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20)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我被独自关进一间小牢房里,与别的大法弟子和被关押人员完全隔开。

四个看守二十四小时轮班贴身监视我。

妇教所教育科科长对我说:“我们到槎头接你时,槎头的所长不服气的对我们说:‘对唐乙文,我们已经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我不认为你们能转化她。如果你们能转化她,那真是个奇迹。’我当时没反驳她。槎头怎么能跟我们比?我们是全省最大,槎头太小太弱。”

另一个到槎头接我的看守对我说:“刚看到你的时候很惊讶。槎头说你多厉害,没想到是这么柔柔弱弱的一个人。”

“什么是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我问她。

“文文静静的一个人。”(待续)

(英文对照)

I was locked in a tiny cell alone, completely separated from the other Dafa practitioners and inmates.

Four guards took turns watching me closely beside me twenty-four hours a day.

The Education Division chief with Sanshui said to me, “The Chatou chief said to us unhappily when we went to Chatou to collect you, ‘On Yiwen Tang, we have used every possible method. I don’t think you can convert her. If you can, that’s a miracle.’ I didn’t refute her. How can Chatou be compared with us? We are the biggest of the whole province. Chatou is too small and too weak.”

Another guard who had been to Chatou to collect me said to me, “I was amazed when I first saw you. Chatou had told us how formidable you were. I didn’t expect it to be such a delicate and gentle person.”

“What was your first impression of me?” I asked her.

“A quiet and gentle person.”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水妇教所位于一个叫三水的小城市,是广东省最大的劳教所,里面关押着大约六千人,其中包括大批大法弟子。我听说过三水妇教所打死、打残大法弟子的事。
  • 到院子时,那教导员命令俩个“挟控”将我的东西全部倒到地上检查,她在一旁监视。“挟控”一找到我写的证词草稿,她一把夺过来翻了翻,然后揣进裤袋里。
  • 当天黄昏,看守突然命令阿霞把我带到院子里。一个看守以冰冷的语调向我宣布:你的劳教期限被延长到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也就是整整三年。
  • 一周后的下午,看守再次把我带到办公室。

    那610处长对我说,仍关在劳教所的一个施刑打手已对他们承认了我所说的是事实(另一个打手已被提前释放)。

  • 中午休息时我读了你写的证词。我拜读了三遍。写的非常好!理性,简洁,清晰易读,很感人。你的字写的真好!现在很少人能写这么漂亮的字了!
  • 他们走后我开始阅读那份计算机打印出来的证词。我吃惊的发现我的证言被篡改了!我当时作证说:劳教所所长曾经到过酷刑房,而且三大队的俩名队长参与了施刑。
  • 写完证词后,我在牢房里静等。等到看守终于来叫我、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时,我见墙上的钟已是十一点四十分。
  • 一回到牢房,“挟控”阿霞问我刚才跟看守去了哪里。阿霞被调来这个牢房不久,我悄悄教她写字、学英文,我们相处的很好。
  •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个下午,看守突然把我带到看守办公楼的一间大办公室里。四个男人正围坐在里面一张大桌子旁和劳教所所长有说有笑。我一进去,他们就停止说笑,敌意的看着我。
  • 高墙内的我并不知道澳洲弟子和家人正为我做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四月,父亲探视我两个月后,俩个省政法委的处长在广州市劳教局一名科长的陪同下来到劳教所对我说:省委书记收到了你父亲的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