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迪生传记选粹:踏上了科学的征途(7)

“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爱迪生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爱迪生完成某项重要工作时,他就给工人们增加工资,所以优秀工人都想到爱迪生工厂工作,而且工作很努力。当他们完成一项难度大的工作后,爱迪生给工人们在实验室开宴会,或者关闭车间,带全体工人出外钓鱼。
  
爱迪生经营有方,使得工人们对爱迪生简直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他们相信,爱迪生的脑袋本身就是一台精巧的发明机器,只要人们预见到将会发生什么问题,爱迪生总能及时加以排除。“据熟悉爱迪生的工人们说,爱迪生的办公桌通常放在车间的墙角。每当他完成一项发明时总要立即站起来,开始跳一种类似于非洲大陆上班图人跳的那种原始舞,藉以表达他完成发明的喜悦心情,而且,嘴里还不停地咒骂,埋怨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当初怎么没想到等等。

这已经成了一种标志、信号,工人们一看到爱迪生跳舞便会围过来,接受这位老板的明确指示,先是绘图,接下来是制造”。这个时候,爱迪生在工厂拚命干活。有一次,爱迪生接了差不多3万元的通信机的订单。但是机器有毛病,不工作。爱迪生把全体职工召集在一起。他说:“不把这宗货品完成,谁也不能出去一步。”
  
他们连续工作60小时,爱迪生和职工们几乎都没有睡觉,一直啃著面包在工作。工人们的妻子站在车间外面哭叫,她们中的一些人通过窗户把食品袋推进去。
  
爱迪生没有改变他的主意;直到机器完全修好,完成这批订货,门才打开。但是没有一个工人对爱迪生有怨气,虽然等候在大楼外面的妻子们的心情不一定如此。
  
机械完成之后,爱迪生对大家说:“回去好好睡一觉,睡醒后如果觉得在这儿工作不好,那么不必回来。”可是,还不到24小时,全部职工又回到工厂来了。职工们看到爱迪生对机械的优秀才能和本身率先做职工们两、三倍的工作,打心底里佩服他。
  
爱迪生这时24岁,和童年时代一样,头发蓬乱,大大的头,一对蓝色的眼睛。虽然他的许多工人年龄比他大,但他们都叫他“老人”。
  
他在纽瓦克呆了5年。这5年对爱迪生来说是辉煌的5年。他将厂房的一部分用作实验室,有时他独自一人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搞发明。
  
他是一个著名的发明家。因此,许多发明家专程来纽瓦克拜访他。他除了花很多时间应酬、接待这些发明家以外,还花许多时间寻找其他人的新机器上的毛病,他的脑海里充满了发明。
  
爱迪生能够以自己的努力而发明出各种东西,得益于他的母亲。对于母亲的伟大,爱迪生有说不出的感恩之情。一天,爱迪生收到家信,获悉母亲病危,便立刻赶回家去。好不容易赶着见到了母亲,母亲的头发已经全白,因病而消瘦的母亲,无力地睁开眼睛,对爱迪生说:“是阿尔吗?”“妈妈,你一定要好起来,我的工作才开始呢!”他握住母亲的双手。
  
母亲低声叹息著说:“阿尔,我不行了!我会在天上看着你工作的。”
  
爱迪生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对爱迪生来说,母亲比谁都重要,可是,现在这位他最敬爱的母亲即将离开人世了!“阿尔,不要哭,你还年轻,以后也许会碰到更多痛苦或不愉快的事,可是你不能气馁,要有勇气,面对希望。”母亲好像教导小孩子似的,慈祥地鼓励他。
  
1871年4月9日,爱迪生的母亲与世长辞了,享年61岁。
  
爱迪生将母亲埋在湖畔的小山上。他跪在母亲墓前大哭了一场,才踽踽地回到了纽瓦克。
  
他觉得,只有努力加倍工作,才是对母亲的最好的纪念。他暗自下定决心,不论白天、黑夜,管它春秋、冬夏,前进的脚步决不能有一刻停留,拦路虎再多,困难再大,也要昂首挺胸迎上去!
  
因慈母去世而处在悲哀中的爱迪生,并不知道不久会有新的幸福来临。
  
一天,他中午吃饭时间从研究室出来,突然下起了暴雨,爱迪生拿着雨伞下楼,看见门口两个年轻女孩在避雨。“伞借给你们好不好?”爱迪生爽快的这么说。这两位小姐,最初有点害羞,不敢答腔,最后说:“那么,谢谢了。”原来这是两姐妹,姐姐叫玛丽.斯蒂尔韦尔(Mary Stillewll ),年龄16岁,妹妹叫爱丽丝(Alice )。
  
关于他们是如何相识的,人们说法不一。而这种“其说不一”,也正是爱迪生私生活在流传中的一个特点。不管怎么讲,玛丽.斯蒂尔韦尔1871年夏确实是在纽瓦克工厂做事的。玛丽的头脑不错,关于研究发明,也能了解一些,她最大的长处是勤奋。
  
爱迪生为了研究,不只是美国出版的,还从伦敦、巴黎等处买来许多化学书籍,把研究室堆得满满的。
  
他每天都要查阅那些书籍,重要的地方还画上红线。玛丽的工作则是将那些画过红线的部分抄下来,照顺序整理好。玛丽十分佩服爱迪生,他看书时就在书房吃饭,晚上睡在椅子上,醒来又再看书。做起实验来,那怕是100次、200次,不断反复地做,绝不灰心。
  
爱迪生也喜欢玛丽的勤快。由于这两个人对工作、家庭和在思想上都有共同的见解,这样,他们不知不觉互相爱恋着。爱迪生不顾新娘父母让他们推迟一年再成婚的要求,1871年圣诞节便与这位浅色头发的姑娘结成了伴侣。他把她安排到自己在纽瓦克购下的新居,不久又携她去尼亚加拉瀑布度密月。尽管对爱迪生的这一段情况,有种种传闻,但有一点却得到了确认:在结婚那天,爱迪生仍在他的试验室里工作。他们于1871年12月25日下午举行婚礼。
  
爱迪生的母亲已经去世,汤姆家没有人来参加他的婚礼。仪式一结束,在宾客正要闹洞房的时候,爱迪生羞怯地把脸贴近新娘,咬著耳朵悄声地央求说:“亲爱的,我有点急事到工厂里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吃晚饭。好吗?”
  
玛丽点点头,同意了。她想,在这种时刻,他是不会耽搁太久的。可没想到,爱迪生一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飘飘摇摇,渺无踪影。前来贺喜的人还以为爱迪生怕闹新房躲起来了呢,就各自散了,新房只有新娘一人。事后,有人责备爱迪生,圣诞节之夜,又是新婚之夜,却让新娘一个人孤独地守在新房里,多不好啊!
  
原来,就在婚礼之中,爱迪生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解决自动电报机的方案,这是他近来冥思苦想,但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急于要去做试验,也就顾不得陪新娘和客人了。
  
爱迪生一进试验室,脱下礼服,立刻全神贯注地干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像著了迷一样。夜幕降临了,他习惯地点上灯继续干。
  
汤姆的朋友、他的工人约瑟夫默里(JosephMurray )来到试验室,看见爱迪生正在聚精会神地做实验,就大声喊到:“好啊,先生,到处找你,原来你躲在这里,都快把新娘急坏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爱迪生问道。
  
“已经是晚上12点啦!”默里回答。
  
“我必须回家,”汤姆说道,“今天是我结婚的日了。”毋庸置疑,爱迪生与妻子是真诚相爱的。他对妻子的爱日益弥笃。但是他并未因此而放松自己的事业。尽管家庭生活和养育后代对他是有吸引力的,可爱迪生却从未陷在里边。相反,家庭的建立结束了他事事都得自己动手的困难局面,使他得以将全部精力集中于发明工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