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第31集】

横河:法兰克福书展上的较量

大纪元和国际人权组织在法兰克福书展举办“专制下的中国文学”研讨会(摄影:吉森/大纪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20日讯】(希望之声《横河评论》节目)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正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书展的情况。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从10月14日开始到18日结束是第61届法兰克福书展。这个书展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书展之一,如果以参展的出版商计算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一般情况下有7千个左右的出版商和近30万的参观者,每年会选出一个主宾国来,叫Guest of Honor。

去年的主宾国是土耳其,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因为土耳其有限制言论自由的不好名声;今年的主宾国是中国,引起的争议更大。更大的因素是有两方面:一个方面是因为中共恶劣的人权纪录,对出版新闻的审查制度;另外就是国家直接控制出版这几个因素。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在这次书展之前,中共力图排斥独立作家,而且强制要求德国的主办方按照中共的意愿,把一些本来已经邀请的独立作家排除在这次书展之外,后来就引起了德国媒体很大的关注。

有鉴于此,德国的主办方甚至决定将明年的主宾国选为争议比较小的阿根廷,外界评论的一种说法是更注重文学而不是政治,显然人们认为这次德国主办方选中国为主宾国更多是在政治的考虑。这一次第61届法兰克福书展因为选了中国为主宾国,而且有这么一系列的事件,所以早在开幕之前就引起了中国和德国这两个国家的媒体和民众高度关注。

有意思的是在开幕的第一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国家副主席,也就是一般人认为王储,就是有可能接班的习近平出席并且共同主持了开幕式。在开幕式上默克尔在开幕致词中表示,最近几年中国的政治经济份量大幅提升,因此就政治经济自由和言论自由而言,中国有其世界责任。在默克尔这次讲话当中特别强调了言论自由,这也是符合她自己在这之前谈到的,她会在书展的开幕式上强调言论自由是一致的。

中共内斗延伸

今年法兰克福书展,我认为有几大看点,其中一大看点就是中共的内斗延伸到了法兰克福书展。在正式开幕前一天,默克尔和习近平举行了一个会谈。在会谈之前,正式的会晤之前,习近平转赠了两本江泽民的专著给默克尔。这两本专著翻译成了英文。这个举动非常奇怪,因为江泽民现在早已不在任上,已经是一介平民。做为一介平民,他的书做为一个国家副主席正式访问的时候赠给另一个国家的总理显然是不合适的。而且江泽民下台以后,默克尔才上台,他们两个在政治上,在私人关系上没有任何像同时代的不同的两个国家的国家元首之间的那种私人关系。

如果这是跟专业有关的话,其实大家知道,江泽民并不是任何一个领域的专家,虽然他到俄国去留过学,自称是机电方面的专家,但事实上他在机电这个方面并没有任何建树,从专业角度来说他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而默克尔也不是这些领域的专家,所以把书转赠给他是非常奇怪的。

从这方面看,赠书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国家和国家之间,或者是政界领袖私人之间的任何关系,因而被认为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表现。联系到四中全会的时候,按照预想的习近平本来应该是接任军委副主席的,但是接任军委副主席的这个过程并没有在四中全会的公报公布出来,四中全会并没有正式宣布习近平任军委副主席,有人认为这是接班受阻。

在这之前,胡江斗,人们认为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就是原来胡自己确定的接班人是李克强,但是后来江系人马想办法通过太子党,把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推到了接班的位置上,形成了在这一届中央政治局里面有希望成为下一届,也就在十八大能够留下来的两个人中间,就是习近平和李克强之间,很可能就安排习近平接总书记,李克强接总理这么一个态势。

这个内斗实际上在四中全会以后,江系把习近平直接推上去的措施受到了阻碍。如果这仅仅是一种推想的话,那么下面有两步是明显放到面上来的:就是在十一阅兵的时候,江以一介平民的身份出现在胡的旁边,而且排在胡以外的其他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前,这个举动是不正常的,即使在中共的黑箱操作系统里面也是非常不正常的。要知道中共领导人出场的前后顺序是非常严格的,甚至是人和人之间相隔的距离都是非常严格的。

在十一的时候江的高调亮相,可以说是对人们对四中全会猜测习近平接班受阻的一个回应,除了那个回应以外,这一次习近平来转赠江的书给默克尔,可以认为是另一个回应。这两个回应可以看作是人们对四中全会当中胡江之间斗争猜测的证实。

这很难怪别人去猜测,因为中共的政治、接班、党内斗争从来都是黑箱操作,从来就不透明,人们只能从外面的蛛丝马迹,从发表出来的异常现象,来分析、来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次在书展之前,赠书这件事情,事实上就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而这个不正常的现象,确实可以反映出人们之前对中共内部斗争的一个猜测。人们也可以看到确实习近平和江之间的关系要比较密切一些,证实了人们以前猜测的,就是江这个系统把习近平推上去的这种说法,来箝制胡的势力。

从这件事情看来,江这个人确实是很喜欢给人送书,除了这次送书以外还有个对照。在1999年,中共在江的推动下一手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在APEC的会议上,江曾经给克林顿在内的世界各国领袖赠送反法轮功的书籍,那也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举动。因为中共历来把国内镇压不同信仰,镇压不同意见的人士,说成是内政,不容许人家干涉的,就是不容许人们对中共的侵犯人权行为发表评论或者提出批评的。然而他却在迫害法轮功这个问题上,主动的把他侵犯人权的行为曝光给世界领袖,实际上就是邀请别人来支持他侵犯人权的这个所谓内政,这两件事情可以有一比,这是第一个看点。

参展书籍和代表的水平

第二,我认为中共这一次出动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而且带去了非常非常多的书籍,因为它是主宾国。中共参展的书籍和派去的代表是什么个水平?作为所有的书籍、所有的代表来说,当然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水平。但是有两件事情可以来看出中共把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书推出去。

第一个是正式的新华社进行的报道,就是说江泽民有两本学术专著,这一次在法兰克福书展举行了一个全球首发式,既然被最高的喉舌媒体作为一条新闻报道出来的,也就是说它们认为这两本学术专著至少在水平上,或者在重要的意义上,是值得它们用这么大的篇幅来报道的。

这两本所谓英文版的专著,一本是:论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发展,另外一本叫:中国能源问题研究。非常有意思的是,江泽民以前在苏联进行学习的是机械制造,后来他在中国从事政治以前,他所在的工厂、所在的单位,也就是机械制造或者是机电产品,和这两本书信息技术产业、能源问题,完全没有关系。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却出了这两本书,而且这两本书并不是他在以前搞技术的时候写的书,而是在后来他当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才有的这两本书,显然是由于他的政治地位,由于他的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地位而才能发行的。

把这两本书作为在法兰克福书展举行全球首发式,这怎么来说也是让中国整个书展的名誉和水平大大的下降了,如果人们认为这就代表中国的水平,还值得在书展上举行全球首发式的话,中国出版业书籍的水平可见有多低了。

现在外面还有一种说法,说习近平送给默克尔的两本书,当中有一本叫: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我个人认为习近平送给默克尔的两本书,因为报道上没有提,可能就是上面的那两本,一本是信息技术、一本是中国能源的,不大会是这本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因为这本书是江在苏联留学的时候,他的导师的专著,江并没有写这本书,而只是翻译的。翻译好后因为这本书水平太差,而且没有实用价值,所以一直没有出版。结果30年以后,到了1989年,江泽民当上中共的总书记以后,就把这本书给出版了,当时没有哪个出版社敢说不给它出版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版的。这本书出版后,因为是翻译的作品,又是过时的,是50年代的东西,快到90年代才出版的,结果到2008年又再版了一次。我个人觉得在赠送的书中可能不包括这一本书。这是参展书籍的水平。

参展的代表呢?中国有个代表团,这个代表团有100个所谓作家。作家代表之中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是众所皆知的,地震以后写了那首“纵做鬼也幸福”的诗的山东文联副主席王兆山,他也作为代表。要知道出席这次法兰克福书展的是中国大陆精选出来的100个作家,而法兰克福书展又被认为是国际上最有名望的,而且是最高水平的,人数也是最多的书展之一,中国这一次又是主宾国,这100个代表应该是再三挑选出来的。中共并不是不知道他写的“纵做鬼也幸福”的那首诗以后,被全国的人民骂,并不是不知道这个人在民间的声誉极差,但是为什么要选他呢?

就是选出表明中共要的作家,就是这样的作家,就是中共的御用作家。只要是吹捧中共的,再肉麻、再民愤大也在所不惜,也要把他挑出来,送到法兰克福书展上来代表中国的作家水平。这就是这次参展书籍和代表的水平,或者至少是中共希望表达的书籍和代表的水平。

对外输出出版管制

那么下一个问题我想跟大家讨论一下就是关于中共在文化领域,对外的这种进攻性和侵略性的大曝光,通过这次书展。这次书展,讲是讲这个法兰克福书展主办,但是有一个合办单位,就是主宾国是个合办单位。通过这个合办的名义,中共把它的出版的管制,和对言论自由的箝制,延伸到了海外。

在这之前,就是在这个整个这个书展开始之前的一个月,书展的热身就开始有了一系列的活动。这些活动,都是在书展的总的框架下进行的。原来书展的主办方,邀请了中国旅美的作家贝岭,还有中国大陆的作家戴晴,邀请他们参加。结果就在他们要动身之前,主办方忽然通知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去了。当然这是很明显的是中共,来自中共的压力。拒绝已经被邀请的贝岭和戴晴,出席参加前面的这些研讨会。而在这个正式开始的时候,又阻止像廖亦武这样的中国的作家,出国参加这样的书展。所以它继续在进行压制政策,而且还把这个压制政策强迫德国的主办方来执行。

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次中方的主宾国的主管单位是什么?就是说真正参与的单位,是新闻出版总署。而新闻出版总署在中国,就是限制言论自由、限制出版自由的最主要的打手。它是中共的打手。有意思的是它们这次居然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说中国没有出版审查,当然这个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在中国大陆,主管新闻出版,不断的去限制报纸、杂志、书籍,彻底的控制在他们自己手里的这个单位,居然是主宾国的负责的单位,它当然就要把在国内实行的这一套延伸到海外去。如果说,在中国大陆都没有出版的管制的话,那么怎么会拒绝邀请贝岭和戴晴去参加这个研讨会,怎么会阻止廖亦武出国?

在对外的文化方面,长期以来中共它是有非常强烈的独一性、排他性,而且是非常强的政治性。就是说它是不能容许别人在它参与的任何活动当中出现,哪怕它是一个被邀请的。它会用各种方式来阻止别人参加。

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这一次在法兰克福的书展上的一个讨论会上,中国原驻德国的大使梅兆荣有个讲话。他其中就提到,当时因为阻止贝岭和戴晴到法兰克福去参加这个研讨会,引起了德国媒体非常强烈的反响,广泛的报道。后来梅兆荣就在讨论会上就这样说,他说我们到法兰克福来,不是来听德国人讲民主课的。那当然这句话马上就被几乎所有的德国媒体引用了。就这种话别人听了以后是觉得非常震惊的。那么他还讲,异见人士不代表中国的声音。他并且质问德国的主办方说,你们知不知道这位女士和这位先生,他们到底代表13亿中国人的多少。这就是一个非常霸道的声音。

第一个,对于德国人,德国人其实并不想给中共讲民主课。德国人所反应的只是说,针对德国的主办单位,因为出面听命中共而阻止异议作家和自由作家参加研讨会的是德国的主办方。所以德国人民认为,中共不应该干涉德国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他们认为,德国的主办方听命于中国而危害了德国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他们批评的是这个。德国人当然有权利批评,他们并不想给中共讲民主课。他们只是告诉不要把独裁和专制输出到德国去。

另外,中共是唯一一个宣称它自己可以代表13亿中国人的,现在人们要问的是,中共能够代表多少?它每天都宣称它自己可以代表,但事实上,它根本就只是代表它自己的一小撮寡头利益。它也没有权利说别人能代表多少,因为这些参加书展的这些人,他们只是自己来参加这个会议,接受邀请,人家从来就没有声称过自己代表谁。

每个作家其实只能就是反映他自己的观点,反映他自己的利益。当然,他们的作品是来源于他的生活,是来源于他自己的体验,当然有人会同意他的,当然也会有人不同意他的。中共它动不动就说要代表13亿人,然后就质问别人能代表、不能代表 13亿人。这种说法在中共来说,大家是听惯了觉得很正常。但是在任何一个自由的国家,人们听到这种话就会觉得非常奇怪。所以都把它报道出来了。觉得非常不能接受而且不可思议。

其实在这之前,我曾经到阿根廷去过一次。2006年的时候,阿根廷也有一个书展。阿根廷这个国家,是每个人都很喜欢读书,所以书展的规模很大。从访问人口来说的话,他们一个书展可能就要持续好几个星期;参观的人数… 当然他人数更多。不过因为他时间延续的比较长,他参观人数那一年达到1百多万。

当时,阿根廷的大纪元时报在那里有一个展台。结果就是由于有这个展台,中共的展厅就向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书展的主办单位提出来说,如果大纪元时报参加,我们就不参加。当时人家的书展就说,那你们就不参加好了,所以中共就彻底退出那个书展。它这种排他性,是体现在每个国家、每次它所参加的活动当中的。

弄巧成拙

最后我就谈一下就中共这些表现,经常会弄巧成拙。最近一些案例,德国这次是比较典型的。就说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前,媒体就广泛的曝光了。由于媒体的广泛曝光,主办单位又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就再次邀请贝岭和戴晴去发言,到这个9月12日在书展框架内的中国问题讨论会上,又邀请他们发言。

结果,贝岭和戴晴一发言,就引发了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全体退席。这又一次引起德国媒体的高度关注。而书展期间,像中国异议人士、信仰团体都得到了高度的曝光。特别是大纪元时报在那里有一个展台,很多人去访问。特别是这次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穆勒,她本人也到了那里,而且高度赞扬大纪元时报坚持新闻报道自由这种精神。

还举行了很多的中国自由作家的论坛和座谈会,在这个大纪元时报的展厅这个位置上。每次都是引起了非常高度的关注,而且媒体也高度关注。本来你像一些作家,中国的作家,而且是以中文写作的作家,在德国并不是著名人物,但是被中共一打压以后,几乎是一夜成名。

当然在这之前,还有中国著名的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他在四川被警察打伤以后,到德国去治疗,也引起德国媒体对中共人权的批评。艾未未就跟这几个作家不太一样。艾未未在艺术界,在全世界确实是非常有名的。他居然被警察打伤,而且是颅内出血,所以在德国治疗的时候,又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再联想到,在这之前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也曾经引起德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就说这些事件,中共它一心想输出它的这个理念,或者它的对人权的侵犯。而且要其他的国家也参与它的对人权的迫害,引起的这种轰动,起到的恰恰是一个反作用。

如果我们联想起来的话,在这之前,澳洲墨尔本电影节也是。那别人开个电影节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它一定要去阻止热比娅的这个反应她的生平的《爱的十个条件》的演出。而且说,如果你不把它撤出来的话,中国的电影要撤出。事实上,中国电影也撤出来了。但是这是牵涉到一个…其实也是一个主权的问题,和别人的信仰自由和他的价值观的问题。并不是人家都能轻易放弃的。中共也许可以使到中国去做生意的大财团就范;也许可以使一些想到中国去开拓的媒体的老板们就范,但是它不能够改变那个国家的整个立国的根本和人们的价值观。

墨尔本事件以后,《爱的十个条件》不仅放了,而且还邀请热比娅去参加了首演式。而且还换了地方,因为突然之间,由于中共的这一干涉,这个变成了一个新闻,很多原来不来看的,原来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人,都知道了,都来看了。最后展厅放不下,又扩大了。后来又扩展的后效应,就是在新西兰和在台湾的播放。

中共它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适得其反。在前几年中共已经通过什么法国文化年,或者是中俄文化年,就通过这种活动,对外进行形象工程和它的意识形态和共产党党文化的输出。但是,由于中共它的价值观,它所使用的手段和世界潮流是背道而驰的,而且和人类的基本道德,和人类的基本价值是彻底违背的,所以我们可以预想到,中共在以后所进行的这些文化输出和意识形态输出的过程当中,它仍然会继续的设法去排除真正反映中国声音的那些作家,真正反映中国文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排斥。但是,一定会引起各国媒体和民众的高度关注,而且中共一定会自取其辱。好,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横河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0-20 10: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