副总统的那些年。关于这段插曲。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单只在我的朋友中间,对尼克松的看法就不一而足。诺尔说:“‘棋子演说’是尼克松政治生涯中的一大里程碑,在那次演说中,他使自己由艾森豪威尔的政治累赘一交而为其政治资产,那次的表演太精彩了。”

“请再讲得详细点。”我说。

“唔,尼克松认为那次事件是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他受到很大的伤害,一点不假,成败就在此一举。”诺尔继续说。

1952年,东部共和党人士推举尼克松与艾森豪威尔搭档竞选,你还记得纽约州长汤姆·壮威(Dewey)吗?尼克松就是他推荐的,但后来发生所谓的尼克松经费丑闻案,摆脱尼克松不遗余力的也是他,那时,大家都视杜威为‘拥王者’。”

“整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问。

“你记得加州华伦州长吧?后来被艾森豪威尔任命为大法官的那个华伦?他是属于共和党内的自由派。”

“我见过他和他的女儿,他们夫妇和我在一些社交场合碰过面。”

诺尔州长继续说下去:“1952年总统大选有趣得很,事情是这样的,俄亥俄州参议员塔夫特(Taft)向艾森豪威尔挑战,加州的华伦亦插上一脚。当时,华伦是加州赴芝加哥参加共和党代表大会的首席代表,他希望赢得加州代表的支持,因为这缘故,他的立场就像是在赌博,如果艾森豪威尔和塔夫特竞争过分激烈,或形成相持不下的局面,则华伦就可在相互折衷之下,取得候选人的资格,有点渔人得利的野心。1948年,华伦曾以副总统候选人身份,与杜威搭档,那年,出人意料之外,他们败给了杜鲁门。因此,后来当东部人士推举尼克松出来与艾森豪威尔将军搭档时,他挺身而出,支持艾将军,此举使杜威和华伦的支持者大为愤怒。竞选期间,尼克松一些政敌悄悄地建议报社记者去调查尼克松一部分加州友人们为他募集的一笔特别经费,消息当然在竞选期间传了开来,尼克松身陷危境,百口难辩。”

“当时募集特别歉项是非法的吗?”我问道。

“不然,事实上,民主党候选人史蒂文生也有一笔特别经费,我还是赞助人呢,这其间的差别只是民主党全力支持史蒂文生,艾将军却没有给予尼克松全部支持。你们共和党的毛病在于自己人出了事,大家都不挺身而出为他讲话。”

诺尔州长又向我作进一步的透露:“安娜,美国的副总统向来没有什么份量,这你也知道,当记者问艾森豪威尔将军副总统尼克松负责作哪些决定时,艾克回答,‘如果你给我一个礼拜时间,我或许能想出一项任务来,我一时记不得了。’这两人一直不大亲近,因为个性不同,趣味不同。”

1968年,我被任全国妇女支持尼克松顾问委员会主席时,我曾邀请玛咪·艾森豪威尔出任荣誉主席,她对我说:“我喜欢尼克松,外子将他训练得很好。”

艾克在军中曾任高级将领,总是给人一种权威的感觉,他也很注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尼克松则不然,在海军只做过中尉,但他是一个经验丰富、深谋远虑的政客。他当选总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华尔特里德陆军医院去朝圣,去探望病中垂危的艾森豪威尔将军。

诺尔州长给我看一本书,其中包括一部分所谓的“棋子演说”,现将尼克松演讲的一部分原文译介如后:“另外有件事,我也许应该告诉各位,因为如果我不说,有些人很可能以此诟病于我。竞选时,我们全家的确收到了一样东西,这是一件礼物,在德克萨斯州有一个人在收音机上听到内子碧特说,我们家里两个小孩想要养一只狗,信不信由你,就在我们出发从事竞选旅行之前,巴尔的摩的联合车站通知我们去取一个包裹,取来之后一看,你们猜是什么?纸盒里面是只远从德州运来的小猎犬,身上黑白点子交杂着,我们的大女儿翠茜亚那时才6岁,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棋子’,孩子们非常喜欢那条狗,我现在只说一句话,那就是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们要把这条小狗留下来。”

全场听众鼓掌,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尼克松脱身了。

这就是尼克松著名的“棋子演说”。

你愈了解他们,愈难对他们有所尊敬。这或许不完会是他们的错,他们经常得在二三项选择中折衷而行,而其折衷的决定不一定就是最佳或公正选择。

我也得承认,当时我在政界的资历尚浅,只想帮助共和党,并无任何野心。因为我过去和越南人一直是好朋友,他们都信赖我,愿意和我谈,而作为一位演讲人和专栏作家,我又可以获得某些旁人着不到的资料,当时我不知道,由于我向米契尔报告有共和党竞选工作人员骚扰越南大使馆,这些人受到米契尔严厉的申斥,后来他又告诉他们,以后只有我才能和裴艳大使及馆员联络,别的共和党员不得接近使馆一步。

树大招风,我在当时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当然这件事招致了许多人不满。有一天,米契尔、希尔大使和我三人作一个电话会议,说了不久米契尔叫希尔挂上电话,并告诉他,电话会议现在结束了。他要和我单独谈几句话。还好,希尔大使和我是老朋友,不然又因此得罪人。他后来对我说,已经有人抱怨米契尔和我谈话的时间太多。别人想找他谈事情,却非常困难,希尔大使说:“安娜,现在竞选总部有些人已在嫉妒你了,你要当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