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86):奇怪的疫病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闵大人一走,其实对长今自身的感受而言,几乎是生离死别,唯一的活命之路仿佛被无情的现实给切断了。并非长今不相信闵大人的为人,像百姓一样怀疑他不可能坚守诺言,而是眼中残酷无情的时局现实让长今感到闵大人一走几乎就是用性命下了个希望渺茫的赌注,在混乱逃难、严重缺药的情形下,就算闵大人拚命的找药,就算真的能找到药,也不知会是几天之后了,而且,也不可能任由大人随心所欲的进出这个村子,他这一走,是否还能如期如愿返回这里,一切只有听任命运的安排了。但是长今别无选择,村民们一个个因身边亲人的死去越发感到恐惧而无助,越发因此而失去理性。百姓们面对疾病的无奈与失去亲人的痛苦让长今在那样的时候下了一个如此渺茫却期待万分的决定。

她其实跟大人问她一样,内心其实也很怀疑是否真的可能出去后能找到药材。但是此时此刻将生死交付给上天的她却显得出奇的冷静,语气也十分肯定,她对大人说在龙地村有间大药房,前两天她刚去过,那里的人说两天后药材就会到,在那里应该可以买到药材。

但是闵大人转身离去的背影,长今一直十分紧张地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著,不知不觉的流下了眼泪。

返回病舍的长今,悄悄将眼中的泪水擦干,她边照顾著病患,边在内心默默地感谢闵大人回来救她的一片心意,不管大人是否能如愿再度回来,她也再无任何的抱怨。

经历过许多次生死考验的长今跟以前一样,比任何人都能面对现实,她无暇再顾及自身的安危,只是想怎样在现有的条件下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减轻百姓们被病魔折磨的痛苦,尽可能的寻找让百姓们能够活命的希望与办法,因此她耳中虽不停的听到村民们对她的警告与威胁——如果到时候大人还不回来,你也会没命的,长今也毫无怨言,只是肯定的说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大人肯定会回来的,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这个。长今让大家找来健康的人,一起摘苔藓回来,告诉他们苔藓可以退高烧,同时将食器烧煮干净,以防传染,这样大家才能有机会活下去。长今忙着催促大伙赶紧将这些事做好。

但是长今的劫难并没有过去,她不慎在照顾病患时也发现自己染上了病,长今身体开始发烧、疼痛,村民们以为长今早就发作所以也被留在这里,只是没告诉大家,以为长今瞒住他们想办法让闵大人逃脱,因此变得非常愤怒,不由长今分辨解释,将长今无情地关在了仓库里。

村庄着火,人们误认为是闵大人放的火,但是孩子们的哭喊声使得村民们无暇顾及长今,暂且将长今关在仓库,愤恨的说要将长今打死以泄心头之恨。

闵大人出去后来到长今说的药房,但是这里早空无一人,人们都逃难去了,大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在这样混乱的时局中,到底能上哪里去才能找到药材,眼看一天的时间瞬间即逝,他如果不能按时找到药材,那长今就无法活命,想到长今为了救他脱离危险一再受难,他心急如焚又无路可去,几乎要掉下泪来。

长今无法打开仓库,连喊救命也无人应答,浓烟滚滚,让长今感到窒息,她倒在地上喘气困难,迷迷糊糊的仿佛看到了临死时的母亲,也看到了临死时的师父韩尚宫娘娘,大家都离开她太早了,长今十分想念母亲,十分想念师父,她喃喃自语:别将她一个丢下不管,她再也不要重新站起来,这一次她也想要休息,想要跟娘娘一块走……

长今就这样昏死过去,疲惫不堪的身心眼看就要逃脱世间的一切苦难,放弃先前学医入宫前对师父许下的诺言,脆弱的长今这一次真的太累太累了。

但是长今被闵大人救醒过来,她还未完成这一次的任务,怎么可能就此离去。其实如何解开此难,早有安排,首医女的出现,虽出乎意料却在情理当中。

前边早已提到,长今的首任医术之师张德医女是长今生命中引领长今走向最终生命目标的关键人物,她为长今而来,等待着长今的成熟,等待着长今在危急时刻陪伴长今一起度过。她来到京城离开济州岛正是因为长今的缘故,既然长今已不需要回济州岛,她便完成自己在济州岛等候长今并引领长今入门学医的使命,也没有必要再回济州岛了,因此也自然的留在了京城开起了民间诊所。

当长今有难时,能解救长今,帮助长今一路救人的除了闵大人的扶助外,其实就是张德医女。当然大家都叫她首医女,她在闵大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成了闵大人当时唯一能够想起的寄托与希望。因此大人直奔京城而去。

首医女听到长今有难,听到百姓一个个被疫病所苦失去了理性,二话不说跟着闵大人来到了长今的身边,这当然是长今怎么也想像不到的结果。

闵大人的回来,不仅带来药材还带来了一位大夫,村民们解除了误会,变得十分感激和相信长今。长今有了首医女的帮助,也开始振作起来,要跟首医女一起照顾病患,并急着要寻找疫病的真正原因。闵大人无法劝阻长今带病工作,只好协助长今与首医女拚命的忙里忙外。

一个得病妇女知道来了大夫救助大家,急得不顾排队挤到长今跟前,让先看看她怀里的婴儿是否染病了,因为她已经让婴儿喝了她的奶水五天了,她担心自己给孩子喂奶早把病传给孩子,现在十分后悔,不知孩子是不是因为她染上了病,感到十分害怕。

首医女一听吓坏了大声骂道:“你身患疾病还喂孩子吃奶吗?”

病妇哭诉:“我想早晚也是死,至少要喂饱我的孩子再让他走。”

在首医女的急问下,知道孩子在她病后共喂了五天,于是抱过婴儿,检查后非常奇怪,婴儿并没染上病。

首医女、长今和闵大人在一起讨论研究病情,婴儿的诊断结果让首医女感到十分不正常。她对长今说:“我觉得有点奇怪,我在济州岛的时候,看过不少疫病,但是这一次跟其它疫病不一样,不会传染。”

长今立刻精神起来,急着听首医女的理由。

首医女接着说:“刚刚那个婴儿他吃了他母亲的奶水,理当应该被传染才是,但却没有疫病症状,所以觉得很奇怪。”

闵大人并非大夫,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婴儿最弱,抵抗力也差,被喂了五天,不得病真的不正常,但是为何又有这么多人同时一起生病呢,再说长今也病了。

首医女针对闵大人的疑问也说这一点最令她感到不解,既然不传染又怎么会这么多人同时得病。

长今经首医女的提醒也说出自己感到奇怪的地方:“有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一般的疫病,通常一家人都会被传染,而且很容易全家死亡,但是在这里却不是这样,再说,虽然村里每个地方都有人生病,却没有一户人家是每个家人都同时生病的,而且照顾病患的百姓,也没有被传染疫病呢。”

首医女听长今这么一说,更觉得费解。

其实长今遇到的病,从皇后开始到太后又到这一次疫病,都是误诊导致的结果,病因的查明都需要长今用珍惜病患生命的仁心与她修行医术时要注重病患养生的教训与心得才能做到,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因此我们在长今的救人过程中将一再见证到这一点,也更加明白为何当初长今的学医过程会磨难重重。为了纠正她不正的学医心态,让她意识到关心病患的重要,忽略病患养生导致误诊的严重性,长今着实吃了不少的苦头,没有那一段苛严的训练,没有申老师与郑主簿大人对她“不公”的“偏见”,今天的长今无法面对一个又一个交给她去完成的艰钜任务。(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