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勉篆刻 展现中国文化瑰宝

(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法生台中报导)传统的手工刻印融合中国独特的文字与图像入印,呈现多样化的艺术美感。精于篆刻的陈宏勉将“陶渊明饮酒诗句”、“兰亭序句辑”、“三国志三十六计”、“老子句”等,一一呈现于印面上,汲取古文化内涵并融古创新。“永以为好-陈宏勉的篆刻情事”即日起至12月27日止,于台中县港区艺术中心展出。

陈宏勉,嘉义县人,毕业于国立艺专雕塑科,曾荣获中山文艺创作奖(篆刻类)、全国青年创作奖篆刻类第一名、篆刻学会新秀奖首奖等殊荣,并获邀至国际及台湾各大美术馆展出,作品受到国际艺文人士好评。

陈宏勉曾以“举重若轻”的概念来解释艺术品,他说这种境界其实不难想像,试想一位仅能举五百斤与可以举千斤的举重选手,同时举起五百斤时,后者的神情态度无非就是“举重若轻”的传神画面。

同样一句话,用来形容他自己的印章也是十分贴切。他很喜欢出自《诗经》的“永以为好”这句话,用来期许自己创作作品时,时时刻刻存着“永以为好”的心。富有挑战性的陈宏勉,更孜孜不倦地精进,试图再创新局。随着年纪的增长,他的印章创作无论在质或量上,都是不减反增。

港区艺术中心与历史博物馆共同主办的“永以为好-陈宏勉的篆刻情事”展览,展出陈宏勉百余方作品。在展场里可以看到<三国志‧三十六计>以印章的方式呈现,每一颗印章代表一计,印面刻着计策,印身刻着内容,仿佛将<三国志‧三十六计>情节重现,相当有趣。

另外,还有以33种不同书体及刻法呈现本次展览主题<永以为好>,展品件件引人注目,此次展出的篆刻作品,不仅代表了陈宏勉个人在艺术道路上的辛勤耕耘,也可以视为篆刻艺术的成果展。

传统的手工刻印是一门专业技艺,必须具备稳定的操刀技巧、磨刀技能,以及熟悉刻印常用的五大字体(篆体、隶书、行书、草书、钟鼎文)和印相的图腾绘画。手工刻印的过程也很繁复,需经过四大步骤才能完成,分别为“写反书”、“刻初胚”、“整修”、以及“刻深度”,工法相当精细。

印章是东、西方早期文明用来做为征信与权势的象征,在中国因融合中国独特的文字与图像入印,呈现多样化的艺术美感,成为极具文化特质的文化瑰宝。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周明训高雄报导)第10届明“明宗奖──全国书法篆刻比赛”今天在高雄县湖内乡明宗国小举行颁奖典礼。明宗奖策展人陈明德表示,明宗奖分国小中、低年级组、国小高年级组、国、高中组及社会组(含篆刻)4个组别,此次比赛共有近两千人报名参加,“无论从比赛规模或选手的水平而言,明宗奖都可算是全国最重要的书法比赛之一。”
  • 近日,四川达州市通川区发现一部神秘的竹简《三十六计》,因上面有不少篆刻和图案,一般文物爱好者无法识别。 达州市文管所工作人员认为,竹片《三十六计》有很好的文物和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 悠游方寸之间,再现篆刻风华,教育英才无数的国小退休校长刘盛兴,即日起至10月24日于文化处四楼文物陈列馆展出篆刻作品展,此次展出近百枚印石、数幅书法,希望透过详实的内容,让篆刻艺术传承绵延。
  • “琉璃厂”这条古朴、典雅的街道聚集着众多的古旧书籍、文玩古董、碑帖字画、文房四宝、篆刻用品和中西乐器.............
  • 听障奥运今天在台北开幕,中国文化大学美术系10位师生通力合作的参赛国家篆刻艺术也将首度呈现在听障奥运开幕式时、选手进场的大型举牌匾上。他们特别制作的泰来石八分印也将在比赛后送给超过百队的参赛国队伍,这也是首次在国际运动大会上以中文篆刻艺术呈现国家名称,也是全球第一次。
  • 游永尧以“台湾南岛语系”为主题,用篆刻来阐释台湾原住民特殊的古老语汇,即日起至8月16日止,在彰化县文化局展出,作品有文字、图案、生活习惯等。欢迎踊跃前往欣赏。
  • 台中县立文化中心的文物陈列室即日起举办“拓方印集”篆刻书法展,展期至24日。篆刻艺术之美,有书法的艺术之美及俐落的雕刻刀法,和温润的良石美玉,展现14名会员的匠心独具和艺术巧思,喜欢篆刻艺术的朋友们请踊跃前往参观。
  • 【大纪元4月21日讯】〔自由时报记者邱绍雯/台北报导〕玩篆刻、玩印石,“篆刻顽童”郑景隆意外遇上台北市文山区十五份遗址的出土文物“巴图”,跨行玩起考古,却以严谨的学术态度完成社区大学首部毕业论文,以民间力量将台湾的石器史上溯到史前时代。
  • 在广州莲花山上,有一块红砂岩,约50m×100m大小,这块红砂岩上面雕刻着5000多个甲骨文字。据大陆媒体报导,这些甲骨文的作者叫做荆鸿,他研究甲骨文已经几十年了。他一个从幼小就开始学习篆刻并研究甲骨文的年轻人刻上去的。. 让人称奇的是,他已经把收集到的5000多个甲骨文字编写成了一部甲骨文字典并雕刻在了莲花山的巨大岩石上,这块岩石被他称为甲骨文的“摩崖字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