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29)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那次流泪后,我在心里想:

这乌云遮天、似乎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时候,不正是修炼大乐观、大坚强的好机会吗?

我为什么不珍惜这修炼的好机会、反而觉的它是苦呢?

我为什么要想这地狱般的折磨什么时候是尽头呢?

我只应该抱住一个信念:坚忍到生命的最后一口气!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和自己对话:

“你还在呼吸吗?”

“在。”

“那就继续忍!”

(待续)

(英文对照)

I reflected after the sobbing —

Isn’t this dark-clouds-enshrouding-the-sky, seemingly-not-a-shred-of-hope-could-be-seen moment, precisely a good opportunity of cultivating great optimism and toughness?

Why did I not treasure this good opportunity of cultivation, but took it as suffering?

Why did I need to think about when these hellish tortures would end?

I should just hold on to one faith: Endure toughly until the last breath of my life!

From then on I talked to myself every day:

“Are you still breathing?”

“Yes.”

“Then carry on enduring!”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各有志,不是每个人到国外都是为了享福。师父若不是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到国外传大法,我在澳洲的姐姐不可能得大法,她也就无法把大法传给我了。
  • 我从看守的话中得知,她因为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刚刚被中共评为年度“优秀干警”。她的一言一行都流露出飞扬跋扈和邪恶凶残。
  • 我白天被不停的强制洗脑、晚上被俩个看守一分钟没停从八点骂到翌日早上八点。“我们天天不让你睡!看你能顶多久!你只有一个人!我们有大把人可以轮流上!跟你车轮战!”
  • 看守唯唯诺诺送走她后冲进牢房大骂我:“所长在这里说了几个小时你居然一句话都没说!”我连坐的姿势都没动过。她或许感觉像跟一个雕像在说话。
  • 那间关我的小牢房成了舞台。看守们一个接一个上台表演她们邪恶的招术,折磨我的肉体与精神。
  • 一大片彩灯在黑夜中亮起。作陪的看守们都讨好的拍手叫好。“唐乙文!这些彩灯为你而亮!如果你答应放弃法轮功,我可以下令打开妇教所所有的彩灯!亮几天几夜都没关系!”
  • 妇教所所长对我说:“我们转化一个老人没什么大用,转化了你就可以帮我们很多。你有文化,能写能说,可以帮我们到电视、报纸上宣传。”
  • 我知道中共标准所说的“劳教所里最好的干警”,就是那些最邪恶凶残的看守。
  • 另一个到槎头接我的看守对我说:“刚看到你的时候很惊讶。槎头说你多厉害,没想到是这么柔柔弱弱的一个人。”“什么是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我问她。“文文静静的一个人。”
  • 三水妇教所位于一个叫三水的小城市,是广东省最大的劳教所,里面关押着大约六千人,其中包括大批大法弟子。我听说过三水妇教所打死、打残大法弟子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