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婆婆妈妈经】产妇进补:麻油酒鸡

紫苏

麻油鸡(摄影:舒笙/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光复后接收的日式宿舍,是一幢幢连栋式建筑的木造房子,在地基上用纵横交错的多条木柱撑高后,再全面铺上木板成为大平台,上头摆上塌塌米,再用纸门隔成几个房间。撤下纸门就是一个大通铺。因此底下是空的,夏天通气、凉快,一到冬天,北风从底下呼啸而过,打塌塌米缝隙中钻入被窝,可冷得令人牙齿打颤。所以尽管经济拮据,也得挤出钱来弄几条垫被铺上保暖!可这个撑高之后的地基空间是最好利用的场所啦。我们利用几片门板堵住前后,围了起来,在里头养鸡。白天打开门板,把鸡放到后院里自由活动,傍晚,它们就自动的回到原处睡觉。

一般家庭养母鸡居多,生蛋用嘛。公鸡只一两只,用来传宗接代。但那么一两只公鸡就是“天然闹钟”啦。那可是精准无比!每天清晨四五点之间,必定开始引颈长鸣,母亲要不马上起床将它们放出去,那么立刻天下大乱。一声紧接一声,此起彼落的啼叫不休,搞得母鸡也咕咕的吵个没完没了。还不只自家呢,只要有养鸡的人家,每天全是同一时刻,准时引吭高歌,你能不起床吗?每个人打心底服了它,它不会失灵、故障,更不必换电池,从不会过快或走慢。每天准时尽忠职守,直到成为餐桌上的美食为止!

至今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家之长”的公鸡,头部、脖子、颈项、背部、尾巴,每一部分的羽毛,长短、形状、颜色都不相同,鲜艳夺目,流光溢彩。挺立的红色肉冠微微轻颤;底下的丹朱肉垂摇曳生姿;晶亮的双目,顾盼自雄,威风凛凛;稳健的跨步中,“妻妾成群”,真是羡煞人也!而它那珍贵的五彩羽毛,却成了我们小时自制“毽子”的必备装饰物。经常追着它“拔毛”,可是反而偷鸡不着蚀把米的被它啄得落荒而逃,有趣极了!

几十年来,由于读书、工作、成家的关系,我一直滞留在繁华的水泥丛林里,往日的乡村生活情趣,只能在梦中捕捉,就连那日式宿舍架高的地基底下,鸡群骚动的嘈杂声,已不复耳闻,有的只是高分贝的摇滚乐与四处流窜的霓虹灯影罢了!

台湾农村的风俗,在家中宴客,或是产妇进补,都以麻油酒鸡为主菜,因此它成了本省农村社会里老少咸宜的菜肴。没搬入小城的日本宿舍前,我可是在乡下长大的,所以酷食麻油酒鸡,喝着那黑溜溜的麻油鸡汤,酒香四溢,双颊酡红更增娇气。

不久以前,都市里风行吃麻油酒鸡,一时街头巷尾的餐厅饭店,都用麻油酒鸡招徕顾客,甚至有设立“土鸡城”专卖麻油酒鸡的。不知是商人的宣传到家,亦或是我思乡心切,也跟着潮流去品尝一番。结果乘兴而去,败兴而返,就觉得都市产品和乡村我们自做的麻油酒鸡,风味迥然不同。

有一次回乡下老家,我就把在都市里吃麻油酒鸡的糗事,告诉我那年近八十犹健硕如昔的老母。她老人家笑着说:“麻油酒鸡一定要用黑麻油和自己饲养的鸡去做才好吃。现在的商人为了赚钱,他们只能用便宜的白麻油和肉鸡去做。白麻油色淡味薄;肉鸡的肉,松软乏味,当然不好吃!”老妈说完,立刻到鸡栏里抓了只大公鸡,亲自下厨为我做麻油酒鸡。

母亲年纪大了,动作虽然不如往昔迅速,但是还是很熟练,我几次想插手帮忙,都被她支开去。只见她先把鸡肉剁成块状,把姜切成薄片,数量多寡随意,再把适量的麻油放进平底锅中烧开,和著姜片炒,等姜片炒得由硬变软,把鸡肉倒进去,迅速翻炒,等鸡肉炒得由红变白,全无血色时就熄火。再把平底锅里的鸡肉、姜片、麻油倒进陶土锅和适量的米酒一齐用炉火炖煮。等鸡肉炖透,麻油酒味外溢时,这道菜就算完成。

这时,酒香、肉香、麻油香,随着我感动的泪水和嘴馋的涎水四处渲涌!童年享受过的佳肴美味如今又重现眼前!顾不得烫嘴,赶紧塞了一块入口,嗯!这才对!这才是我的最爱!城市里的低档食材,抓不着要点,一分钱一分货,味道差远去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0-22 7: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