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中研院院士高锟 获诺贝尔物理奖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7日讯】〔自由时报编译管淑平/综合报导〕2009年诺贝尔物理奖6日揭晓,由美籍华裔科学家高锟、美国学者魏勒.博伊尔和乔治.史密斯三人共同获得,三人的研究都与将光转换成电子讯号传输有关,高锟的光纤通讯研究带动网路、通讯革命,博伊尔和史密斯研发出今日普遍用于数位相机的影像感测器“电荷耦合元件”(CCD )获得诺贝尔奖肯定。

高锟将获得一千万瑞典克朗奖金的一半,另一半由博伊尔和史密斯平分。

*与两位美学者共获殊荣*

诺贝尔奖颂词以“光之大师”形容这三人,表示三人在这两个领域的成就为今日网路相连的社会奠基,让庞大资讯得以在几乎瞬间传送全球,“他们为日常生活创造许多实用创新,也为科学探索提供新利器。”

被誉为“光纤之父”的高锟一九六六年提出如何利用石英基玻璃纤维进行长距离光纤通讯,颂词中说:“这使得藉由一条最纯粹玻璃光纤,让光讯号传输超过一百公里成为可能,相较之下,一九六○年代的光纤传输距离仅二十公尺。”在这份研究后四年,全球第一条超低耗损率光纤才问世。颂词指出,“这种低耗损玻璃纤维促成全球宽频通讯,如网路。”

*光纤通讯研究获得肯定*

光纤通讯中数位影像占了很大部分,这是另外两名学者获奖的研究领域。博伊尔和史密斯一九六九年以爱因斯坦的“光电效应”为基础,共同研发出“电荷耦合元件”,能在短时间内将光转成电子讯号,然后成为大量影像像素,颂词说:“这为摄影带来革命,因为如今光能以电子方式而非利用底片捕捉。”电荷耦合元件已成为今日从低阶数位傻瓜相机,到高速精密外科手术仪器都普遍使用的“数位之眼”,没有这项成就,数位相机会以更慢速度发展,人们也不会见到哈伯太空望远镜拍摄到的太空和火星影像。

现有英、美双重国籍的高锟现年七十六岁,在上海出生、十五岁移民香港,在香港受完大学教育后先后在英、美深造,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也是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不过今年初传出他罹患失智症,正全心养病。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后,香港各界都感到兴奋,香港特首曾荫权称赞高锟是杰出科学家和有担当的教育家,是香港的骄傲。

对于获奖,高锟6日透过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杨纲凯教授表示“深感荣幸”。他说,“诺贝尔奖鲜有表彰应用科学的成就,故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获奖,感到非常惊喜”;“过去四十年,光纤大大促进了资讯世界的发展及进步;亦有赖光纤的出现,这个喜讯已于瞬间传到千里。”

现年八十五岁和七十九岁的博伊尔和史密斯都曾在美国贝尔实验室任职二十多年,具有美、加两国国籍的博伊尔率领光学、卫星通讯、数位和量子电子元件等研究,也曾协助美国航太总署挑选阿波罗登月地点;史密斯则负责雷射和半导体方面研究。史密斯目前仍担任加拿大的大学和政府实验室顾问。

这两人都是6日清晨被诺贝尔奖委员会电话告知得奖,被电话叫醒的博伊尔说,他还没喝咖啡,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我整个人沉浸在一种美妙的感觉,‘哇,这真的相当令人兴奋,这是真的吗?’”他说,CCD开启了今日数位相机的大量运用,对他个人来说,火星的探索是这项研究的最重要应用,“让我们首次见到火星的表面。”

至于热爱航海的史密斯最近才完成历时十七年的环绕全球之旅,他在新泽西家中接受电话访问时说,他觉得“非常高兴”;对于要如何运用奖金?他想了半天最后说:“我现在七十九岁了,我想生活不会有太大改变,我甚至不需要一艘大一点的船”。

光纤之父 也是品味大师

 
〔自由时报记者汤佳玲、胡清晖、黄以敬/台北报导〕一九九二年获选中研院物理组院士的高锟,获得今年诺贝尔物理奖,在与其熟识的中研院院士及学者眼中,高锟不仅学术上获得诺贝尔奖的肯定,私底下也是一位生活品味大师!

中研院物理所所长吴茂昆说,学术上的高锟是一位“斯文的学者”,他不太多话,但是看他的举止与谈吐,不难发现他是个生活很有品味的人,“我至今最爱的一条领带,就是他送我的”。

中研院院士、行政院政务委员曾志朗听到高锟获奖,笑说“好开心”,高锟在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时,曾志朗是中文大学校外考核委员,觉得他是一位非常绅士、温文儒雅、待人真诚的学者,“获得诺贝尔奖是实至名归”。

*网路通讯革命的先驱*

学界形容,高锟最大的贡献在于将“通讯由电的层次提升到光纤层次”、“让光纤的损耗率变得极小”,小到台湾至美国的海底电缆,可以达到越洋传输的功能,也因为如此,才有网路世界的可能。中研院副院长刘兆汉说,高锟可说是开启通讯革命的先驱,“我们以他为荣”。

清华大学校长陈文村表示,高锟曾参与筹备清大科技管理学院,他的光纤研究早在一、二十年前就在通讯网路领域受到推崇。试想一根头发里面可容纳好几百万条的电话线,很了不起,他的研究对人类生活影响很大。

从小对科学游戏充满好奇心的高锟,小时就自己组装收音机,甚至做过泥炸弹;他最常提醒学界及年轻人的就是,“千万不要盲目相信专家,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譬如我说,光纤在一千年之后还会被应用,大家便不应随便相信我,要有自己的看法和信念。”他以自己当年提出利用高纯度的玻璃来传送讯息为例,当时人人都觉得“痴人说梦”,如果当日他真的因此而放弃研究,离开实验室的话,今天恐怕不会有光纤技术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