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83):遭受屈辱被赶往疫区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长今被御医女罚每天单独在值班室值班后,阿烈又心生毒计,她把郑主簿大人开的禁忌食单子私自藏在很容易找到,但又不显眼的书籍之间夹着,长今因此值班时并没发现桌上放有内医院开出的单子,因此没法将单子呈给御厨,不仅如此,阿烈还让御厨错解内医院的意思,在熬煮猎肉时加入了丁香。郑主簿大人出事后非常生气,要找当天值班的医女,为何没将他开的禁忌食单子呈上去,他开的药材里有栯金,加入丁香是绝对不可以犯的大错。

御医女不解,这之前这样的常识性错误从来没有发生过,因此追问长今的责任,长今当然老实回答没有看见桌上放有单子,但是大家一翻找就找到阿烈故意藏好的地方,内医女一看见单子就恶狠狠地瞪着长今大骂,居然能干出这等不负责任的事情来。郑主簿大人也是满脸的吃惊和不解,大伙不容长今开口为自己辩解,长今只好将目光转向阿烈,但阿烈却将脸扭开了,长今心下立即明白,阿烈又一次将自己陷于不义。这一次不仅信菲,便连在多载轩时就认识自己,相信自己,但也曾坚决反对心怀怨恨的她学医的郑大人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品性出现了问题。崔家与阿烈联手要将长今赶出宫去,长今哪里知道阿烈真正的用意在哪,实际上操纵阿烈陷害自己的还是崔家的魔爪。

其实人们如能不出自于情感,而是用理性去分析,很容易就会明白,已经由小宫女事件而引发众人对长今立功后一心讨好皇后的“私心”有了厌恶,并处于被罚非常被动的情形下,是不可能糊涂到不顾自身的前途和名誉要一再做出这种最不利自己的行为的,使自己更加陷于被动。这无非等于一边干坏事还要一边张扬自己干的坏事,除非这个人想让人赶出宫去,阿烈的手段当然并不高明,但是当人们被情感所控制时,便不会给人机会将真相说清楚,也自然让恶人的卑劣表演更加顺畅。当年中共在天安门制造栽赃法轮功修炼者的天安门自焚案时,几乎是绝大多数中国的百姓都相信了它的一面之词,从此带着仇恨的目光来看待这群默默坚守德行手无寸铁的炼功者,但是当人们被仇视的情感所带动时,便不再容受冤者说话,中共往后一路的栽赃与抹黑才变得如此肆无忌惮。真正的炼功者当然不会跑去自焚,更不可能跑去全世界都闻名的天安门去做此事,当然也不可能在做了此事后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我是什么人。中共往后的栽赃手段其实跟阿烈的手段没什么不同也并不高明,但是在被煽动出的仇恨的情感下,人们不愿意再听受冤者发出的声音,但是比文革时还要悲惨的民族灾难便从此降临,直至今日中共的罪恶还在猖狂的进行着。每每看到长今遭受的痛苦,很自然的便能使人想到今天正发生在中国的修炼者的故事,他们所承受的苦难之深重,所肩负的救人重责之大,所处的时代之特殊,都是非同寻常的。那当然也不是长今的苦难所能相比的,但是这个电视剧拍出的时候正处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实在令人深思啊!因为与恶人为伍者的结局,长今的经历早已给出了答案。

长今被阿烈陷于不义的冤屈,无处申诉真相的痛苦使她不知怎样再往前迈步,沉重的脚步刚刚迈向医女处所,众医女的责难马上进入长今的耳朵,御医女嘲笑长今:她才进入内医院不久这么快就受到宠爱,就连申大人与郑主簿也对她另眼相看,还没学会爬就要想飞了。长今受到众人的排斥与歧视,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要找阿烈论理,阿烈一点也不激动,她早就算计好长今会来找自己算账,正谋划着进一步陷害长今,让长今彻底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并失去内医院的一切支持与所有人的信任,包括她救助过的她最敬重的申大人。

阿烈算计著是时候申大人会到书库去了,让长今到书库来跟自己论理,因此对长今的责备,一点也不生气,只是不停的否认自己在陷害长今,否认交待过长今去替她向皇后做早晨问诊,否认瞒下小宫女生病的事,否认把禁忌食单子藏了起来,无论长今怎样质问,阿烈就是应付长今一口否认,脸上毫无愧色,甚至平静的好像真的这些事都与她毫无关系似的,阿烈的目的就是要激怒长今,好让申大人进书库时看到长今因愤怒指著自己骂。

长今被阿烈刺激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忘记了老师会经常在什么时候走入书库,更是想像不到阿烈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会全然否认。而且还在利用她的生气进一步陷她于更大的被动。

阿烈见长今气得嗓门开始升高,什么也注意不到了,瞅准申大人一进入书库,阿烈立即装出头痛的样子,摆出了一副被长今欺负很痛苦的可怜状。她突然抬头哀求长今:“我虽然是你的前辈,但是从来就不嫉妒你的医术,如果你立下的功劳比我多,自然就可以超越我,你为什么要这样急于除掉我,一心想要危害我呢?长今立时被阿烈反咬一口气得站在阿烈跟前大声骂道:“如果你执意这样对我,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认为阿烈医女没有资格呆在内医院,不,你根本不配施行医术,我会阻止你的,我一定会阻止你的。”长今万万没想到申大人就站在旁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也听到了长今的这句话。

申大人见长今如此“嚣张”的敢于逾越前辈,欺人太盛,态度这等傲慢张狂,以为亲眼所见,不用再怀疑她被众人所议论的事情,于是一点也不让长今开口说话,立马让长今到惠民署去,要把长今赶出宫去。

阿烈达到了目的,让长今失去了所有人对她的信任,御医女顾虑长今曾立下的大功,怕被皇后太后怪罪,表示给长今机会,但必须代替阿烈到疫区去工作,此时长今的辩解更加无力,御医女以为长今怕去疫区怕危险,用鄙视的目光打断长今,再也不让长今说话。

长今一下变得孤立无援,被内医院所有人所排斥,消极、无奈与凄凉的感触又一下牢牢抓住了长今,抬腿往前走的信心与勇气正从她身上渐渐远去。但是长今比今天的大法弟子幸运的是,她还有朋友莲生,有养父母与闵大人对她的信任,虽然内医院所有的人都不再相信她或持怀疑态度,她也还有地方可去,不至于流离失所。

就在长今马上就要离开宫廷到疫区去时,信菲突然不忍心,主动找到长今安慰她,这只是暂时的,疫病结束后还是会回来的,长今无精打彩的问信菲是否愿意相信自己的清白,此时此刻,她十分想听到信菲的这句话。

信菲迟疑了一下,照实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我相信你阿烈就是个可怕的人,如果我相信阿烈医女,你就是可怕的人,有什么方法没有可怕的人而让我可以相信你呢?”信菲其实是在自问自答,她想整理自己的理性,她没有完全被情感所左右,还是觉得长今不可能一而再的干这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来阻挡自己的前途,何况长今是最想留在宫中的,虽然具体原因她并不清楚,但想到长今之前的为人与她的愿望,相信长今不至于糊涂到这种地步,要陷自己于如此被动的境地,因此想了想告诉长今:“我还是愿意相信你。”

天真的信菲当然无法想像世间会有人恶毒到这种地步,当然不愿面对阿烈是这样一个人,也许我们中国人更不愿面对中共会干出摘除大法修炼者器官进行大量器官移植手术,将活人活生生宰割来赚取暴利的魔鬼罪行,我多么希望人们能像信菲那样给予一点点人性的关注与同情,给他们在苦难中继续往前走的希望与勇气。

长今一路在苦难中能得到的最可贵的就是好朋友莲生、信菲与闵大人的关怀与信任,才能使她在一次次的绝望挣扎中挺了过来,才能使长今顺利的走到自己人生的终点,顺利完成今生救人的使命,因此我多么希望看到大法修炼者的亲朋好友能给予他们这最可贵的亲情与友情的关怀,不至于使他们因行善重德、敢于揭示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要还人间正道而走上流离失所甚至被迫害致死之路,正如长今对皇后所说不能让韩尚宫的精神被埋没掉一样,在邪恶面前敢于直言、不畏生死的正义之举更不应该被埋没掉。只要谁愿意听听他们的心声,就是在给予他们最可贵的支持与勇气。

长今得到的正是这看似微小却最难能可贵的一句信任,尤其是在长今因坚持信念却处于孤立无援受到严重排斥与歧视的时候。

长今带着信菲的信任来到了危险而紧张的疫区,这里充满了死亡的恐怖气息,闵大人身肩监赈副御使的重责与内医正、赵奉事等医官医女们也一同来到了疫区,赵医官吓得直发抖,但不敢多言。内医正为加罪于长今突然命令长今不要给病患看病,令她去看守药库。(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要长今能坚持以救人为本将生死置之度外,那么那个追着长今不放的魔爪便不再可怕。
  • 太后十分奇怪为何自己一点蒜味也尝不出来,更想知道这师徒俩人因何如此大胆做出这样的决定。
  • 长今做的药丸太后吃的津津有味,不仅吃不出蒜味,反而觉得很好吃,像粟果一样,于是胃口大开。申大人吩咐一天服用五粒即可。太后的病终于看到了希望。
  • 太后终于通过长今出的谜题,对照自己身为母亲的职责与现在对待皇上、对待自己儿子的行为,得到了深刻反省。
  • 长今非常明白,这个谜语就是太后反省自己身为母亲该如何做人的关键,一时糊涂的太后也一定会明白过来的。
  • 太后终于彻底上当下了决心,太后传言给皇上让皇上在她和左赞成之间作个选择,太后不仅不顾自己的性命,也全然忘却去顾及自己的儿子皇上因绝食而带来的性命危机了,母亲心疼儿子,担心儿子身体的母性也被掩盖了。
  • 长今正被大家痛骂,皇后产下一死胎,呼吸归于平静,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儿。长今与郑主簿险度难关,终于救下皇后的性命。无疑长今与郑大人被皇上大大的表彰,长今因此立下了大功。
  • 长今回大人:“是,皇后娘娘腹中似乎有死产的胎儿。”
  • 申教授被升迁重回内医院,成为了申主簿大人,与长今共同在内医院就职。申主簿大人的存在,就会在关键时刻成全长今替皇后看病的机会。崔氏伸向长今的第一次魔爪自然以失败告终。
  • 不过长今第一天的入宫,首先要面对的却是医女如同官婢一样低贱的屈辱处境,长今必须面对宫女的任何吩咐都要顺从的去做,否则就会遭到无端的辱骂。长今与信菲入宫的第一天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现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