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纤之父 也是品味大师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7日讯】〔自由时报记者汤佳玲、胡清晖、黄以敬/台北报导〕一九九二年获选中研院物理组院士的高锟,获得今年诺贝尔物理奖,在与其熟识的中研院院士及学者眼中,高锟不仅学术上获得诺贝尔奖的肯定,私底下也是一位生活品味大师!

中研院物理所所长吴茂昆说,学术上的高锟是一位“斯文的学者”,他不太多话,但是看他的举止与谈吐,不难发现他是个生活很有品味的人,“我至今最爱的一条领带,就是他送我的”。

中研院院士、行政院政务委员曾志朗听到高锟获奖,笑说“好开心”,高锟在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时,曾志朗是中文大学校外考核委员,觉得他是一位非常绅士、温文儒雅、待人真诚的学者,“获得诺贝尔奖是实至名归”。

网路通讯革命的先驱

学界形容,高锟最大的贡献在于将“通讯由电的层次提升到光纤层次”、“让光纤的损耗率变得极小”,小到台湾至美国的海底电缆,可以达到越洋传输的功能,也因为如此,才有网路世界的可能。中研院副院长刘兆汉说,高锟可说是开启通讯革命的先驱,“我们以他为荣”。

清华大学校长陈文村表示,高锟曾参与筹备清大科技管理学院,他的光纤研究早在一、二十年前就在通讯网路领域受到推崇。试想一根头发里面可容纳好几百万条的电话线,很了不起,他的研究对人类生活影响很大。

从小对科学游戏充满好奇心的高锟,小时就自己组装收音机,甚至做过泥炸弹;他最常提醒学界及年轻人的就是,“千万不要盲目相信专家,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譬如我说,光纤在一千年之后还会被应用,大家便不应随便相信我,要有自己的看法和信念。”他以自己当年提出利用高纯度的玻璃来传送讯息为例,当时人人都觉得“痴人说梦”,如果当日他真的因此而放弃研究,离开实验室的话,今天恐怕不会有光纤技术了。

  ‧ 中研院院士高锟 获诺贝尔物理奖 ‧ 光纤之父 也是品味大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育香港中文大学二十六年,高锟得诺奖对香港人是一个“狂喜”,这位“香港制造”的光纤之父的事迹占满香港头版头条。而在高锟出生的大陆,虽然也高调报导,但更多人发出感叹:为何诺贝尔奖总是垂青海外的华裔科学家……
  • 在一个压制思想自由,钳制人的思维,禁锢人的想像力、创造力的制度下挨日子,一个科学家能有自己驰骋的天地吗?能取得巨大成就乃至获得诺贝尔奖吗?当局移花接木地借“诺奖”的光,制造得奖之“华人”即“中国人”的假象,无非是为狭隘民族主义张目,为自己脸上贴金。一个不要脸的政党,金贴在哪儿呢?
  • 德国《汉堡晚报》和《柏林晨报》10月17日刊登了记者威茨托克(Von Uwe Wittstock)的文章“北京的宣传和赫塔‧米勒的愤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