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罪恶的五十年——“谁是新中国”会上演讲

曹长青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31日讯】不知道各位看到中共国庆阅兵是什么感觉,我的第一感觉是想到了纳粹。因为只有德国纳粹才这样热衷于在大街上展示武器方阵和军人大皮靴。据军事专家的研究,中国的长程飞弹约20枚,而美国有飞弹一万枚,是中共的400倍。但即使美国有这样强大的军力,但却不搞这种炫耀武力的大阅兵。现在全球做这种愚蠢阅兵的恐怕只有中共和北韩。

北京领导人所以执意愚蠢,是因为他们刻意要炫耀五十年统治的成就。但我们从政治、经济、文化和人性等四个领域回顾一下,看看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五十年——

政治上﹕剥夺选举权和生存权

在政治上,五十年了,中国人仍然没有最基本的政治权利——选举权。西方国家的领导人想获得权力,只能通过选票。美国明年要选举第43届总统。台湾明年三月要第二次全民直选总统。欧洲的全部国家,包括原共产国家,都实行了民主选举。美洲的35个国家,除了共产古巴,全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撒哈拉大沙漠,南部非洲48个国家中一半以上实行了民主选举。而中国领导人的更迭,却是靠写个纸条“你办事我放心”。现在连纸条都不写了,只要拍拍肩膀,就是你了!

有人辩解说,中国的国情不同,国家大,文盲多,无法实行选举。但中国再穷能穷过海地吗?这个加勒比海小国一半人是文盲,是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但海地早已进行了民主选举,明年将进行第三次总统大选。

更可以和中国大陆相比的是印度。印度自1948年建国,51年来一直实行民主选举制度,十月三日成功地进行了第13次全国大选。

我在1997年冬天曾到印度考察访问了一个月,更加感到印度和中国大陆的可比性。在人口上,两国差不多﹕印度在上个星期人口达到了10亿,和中国在20年前邓小平提出开放改革时人口差不多。在国土规模上,也旗鼓相当﹕印度也是大国,而且比中国大陆还复杂,它有七种主要的宗教,500种语言(官方语言就有17种)。在人的素质上,印度比中国大陆还落后﹕据9月19日《纽约时报》引述联合国的数字,印度的文盲比例是47%,中国是17%。也就是说,中国大陆在文盲比例上比印度少30个百分点。而且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穷人在印度。

印度在这种条件下仍是实行了民主选举制度,而且一直成功地选举了51年!那些强调中国太穷、文盲多不能实行民主选举的人,面对印度,怎么解释?而且美国在二百年前建国时就实行了选举,其经济和各方面水平当时又会比今日中国大陆高到哪里?

从可行性上说,印度、海地和其他非洲国家的经验都证明,不管国家怎样贫穷,人的素质怎样落后,政治选举都是可以操作的。从人的政治权利来说,不管以什么借口,都不可剥夺人的选举权,如果人丧失了这种基本的政治权利,实际上只能是政治奴隶,根本不是现代人。

中国人的选举权不仅被剥夺,人的生存权也遭到践踏。据西方学者的研究,中共建政这五十年来,因迫害、枪杀、饥饿而死亡的中国人可能有八千万之多!这个数字等于四个台湾、12个香港、一个德国,美国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一。不仅毛时代杀,邓时代杀(保守的估计,六四屠杀也有一千人遇难。在六四屠杀两个月前,解放军对拉萨的和平游行民众开枪,四百多藏人遇难),江泽民时代仍是杀——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共在庆祝“国庆”前仅在南方就举行了57场公审大会,枪决了238人。台湾不久前遇到百年未见的天灾大地震,2200多人遇难。但中共人为地杀人,一次杀的人就相当于台湾地震遇难人数的十分之一。据“国际大赦”的统计数字,1997年,中国枪毙了2500人;1998年是2000人。中国人口占全球五分之一,但枪毙的人数占全球处决人数的五分之三。而且一有运动,还要快抓快判快杀。在美国,一个死刑犯要上诉十几年,才最后执行。美国从1976年最高法院裁决恢复死刑至今这23年间,被处决的死刑犯有389人,还不够共产党一个季度杀的。

但中共的这些恶行,老百姓并不知道,因为大陆现有的2059家报纸,全部属于政府所有,所有的编辑记者都是领取政府工资的国家工作人员。报纸的总编辑要以宣传高于新闻、意识形态大于事实的“党性原则”办报,以和政府保持一致。美国TNT电视频道今晚将播放乔治.奥维尔的《动物农场》改编的电影。这部写于1945年的寓言小说,简直像是为共产中国写的政治学脚本,中国领导人和《动物农场》中的猪领袖“拿破仑”一样,都是用暴力和谎言维持统治。北京国庆大游行的场面,简直就是《动物农场》中革命游行的翻版,也是用群众性大场面、旗帜的海洋、人群和焰火以及整齐划一的游行方阵,来制造一种“莺歌燕舞”的虚假。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七个字,相对于事实都是谎言,它既不代表“中华”和“人民”,也没有真正“共和”,更称不起是“国”,只是一个流氓政权。

经济上﹕横向纵向比较都落后

在经济上,有人说,由于邓小平这二十年的开放改革,现在人们毕竟比以前富了。但是建政50年中这后20年的政策如果是对的,那只能证明前30年是错的。50年中有30年、即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错的,还有什么可庆祝的?应该做的是检讨。

而且这后20年的政策也不是全对。现在的经济政策被称为“松绑”,即原来绑得紧紧的,现在给你松开几扣。但仅仅松开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样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儿就不绑,中国人早就会自我发财致富了。这是人的本能,根本就不需要哪个伟大领袖来做设计师。

中共现行的经济“松绑”政策的根本出发点仍是“绑”,只不过在松动的程度上有所变化。这从江泽民最近对国企改革的讲话可以看出,江泽民说,“中国绝不搞私有制”。什么是“私有制”?无非是为了保证人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人的发财致富的自由选择权利而设计的经济制度。从亚当.史密斯的《原富》,到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所有经济学的经典著作,都强调一点,就是拥有私有财产是天赋人权之一,绝对不可侵犯和剥夺。而中共领导人还在公开宣称继续剥夺中国人的这种天赋权利。

虽然中国的经济近年有所发展,但横向比,中国人的生活水准还相当落后。据美国著名智库“布鲁克斯基金会”研究员季北慈(Bates Gill)1999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国人的人均收入还不到西方人的十分之一。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还不如伊朗、南斯拉夫和海湾战争前的伊拉克。

而且从纵向比,中国大陆经济目前在全球所占比重远远低于两百年前。据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L)主任席格尔(Gerald Segal)最近在美国《外交季刊》发表的“中国那么重要吗”的文章中说,1800年,即鸦片战争爆发前40年时,中国经济占全球的33%(欧洲占28%,美国仅占0.8%)。但100年后,即1900年时,下降到6.2%。到了1997年,则降到3.5%。《纽约时报》前驻北京记者纪思道在1999年8月29日《纽约时报.书评》上的一篇文章中引用经济学家的研究说,五十年代中国大陆的人均收入还比不上宋朝。而宋朝是13世纪,是600年前。

这100年中国人在干什么?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发表前五年的1900年5月25日,中国在一个老太婆的统治下,向所有世界上的先进国家说“不”、宣战。1999年5月9日,几乎是整整100年之后,中共驻南领馆被误炸,中国在一个70多岁老头子的统治下,向全球所有先进国家说“不”,联合国讨论科索沃危机,安理会15个成员国,只有中国投了弃权票。一百年过去了,中国仍是专制统治,只是统治者由一个愚颟的老太婆变成了一个愚蠢的老头子,除了性别变化,别的都没变。

文化上﹕50年不出一个伟大作家

文化上,就更惨了,50年没有出一个举世公认的伟大作家、诗人、音乐家、哲学家,什么“家”也不出。几天前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德国作家葛拉斯,意味着在诺贝尔奖建立的这头一百年中,中国人完全缺席,虽然中国人有13亿之多、占全球人口达五分之一强。亚洲其他国家,像印度的泰戈尔,日本的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都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法国得过12个,美国9个,英国6个,俄国5个。中国人不要说诺贝尔文学奖,一百年来,任何类型的诺贝尔奖都没有人得过。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几个中国人,得奖时都已加入了美国籍。

不久前美国“蓝灯书屋”评选出本世纪一百部最佳英文小说,无论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和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等纯文学作品,还是奥维尔的政治寓言《1984》,可谓群星灿烂,几乎篇篇是精品。但不久前评出的本世纪一百部中国小说,除了鲁迅和沈从文的还可以看之外,多数都是惨不忍睹,居然还有《艳阳天》、《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尹县长》这类浅薄次劣的作品。和英文百部小说相比,中国哪还有文学?!

为庆祝中共建政50周年,北京《光明日报》刊出了“感动共和国的50本书”,大多数都是《青春之歌》、《暴风骤雨》、《红灯记》和《红岩》之类。还有《共产党宣言》、《毛选》、《列宁选集》以及《江泽民十五大报告》。按照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要求,选择这些书还可以理解。但令人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是,这50本“感动共和国”的书中还有《辞海》、《新华字典》和《新概念英语》。如果一个人整日捧着字典看,已经显得发傻,再被它感动,而且整个共和国都被感动,那不就是傻子国了吗?

中国的作家们不是没有写出像样一些的作品,像沈从文的《边城》,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曹禺的《雷雨》和钱钟书的《围城》等。但这些作品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写的。在共产党统治的50年中,这些作家没有一个人写出任何有点份量的作品。

当然他们什么也写不出,因为这些被海峡两岸都视为文学大师的人们,面对“六四”屠杀这种暴行,一个字都不写。“六四”距今已经十年多了,无论是活着的巴金,还是去世不久的曹禺、冰心、钱钟书、萧乾,这些“大师们”没有一个人写过一篇文字,不要说谴责政府屠杀平民,连对遇难的年轻孩子说句悼念的话都没有。这就是中国文学大师们的“人性”水平。

而年轻一代的中国名作家们又怎么样?最近大陆两家刊物评出17名所谓“文学大师候选”,包括王蒙、王朔、王安忆、贾平凹、梁晓声、韩少功等几乎所有大陆有点名气的中青年官方作家,这些人写作风格不同,但有一件事绝对相同,那就是所有人都对“六四”屠杀沉默,像他们所尊拜的文学前辈巴金等一样,10年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公开发表过任何文字谴责杀人者。

人性上﹕造假成风,精神堕落

在人性上,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令人惊心动魄。过去常说西方人物质丰富但精神空虚,中国人穷但精神充实。但今天看看,中国人充实的是什么,是撒谎、欺骗和吹牛。人性堕落的标志之一是造假。现在中国大陆造假成风。八十年代初我在深圳做记者时,就报导过工商局抓获的用杀虫剂“敌敌畏”配水制造“茅台酒”的地下工厂。后来在海外不断看到这类报导﹕上海有人用煤油炸油条,卖完这条街,跑别的区去卖。武汉的一个孩子不慎落水,母亲在岸边叫价,从200叫到1500元才有人下水救人。一家锁厂生产的5000把锁,一把钥匙全都能打开,都是假锁。

台湾一位女作家不久前从大陆回来写的游记记载,她亲眼看到推销烫伤药的人把八、九岁的孩子当众用烧红的烙铁烫,然后涂上“烫伤药”以示有效。看到那些被烫得嚎叫的孩子,吓得访客们纷纷揭囊,恳求不要烫孩子,药他们全买。

我的一位大学老师来美国探亲,抱怨大陆的米中沙子太多,他的牙都咯坏了。据1995年6月7日《北京青年报》报导,吉林省伊通县粮库主任领人在废弃的军用飞机场上往粮食里掺沙子,2700吨玉米,掺了157吨沙子。当接到报告的公安人员来查问时,这位“人大”代表竟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家的粮食,我们愿意掺啥就掺啥,掺狗屎你们也管不着。”

不仅假酒、假烟、假药、假油条、假锁,还有假合同、假护照、假结婚、假学位,无所不假,甚至制造“假人”——冒充蒋介石的弟弟,张学良的遗腹子,周恩来的私生女,中共高官的子女……现在干脆更直接,制造假钱,据大陆《经济日报》的报导,从去年初到今年四月,16个月当中,当局破获的假人民币有1040万元。据说实际流通的假钱是这个数字的10倍,有一个亿。

面对如此汹涌澎湃的“假”,简直得怀疑中国人还有没有真的。在一个连真人都难找的国家,又去哪里挖掘人性呢?

四恶政权﹕丑恶,凶恶,罪恶,邪恶

50年,中共把中国和中国人糟蹋到这等地步。这50年,是丑恶的50年,中共展示了共产主义运动中最丑恶的一段历史。这50年,是凶恶的50年,中共以中国人为敌,以人类文明为敌,摧毁文化,泯灭人性。这50年,是罪恶的50年,中共在没有外敌侵略的和平时期,使八千万中国人无辜死亡。这50年,是邪恶的50年,中共以世界价值(universal value)为敌,以上帝为敌,成为无恶不作的群体撒旦。

对于这样的政权,还有人为它庆生,为它上街游行唱赞歌,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这就像有人强奸了你的母亲、侮辱了你的姐妹,枪杀了你的父亲,你还要为这个人庆祝生日,这样的人等于是向世人展示,你不是人类的一部分,因为你没有人的感觉,人的思维,人的本质的规定性——人性。

再有不到100天人类就要进入21世纪了,在20世纪,共产政权没有在中国被结束,这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因此,今天,不管下个世纪的路中国人要怎么走,首先要做的是,结束这个政权。

(1999年10月3日在纽约“谁是新中国”演讲会上的发言;载《中国之春》杂志1999年12月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0-31 6: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