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仲维光谈《九评》伟大意义(下)

结束中共开创未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19日讯】(希望之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今年11月19日是大纪元时报发表历史性的社论《九评共产党》五周年,《九评共产党》从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层面,深刻的剖析了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揭露中共暴政给中华民族和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由“九评”所掀起的三退大潮势不可挡,至今已经有超过6,300万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今年的11月9日,又是象征共产主义在东欧瓦解的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纪念。在上一次节目中,旅居在德国的研究“极权主义”的专家仲维光先生剖析柏林墙倒塌,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结束,以及与此同时发生的中国的八九年民主运动,在今天的节目中,他将进一步深入他的话题,谈《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对中国产生的影响和他的意义,有请仲维光先生。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仲维光:诸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很高兴能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

今天我想跟大家谈的题目是——那么我们中国民众所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形势呢?也就是说从八九年柏林墙的崩溃,到《九评》的出现,就是这段历史我们怎么来看呢?我在刚才已经讲了,就是在八九年以前,整个中国的历史、整个中国社会对于共产党的认识,他是有一个缓慢的过程。直到八九年六月的时候,学生们才想下共产党那个贼船。但是就连学生们想下共产党这个贼船,共产党都是不允许的,就是说谁要下这个贼船,共产党就一定会要彻底消灭他。

而我为什么讲学生们是要下这个贼船呢?就是只有到八九年六月的时候,学生们才不把自己的希望寄托于共产党某一派。在这之前我可以说用我的观点来看,包括七六年所谓“清明天安门”事件,所谓七六年粉碎“四人帮”以后的那些所谓改革,以及所谓的那些在北京的那些自由派知识分子,所有这一切,我认为这些人都是在贼船上帮贼划船的人。这些人他们实际上都是在直接的和间接的在挽救共产党,或者是在共产党这条贼船上的同路者。所以直到八九年的学生运动,才提出了离开这个贼船。

但是八九年学生运动所遭至的残酷的镇压以后,这里边所带来的问题我就要提出 来,就是说即便在此后,在中国社会产生了所谓民主运动,也就是说在海外产生所谓民运团体里,仍然是没有直接的提出和共产党社会对抗的价值问题,以及和共产党社会过去最重要的它对中国传统的粉碎问题、破坏问题。因为这里头我们大家知道,集权主义社会、共产党社会它最重要的两个特点就是,第一它是反对一切人类传统的;第二它是反对近代的人权和自由的。

但是在八九年以后的民主运动里头,并没有明确的提出来在价值问题上和在传统问题上和共产党的这种对立。所以在八九年以后的所谓的民主运动,所谓民运团体里头,关心的、重要的仍然只是政治问题。而这些政治问题就导致了八九年民运以后,在那十年当中,尽管在八九以后,全世界的人都在支持中国的民运,当时的金钱真的是像水一样流向民运的各团体。

但是在八九年到九九年的时候,民运是越走越低、越来越差,人越来越少,分崩离析,而且里边就是内斗不断。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整个这个民运,他们在价值问题上,在传统问题上,并没有感到迫切的从这些方面直接对抗共产党,直接反省的这种迫切性,并且在这些方面做出努力,因此民运就会走下坡路。

这里就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在九十年代初期以后,中国会出现法轮功。我必须跟大家要讲,我自己知道法轮功也是在很晚的时候,是在九九年四月份、五月份镇压法轮功以后,我才知道了法轮功的。这个时候通过我对法轮功以前的了解,我才发现,在九十年代初期出现的法轮功,实际上是对于共产党社会——刚才我所讲的那两个最基本的特点:对传统的反对,和对一切人权自由的反对,这两个特点一种强烈的反弹。

因此在九十年代初期之所以会出现法轮功,我觉得就是我们中国人对我们中国传统精神的一种重新的追求和接续,一种对于东方精神的一种复活。也正是在这一点,所以法轮功在九十年代初期,在很短的时期就能够深入中国人的心中,就能够造成有几千万人相信法轮功,跟着修炼法轮功,在信仰法轮功。

而也就正是这点,共产党的集团我必须要讲,它很多时候它是比我们那些所谓知识精英更加敏感,它们深切的看到法轮功和它们的不同,法轮功在这些方面对它们的专制统治所带来的威胁。这些方面是什么呢?这就是瓦文萨在这次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讲的,就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文化传统,我们传统的价值对我们的重要性”。所以共产党也是恰恰看到了,法轮功在最根本的信仰价值上和共产党那一套是对立的。所以共产党就对法轮功采取了一种残酷镇压的方式。从九九年开始共产党对法轮功进行了最残酷的镇压。

而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五年之后,也就是说到了零四年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们总结、发表了《九评》。那么现在我就来想讲一下《九评》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法轮功?为什么又会在九四年出现《九评》呢?我觉得这里边就是我刚才讲的,法轮功的出现就是一种传统精神、一种东方精神的复活。而《九评》的出现,就是把这种精神完全付诸于文字,付诸于精神,付诸于对于过去历史的总结和未来的一种展望。《九评》的意义我认为他不仅是法轮功学员的《九评》,而且他是整个中国社会、中国民众的《九评》,因为《九评》的思想是渗透了整个的中国文化精神的。

在这一点上我也想讲为什么这个就是从八九年到二零零四年这十五年里头,中国缓慢发展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变化。为什么我说《九评》有这么大的意义呢?在这里我觉得我们大家可以看一下,首先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九评》的出现,和九九年以前中国的所谓异议人士的民主运动,他有哪些区别,他提出哪些新的问题?

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九评》他就和法轮的出现一样,他首先提出来的是价值问题,也就是说他首先对抗共产党的问题,他提出了一个东方价值,传统的价值:“真、善、忍”。而在这个问题上,法轮功学员所代表的又是一种信仰自由,对于一种新的信仰的追寻。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整个《九评》抓住了最根本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就是我刚才讲的,瓦文萨在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时候所提出来的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传统价值问题。瓦文萨说“因为我们坚持了传统价值,所以我们就相信我们一定胜利”。实际上《九评》也是,因为《九评》坚持了中国的传统价值,因为法轮功学员从新树起了中国的传统价值。所以他们的影响、他们的基础都是非常深远、非常深厚的。

第二,我想讲一下《九评》的意义,大家也可以看到,《九评》是从中国的文化传统上,而不只是从政治上对抗共产党专制,他从中国的文化传统上来思考、分析过去中国社会在近百年来存在的问题。因此从文化传统上来看的话,就超越了政治,而从一种更深远的地方来看待中国社会,分析中国社会。

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九评》提出了党文化问题。党文化问题,实际上在近代对于共产党社会研究的那些个专家们,在对于东欧问题研究的那些西方的学者和思想家们都关注到的问题。他们在他们的研究里就说过,在过去的很多专制、政体,以及包括希特勒的集权专制在内,他们都没有共产党社会的特点。那么共产党这个集权专制的特点,就是它带来了一种“党文化”,带来了一种自己的集权主义的文化。

这个我们生活在中国的人对此实际上都有体会,也就是那种一切为政治服务,一切都意识形态化这种东西的一种结果。法轮功学员们在《九评》当中由于认识到了共产党这种根本的特征,所以实际上他们在最近十五年来,超出了、远远走在了过去那些个异议人士的前头,第一次系统的提出了党文化的问题。这个党文化的问题我觉得是涉及了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第三,《九评》他从历史的角度,从社会的角度来分析了共产党。《九评》第一次它不只是从共产党它犯下了这个或者那个罪行,比如说共产党的“反右”是怎么样了;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怎么样了;这个和那个的罪行。而第一次是历史性的、全面性的在社会分析当中来分析共产党,它为什么会产生,它从产生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什么样的集团,它后来犯下的罪恶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九评》把共产党的历史梳理了一番,从而从历史上说明了共产党这个集团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四,《九评》他系统的分析了共产党社会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九评》他超出了现在那些在局部的领域里,去探讨共产党这个经济改革是对还是错,那个经济改革是对还是错。而是从一种更广泛更具体的,从基础上来讨论它。从这种基础上来讨论共产党这种经济和政治改革或者变化的问题,你就能够看到共产党社会它是一个根本变不了的社会。

而且今天的任何一种经济改革它所带来的都是两面的。一方面共产党是为了挽救它自己的政权而采取的一种所谓改变;另外一方面这种改变都相应的带来一种更坏的后果。这个我们大家今天已经都看到了,例如环境问题;例如社会道德、伦理的破坏问题;例如其它的一些问题。也就是说在《九评》里对于共产党的经济、政治所谓变化,所谓改革的分析,使我们看到只要是共产党,它的任何改革,任何变化都是没有出路的。共产党这个社会的出路只有一点,那么就是早日结束共产党专制,早日开始另外一种价值体系,另外一种寻求才行。

我下面要谈一下《九评》的意义,他在思想上,他在价值问题上,他做了这么多的努力。那么《九评》在最近五年来他究竟带来了哪些具体的社会变化呢?这里我觉得《九评》带来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所常说的一种破,一种对抗,一种对于共产党社会的那种消融他做了哪些。

伴随着《九评》的出现,紧接着就开始了一个“退党”的运动。这个退党运动使得过去大家可以想到,在过去五十年,在八十年代以前,如果谁退党的话,那在中国社会你根本就是大逆不道,而且谁也不敢提退党。直到八九年的时候,由于共产党开枪杀人,才有了第一波的所谓退党行动。但是第一波的退党只是采取一种政治上的 所谓对抗。

而《九评》所促成的退党是在精神上、生活的方式上、信念上促使人们开始了第二波的退党。这个第二波的退党,很多人也会说这个退党的数字这么多了,那么按说共产党早就应该灭亡了。怎么来看这个数字?我要跟大家说,这个数字,他衡量的是人们的一个心理数字,衡量的是一个共产党在这个中国社会里它们的那种溃败、崩溃的那种程度。

那么我们大家可以看一下中国社会,大家都知道现在在中国社会里没有一个人在底下不在骂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党高层的人,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是在私下里的时候,也会哀叹共产党完了。这些不断的促成瓦解共产党的过程,这个过程看起来是虚的,实际上如果我们看到八九年柏林墙的倒塌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这些个虚的东西,实际上是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正是这些个虚的东西造成了八九年,在东欧国家很多共产党不敢开枪。

而且我可以跟大家说,大家也可以想清楚,如果要是在八九年的时候,中国社会这种离心力,这种退党的这种倾向,这种不要共产党的感情,也像今天这样的话,那么在八九年的时候邓小平是不敢说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的。今天在退党大潮底下,在人心越来越深入的这种退党的影响下,我敢说共产党领导集团里,没有一个人再敢像邓小平那样说,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因为它们就知道,别说杀他个二十万,就是它们今天公开的杀十个人、二十个人,公开的,我指的是公开的,也一定会导致它们的灭亡。

这个就是它们今天杀人偷偷的杀,而且在利用自己的资讯,和对于媒体这种新闻的控制,不让这些东西迅速的蔓延。这个就是在新疆事件,在西藏事件共产党害怕的原因。如果今天再有一个天安门事件,共产党我可以说是不敢派坦克、派军队上天安门去镇压的。而共产党为什么不敢呢?我可以告诉你,这里就有《九评》掀起的这个退党潮的威力在里头。

第二就是《九评》以后出现的另外一个现象,那么这个现象就是除了刚才我讲的一个对抗以外,还有一个就是对于新价值、新传统、新生活的一种重新的建立。这种重新的建立表现在什么呢?表现在法轮功学员们组织的神韵演出,以及其他的一系列的摄影竞赛、音乐竞赛,一系列的这些活动上。这些个活动在《九评》以后出现,正是因为有了《九评》,有了这种系统的对于过去的总结和梳理,有了这种系统的对于新的东西的推崇,因此才开始在这个基础上引进了很多新的对于自己生活形式的这种重建。所以我是觉得《九评》以后,导致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群体的这些个变化,他已经造就了在八九年东欧的那样的形势。

这个就是说我最后讲的第三个题目里最后一点,就是说从柏林墙倒塌到《九评》。而这个从柏林墙倒塌到《九评》,给我们今天2009年所带来的最重要一个启示,就是2009年中国社会在各方面,都已经准备了足够的共产党倒塌的条件。

我可以说如果七六年所谓清明天安门事件的时候,共产党当然不要说不可能倒塌,因为那个时候民众,很多所谓知识精英居然他们把希望寄予周恩来。而那个时候就是共产党倒塌了,我们中国社会也没有什么新的希望,因为来的还是共产党。

而八九年的时候如果产生了巨变,那个时候我可以说不可能产生巨变,因为仍然是我们的社会条件和我们的整个的准备,并没有准备足够的共产党解体倒塌的条件。而那个时候的东欧,他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了。例如波兰有团结工会;例如捷克有哈维尔那些异议人士的,那些他们的那种积极的几十年如一日的活动;匈牙利则更不要说了。而那个时候的中国,我们的确还没有从价值上,从其他的精神上,从文化传统上有我们自己足够的和共产党对峙的力量和诉求。

但是到现在2009年,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切共产党倒台的条件都具备了,就是共产党明天倒,我们也不觉得奇怪。当然有很多的偶然性,也许共产党还能维持。但是我可以说共产党的维持下去,只是它在下坡的滑梯上多滑一段而已。只是让我们把未来准备的更充分一点而已。所以所有这一切,这就是我第三个题目要讲的,《九评》发表五年的最伟大的意义,他对中国社会最根本的意义在哪?就是他不单为共产党准备好了灭亡的一切条件,而且为我们开创未来创造了一切条件。关于这个题目我今天就谈到这里,下次再见,谢谢听众朋友们。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19 10: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