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人的修炼故事:颜真卿(2)

梅松鹤

颜真卿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颜真卿曾经多次被任命为监察御史。五原县有一起冤狱,久久不能决断。颜真卿来到五原,查清并明断了这起冤案。当时天气正旱,冤案解决之后天就下了雨,郡中人都称之为御史雨。河东有一个叫郑延祚的人,他母亲死了二十九年了,还埋葬在寺庙外面的墙下。颜真卿向皇帝检举了郑延祚的罪状,郑家兄弟三十年被人看不起。天下人都对他表示敬重,他被提升为殿中侍御史武部员外。但当时专权的杨国忠恨他不攀附自己,把他弄出京城作了平原太守。[3]

当时,安禄山叛逆大唐的野心已经很明显了。颜真卿以连连下雨为借口,修城墙,疏导护城河,暗中招兵买马,储备粮草,又假意与文士泛舟水上,饮酒赋诗。安禄山秘密地侦察他,认为他是一介书生,用不着担心。不久,安禄山造反,黄河以北全部沦陷,只有平原城有所准备,派司兵参军骑马到京城报告。唐玄宗高兴地说:“黄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这么一个有用的人罢了!我真恨自己没有亲见其人。”安禄山派兵守住土门。颜真卿的哥哥颜杲卿是常山太守,他和颜真卿共同攻破了土门,十七个郡同一天归顺了大唐,推举颜真卿做元帅,得到军队二十万人。他指挥部队纵横燕赵一带。皇帝下诏书加封他为户部侍郎平原太守。当时清河郡的李萼,在军前拜谒,颜真卿与他共同谋划,一起在堂邑打败了安禄山的两万多人。[3]

唐肃宗亲临灵武,下诏封他为工部尚书御史大夫。颜真卿走偏僻的小道到凤翔朝见天子,又升他为宪部尚书,不久又加封为御史大夫。他每每弹劾、禀奏,使不称职的被贬,使有才干的升职,使朝纲大振。他连年治理蒲州和同州,都有仁爱遗留于后世。后来他被御史唐实陷害,又受到宰相的忌妒,被贬为饶州刺史,又被任命为升州浙西节度使,征召为刑部尚书。后来又被李辅国诽谤,贬为蓬州长史。[3]
唐代宗继位,他被拜为利州刺史,回京做了户部侍郎,荆南节度使,不久又做了右丞,封为鲁郡公。宰相元载,私立朋党,以诽谤朝政的罪名把颜真卿贬他为硖州别驾,后来又做了抚州湖州刺史。元载被诛杀之后,颜真卿又被拜为刑部尚书。代宗驾崩的时候,颜真卿是礼仪使。又因为唐高祖以下的七位皇帝,谥号繁多,他上疏议请取初谥的为准,被宰相杨炎忌妒,没被采纳,改任他为太子少傅,暗中夺了他的权。后来又改为太子太师。[3]

后来,李希烈称帝,攻破了汝州。宰相卢杞平常就忌恨颜真卿的刚正,要趁机陷害他,就上奏皇上说颜真卿德高望重,四方敬仰,让他去说服李希烈,可以不动刀枪不流血而平定强寇。皇上听了卢杞的话,着手行事,朝野人士全部大惊失色。李勉听说之后,认为这是失去一位国老,给朝廷带来耻辱,秘密地上奏章请求留下颜真卿。又派人到路上去截住颜真卿,但没有来得及。[3]

颜真卿见了李希烈之后,正宣读诏书,李希烈的养子等一千多人亮出兵刃争先恐后地要来杀他,团团围着他垢骂。他神色不动。李希烈用身体蔽护他,把他安置到馆舍里。李希烈宴请朋党,让颜真卿坐在那里观看。李希烈让演唱艺人攻击朝政当戏唱,颜真卿愤怒地说:“你也是人臣,怎么能让小辈们这样!”于是他就站了起来。李希烈让人向颜真卿问朝廷的礼仪制度,颜真卿回答说:“我老了,虽然曾经掌管过国礼,但是所记的都是诸侯朝觐皇上的礼仪罢了。”后来,李希烈让人在院子里堆积了柴禾,浇上油,让人对颜真卿说:“你不投降,就烧死你!”颜真卿自己跳到火里去,那些叛贼又把他救出来。颜真卿便自己写了和皇帝诀别的奏章、墓志铭和祭文,以表示自己必死的决心。叛贼就派人把他吊死了。那天是兴元元年八月三日,颜真卿享年七十七岁。朝廷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停止办公五天,谥号文忠公。颜真卿是四朝元老,德高望重,正直敢言,老当益壮。由于被卢杞排挤而死在叛贼之手,天下人都为其深感不平。[3]

据《别传》所言,颜真卿将要被吊死的时候,解下金带送给使者说:“我曾经是修道之人,以保全躯体为先务。”来勒他的人按他的话做了,勒死之后又埋葬了他。叛贼被平定之后,颜真卿家里人来把他抬回京城去另葬。打开棺材一看,棺材朽烂了,但是他的躯体还是原来那样,肌肉像活人,手脚很柔软,胡须头发青黑,拳握著,手指甲透过手背。远近的人都感到很惊异。走在半路上,感到棺木越来越轻。后来到了下葬的地方,打开一看,是一口空棺而已。《开天传信记》里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别传》又说,颜真卿在去蔡州之前,对他儿子说:“我和元载都服用上药,他的药力被酒色破坏了,所以不如我。我这次去蔡州,一定会被逆贼杀害。你以后可以把我接回来埋葬到华阴。打开棺材看看,肯定与众不同。”等到后来开棺,果然看到与众不同。道士邢和璞说:“这就是所谓的‘形仙’。哪怕藏在铁石之中,一旦炼‘形’圆满时,自然会裂开而飞走。”

十多年后,颜真卿家从雍州派一个仆人到郑州去收租。回来的时候走到洛京,这个仆人偶然来到同德寺,见颜真卿穿着白色的长衫,头上撑著冠盖,坐在佛殿上。这个仆人急忙上前,想要参拜,颜真卿却转身离开,仰著头看佛寺的墙壁。仆人就或左或右地跟在他后边,但他始终不让仆人看到他的脸。然后他便走下佛殿,出了寺门。仆人也步步紧跟着他。他迳直走到城东北角的荒菜园中。那里有两间破屋,门上悬挂着箔帘。颜真卿便挑帘走了进去。仆人就隔着帘子行礼,并高声问候。颜真卿说:“你是谁?”仆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颜真卿说:“进来吧!”仆人进去之后,拜见完了就想哭,颜真卿急忙制止了他,然后大略问了问儿子侄儿的情况,便从怀中掏出十两黄金交给他,让他带回去补助一下家用,并打发他快快回去,又嘱咐他:“回去之后不要对别人讲。以后家里缺钱,可以再来。”仆人回到雍州,颜家的人大为惊异。去卖那黄金,却又是真正的金子。颜真卿的儿子便买了鞍马,和那个仆人一起飞驰而来探望。又到了以前那个地方,却只剩下了满眼的榛芜,其余什么也没有。当时的人们都说颜真卿尸解成仙了。[3]

参考文献
[3]《太平广记》第三十二卷,神仙三十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