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84):长今疫区受难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内医正与闵大人将疫区视察结果向朴御使汇报:共同的症状是腹泻和痢疾严重,以及多数人都会发烧,但是也有一些人身上会起斑点、发红或是发痒。有人发病一天就死亡,有些人病情自动会好转,跟过去的疫情状况完全不同。

但是内医正束手无策,开不出正确处方,朴御使眼见京城危急,令内医正要尽最大努力尽快解决问题,除了治疗疫区的病患之外,首要之务是要防止疫情传到京城去。

由于疫区情况远比宫中接到的报告严重,药材人力严重不足,疫区又距京城很近,朴御使急于向皇上请示御令又担心皇上过于担忧,于是决定让闵大人迅速回宫一趟先向内医院请调医女及药材进行支援。

内医正一心只想怎样利用这次疫区的机会让长今被赶出宫外,因此他的心思并不在病患的生死上,也不会最大力气去查找疫病的真正原因,他让长今去看守药材仓库,见闵大人等离开疫区,立即买通一名男子来告发长今。士兵抓到这名男子,这男子称自己是拿钱替人跑腿的,是宫里的人吩咐他来这里拿药丸,然后把药丸卖掉的。朴御使大骂:居然有人不顾百姓的死活,利用疫区药材奇缺来发国难财,逼问男子到底是替谁办事,男子故意说自己只要见到人就能认出给自己药丸的人,因此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立即将手指向长今说就是这个女人给他的药丸,自己身上被发现的药丸正是昨天这个女人从药库偷偷交给他的,并吩咐自己将药丸卖掉,因为长今自己说了她负责保管药材仓库的钥匙,任何时候只要他来,长今就会把药丸给他。朴御使向内医正证实了钥匙的确由长今保管,不由分说要马上重重处罚长今,长今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不停地说自己真的没有做过,自己是被冤枉的,但是没有任何人替长今说话,头脑清晰严明公正的闵大人此刻不在疫区,没有人关心长今的处境,长今差点要被御使当场治罪,眼看内医正的计谋就要成功。

但是与内医正一同前来疫区的赵奉事是个对治疗病患毫无兴趣,甚至十分惧怕自己被染上疫病的混事医官,他曾经被内医正利用来教导长今,使长今差点在刚入宫时被赶出宫外,但是今天他却为长今做了一件好事。

他并不懂内医正吩咐长今看管药库的真正用意,但见疫区充满死亡的气息,他找到长今,让把看管药材的任务换给他,让长今替他去给病患看病,因而实际上真正看守药材仓库,手持钥匙的不是长今,而是赵医官,但是长今被突如其来的栽赃弄得太紧张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赵医官听闻这一消息,赶紧过来问这男子认不认识自己,男子摇头,又问什么时候开始拿到药丸又是在哪里拿到的,男子按编好的话一口咬定是在药材仓库,就是长今这个女子亲手交给她的,而且从前天开始。

赵医官马上将钥匙交出,说这些天一直是自己在看守药库,而这男子居然说不认识他,可见是在撒谎。男子见势不妙,变得结结巴巴,无法自圆其说,内医正怕事情被泄露,赶紧将男子打发了事。当然赵医官虽然救了长今,却也被内医正一顿臭骂,长今只好将钥匙收回,不再敢去替病患治病。

内医正一心只顾配合崔家赶长今出宫,他见计策失算,赶紧找到刚与闵大人一起前来疫区的阿烈,要商量别的办法。阿烈跟随内医女、调同等人前来疫区帮忙协助,但是闵大人回宫却带来了更加可怕的消息,疫情发展迅速,京城周围已经发现不少病例,然而病因却一直找不出来,药材奇缺,无法带往疫区,右相因此请求皇上下令封锁疫区以防扩散无法收拾,一时人心惶惶,皇上只好照右相之意下令封锁疫区村子。

忙于怎样处理长今的内医正当然也无暇顾得病因到底是什么,他听说要封锁村庄,正中下怀,阿烈因此开始计划怎样将长今置于无人问津的封锁区。

由于这是密令,不能张扬,否则引发百姓的恐慌无法顺利达到目的,因此一切都在悄悄进行,阿烈照吩咐传达给其它医女时并不说明真正原因,只让其他医女巳时之前在某个地点集合,但是对长今,她却故意将长今支到很远的地方去买药材,让长今来不及回来集合。因此告诉长今京城附近也出现了病患,大家都忙得一团糟,上头吩咐要在附近找药材,她们从宫中并没有药材带过来,如果不及时找到药材,就太糟糕了,让长今到龙地村的大集市去想办法买一些药材回来,务必要完成好任务。长今见急患病人都没药可治,痛苦难当,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听阿烈这么一说,想都不想就立即出发了,当然长今也看到其他同伴与她去的地方不一样,问她们是否也是去买药,但大伙都有意回避她,吱吱唔唔的像逃避瘟疫一样不愿跟长今说话,好像跟长今说了话都会遭人嘲笑似的。长今无奈众人对自己的歧视与冷漠的态度,惦记着买药紧急,急急往前赶路。闵大人见长今一个人跑去买药,很是奇怪问长今是否接到命令了,长今以为大人问她买药的任务因此不假思索的回答接到了,大人正领着士兵准备封锁村子的事,以为长今知道了封锁的命令不会耽误时间,便匆匆走了。

长今不知中计,半夜才找到一家药房还有人在,伙计正忙着收拾行李要逃离村子,问大夫在哪里,伙计说早被征召到官衙去了,大家都忙着逃离这里,村子里剩的人也不多了,长今苦苦相求,表明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帮助找一些黄芩跟黄莲,伙计将剩下的一点点药材卖给了长今。

长今买到药材往回赶时,已为时太晚,她听愤怒的百姓骂道:“从昨天开始医女医官们都一个个偷偷溜走了,村子被封起来,禁止人出入,这里还有很多健康没病的人,真是太可恶了……。”

长今听闻这样的消息赶到关口,见百姓们一个个跪在官兵面前苦苦哀求放自己出去,但是无论是来到此村看望病人的亲属,还是给病患治病的民间大夫,不管任何理由,通通不给放行,士兵们被御使吩咐,这是密令,不得有误,否则疫病传到京城,后果不堪设想,任何人都不能放走,一旦封锁禁止任何人出入,不得心软。

长今心下明白这里的百姓被放弃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而自己也只能等待死亡的降临,她回忆闵大人最后对自己的问话,问她是否接到密令,回忆同伴们有意的回避与冷落,回忆阿烈的交待让自己去的地方与其他医女不同,愤怒的百姓说从昨天就开始撤离,那正好是阿烈吩咐她的那一天,长今立即明白,阿烈又一次欺骗了她,将她放置到这个再也出不去的恐怖的村子,让她插翅难飞,再也回不去宫中,再也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受到重重打击的长今呆呆坐在了村中的凉亭上,悲凉与绝望使她再也不想站起来。

但是长今不是为了遭受这些苦难而活着的,如果她就此因承受打击而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如果长今跟其他医女一样按皇令顺利回到宫中,那么早就安排下的这场交由长今来救人的艰钜任务就无法成行,长今正准备着担负起更艰钜的救人重责,她不允许就此倒下,她早被预言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人,现在她已修炼成熟准备着做更大的事,救助更多的人,用她那仁慈宽厚的心胸和她被锻练成熟的自信而沉着的医术。(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