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家书:秋色人生

真子

(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许多年前,踏足加拿大的第一天,是在一个晴阳如洗的秋季,当飞机降落温哥华机场,走出机场大厅,清风拂面,阳光亮得晃眼,一抬头,天湛蓝湛蓝,如倒影的天湖,那一片无际的澄明,自始永驻心间。那便是我心目中的加拿大,和加拿大如诗似画的秋季。

来到加拿大才真正惊艳于秋色之美,看千树万树的青葱秀绿,渐变成深浅浓淡的硫黄嫣红,秋阳金辉中,美得令人心跳。

总觉得秋色如水晶杯里满盛的红酒,恍惚的色彩和醉人的甘醇,如梦似幻,如梦幻人生。人生不正如酒吗?醉了,睡了,大梦一场,梦里不知身是客,那疑痴梦非真境,也就乐把梦乡当故乡了。

秋之璀璨,又如人生之福禄寿全 ,功成名垂时,人曰成就,人类语言以辉煌形容之,一如四季之春荣秋实,秋天硕果累累,人曰丰收,又如人辛勤耕耘后的成果,是故人生如秋,以秋比人生,颇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也。

而秋色再美,然转瞬即逝,如短暂人生,奈何功名利禄,神仙美眷,谁又能长久拥有?真个是秋色人生,刹那芳华,终究千叶飘零,尘归尘,土归土,那枯枝残叶又归何处?人道落叶归根,思乡之人,誓与故土同归。唉!落叶是得归根,然而人真正生命的根又岂在这世间的黄土中?

风乍起,枫叶红了的时候,看一叶知秋,知秋来了,踏一地沙沙落叶行走,似踩着秋天蟋蟀的脚步,就这样走过一个又一个秋季,在这个“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季节,我却没什么可愁的,因为已然了悟人生真谛,大道在心间,我知道如何遵循这大道回归我生命真正的故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远的天空飘过一片西藏洁白的云,那一夜,我听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着草绿色藏族的长裙,黝黑的肌肤闪烁著青藏高原温暖明亮的阳光,她以沉厚和缓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谱曲的歌。我听不懂她唱的藏语,可是我听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诚的祈盼,当席中所有汉人和藏人来宾轻拍着节拍和着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样慈悲的祝愿,霎那间泪水漫过了我的双眼。
  • 我总是向往那些古老的时代,那些古老传统的人类精神,看那些传统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仅是欣赏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术,那些作品,贯穿一份不朽的灵性,一种专心致志的精神,价值无量。人类自翔在日新月异的科技中不断前进,又有多少人觉悟,所谓的进步 ,其实正是后退呢。
  • 香港也许没啥文化底蕴,但香港也特别,因其特殊之历史际遇,一百多年前归在大不列颠国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党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虽非脱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实,思想之自由与港人之民主意识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谐趣得以自由发挥,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风格,不深刻,但尚可娱乐。

    对比大陆电视,以其泱泱大国之人杰地灵,演员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没说的,制作也蛮认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陆的电视剧集并不太受落,坦白说,闷,沉重,节奏太慢,色调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质菲林,一句话,不好看。

  • 若童年无忧,青壮之年曾有过坎坷的生平,因为有青春岁月生命能量的加持,苦难并不算什么,而到黄昏暮年,则否极泰来,夕阳无限,并无唏嘘惆怅,这样的晚年,谁说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 在加拿大天天说英语,听说的最多的一个词是“thank you”(谢谢)。西人爱说“谢谢”,说的习惯成自然,别人等闲丁点儿的举手之劳,他们都得郑重其事说“谢谢”,说的诚恳而动听。
  • 修炼,在人类的文化中,修炼之含义便是生命回归。幸福的白石镇,静静的守候那个蓝色的童话至今,今日多少双手展开的信息,许正是人类等待的千载机缘吧。
  • 不禁想,有没有这样的社会,人人乐天知命,工作勤恳敬业,打工的只管干好工作,而老板更才德兼并,懂得如何厚待属下,如此社会,岂不美哉?想来好像太理想了点,有点不像人间。
  • 有道“民以食为天”,因人有七情六欲,是故饮食为裹腹,亦乃享受也,佳肴美食,人皆喜之,只是很少在意,其实饮食也是一种文化,秉承各自民族的文化承传,佳肴美食之中,亦有各自精致的文化内涵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