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22)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号】    
   标签: tags:

妇教所所长对我说:“我们转化一个老人没什么大用,转化了你就可以帮我们很多。你有文化,能写能说,可以帮我们到电视、报纸上宣传。”槎头女子劳教所所长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最早我们就想转化你。你有文化,能帮我们做很多事。谁知道你这么顽固!”她们的话让我意识到一个人若没有信仰、道德,他越有文化就越能迷惑大众、危害社会。当然,我不认为不包涵道德教化的“文化”是真正的文化。(待续)
(英文对照)
The Sanshui chief said to me, “It’s not much use for us to convert an old Falun Gong; but converting you can help us a lot, for you are educated, good at writing and speaking, thereby you can do promotion for us via TV and newspapers.” The Chatou chief once said the similar thing to me. “We have wanted to convert you since the very beginning, for you are educated and can do a lot of things for us. Who knew you were so stubborn!” Their words made me appreciate that if one didn’t have a righteous faith or morality, the higher educated he was, the worse he could mislead the masses and harm society. Of course, I didn’t consider the “education” without moral teaching as true education.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知道中共标准所说的“劳教所里最好的干警”,就是那些最邪恶凶残的看守。
  • 另一个到槎头接我的看守对我说:“刚看到你的时候很惊讶。槎头说你多厉害,没想到是这么柔柔弱弱的一个人。”“什么是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我问她。“文文静静的一个人。”
  • 三水妇教所位于一个叫三水的小城市,是广东省最大的劳教所,里面关押着大约六千人,其中包括大批大法弟子。我听说过三水妇教所打死、打残大法弟子的事。
  • 到院子时,那教导员命令俩个“挟控”将我的东西全部倒到地上检查,她在一旁监视。“挟控”一找到我写的证词草稿,她一把夺过来翻了翻,然后揣进裤袋里。
  • 当天黄昏,看守突然命令阿霞把我带到院子里。一个看守以冰冷的语调向我宣布:你的劳教期限被延长到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也就是整整三年。
  • 一周后的下午,看守再次把我带到办公室。

    那610处长对我说,仍关在劳教所的一个施刑打手已对他们承认了我所说的是事实(另一个打手已被提前释放)。

  • 中午休息时我读了你写的证词。我拜读了三遍。写的非常好!理性,简洁,清晰易读,很感人。你的字写的真好!现在很少人能写这么漂亮的字了!
  • 他们走后我开始阅读那份计算机打印出来的证词。我吃惊的发现我的证言被篡改了!我当时作证说:劳教所所长曾经到过酷刑房,而且三大队的俩名队长参与了施刑。
  • 写完证词后,我在牢房里静等。等到看守终于来叫我、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时,我见墙上的钟已是十一点四十分。
  • 一回到牢房,“挟控”阿霞问我刚才跟看守去了哪里。阿霞被调来这个牢房不久,我悄悄教她写字、学英文,我们相处的很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