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语言格律之十》

辙韵运用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介绍完数来宝所使用的十六道大辙和八道小辙后,我们来看一下怎么运用。

“小辙”的特性与运用:
小辙具有活跃、俏皮的特性,在表现一些轻松、欢快的情绪上,和一些带有喜剧因素的部分,只要运用的恰当,往往会写出强烈的“包袱”,是一项强有力的工具。因为它在表达某些事物上的深、细程度,以及传神程度上,都是某些大辙所不能比拟的。

在实践中发现,不少的字音比较其大辙和小辙的读音,都在音质上产生了根本的变化,那些原本的字眼带上“儿”化音之后,已不能再与原属的大辙通用,那样就会“跑了辙”。

小辙的运用则是完全依据人们的口语习惯,一旦违背了口语习惯,把原本不该加“儿”化音的字,硬要当作小字眼儿来用,就会使人感到牵强、别扭。同样,如果有些非用小字眼儿的词语,为了凑合韵辙而不加“儿”化音,也会失去口语化的特色,甚至有的会直接影响表意。

其实只要真正根据口语习惯来运用,就不会出现“跑辙”的现象;所以运用小辙只有一个要领,就是完全要以生活口语习惯出发,并以此标准来区分大、小辙。

“同音字”押韵:
在实际运用中,合辙的字都是字韵相同的同韵字,但并不都是同音字。如果只限于把同音字用在同一个对韵句组的韵脚上,用字上很快就会显得贫乏,最好能注意一下。例如:
“你记性不好净忘事,
我不是正在看电视!”
但若能在这样的基础上连续多用几个“事”、“视”的字音来做韵脚的话,那相反的会出现一个“同韵句组”,那时不仅不会感到用字贫乏,还会收到用同音字押韵的奇妙效果。

这种“同音字押韵”的句组,最少不能少于三句,才会显出它的力量来。类似这样以“同音字、词”做韵脚的用法,记得要多出现几句,远比只用两句来的好。

语音标准:
合辙押韵还有个要求,就是要以北京语音为辨识,不能以方言语音为标准来押韵,因为有的地区中东辙与人辰辙不分、一七辙也常和灰堆辙互通,如此写作出来的作品,即不适合以正规的北京语音演唱。其次,数来宝的语音既然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那在北京语音里共有四个声调,这四个声调若不掌握好,哪怕是作者认为合辙的句子,演唱起来也不可能音韵谐和。

例如在不使用“花辙”,而是一辙到底的其他曲种唱词中,对声调的要求通常是“上仄、下平”,上仄包含了上声、去声(就是说唱词的上句使用上声或去声都可以),下平包括了阳平、阴平(也就是说唱词的下句可以使用阳平或阴平都可以),在选用字词的标准上比较宽松。

举例说明:
而在数来宝的领域中就不是这样了,在向来就是以频繁换韵的“对韵句”为主的结构中,我们要求上、下句的尾字一定要是同一个声调,上声与去声既不能混用,阴平跟阳平也要分清,这样同声、同韵的两句ㄧ对下来,整体的韵味才能显明。例如:
“中越边境打豺狼,自卫还击凯歌扬。~同属‘江洋辙,阳平声’”
“真可气,真可恼,气得我咬牙又跺脚。~同属‘摇条辙,上声’”

﹙本文待续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辙”的特征有以下原则︰
    一、只要是用“er”韵母拼成的字音,和带着“ㄦ”音的字音,都通称为小辙。
    二、小辙的出现主要是依据人们口语习惯所使用的小字眼儿,任何字音加上“er”或“ㄦ”音,就是小字眼儿的一种。
    三、在传统曲词创作中对小辙的划分,只有“小言前ㄦ”和“小人辰ㄦ”两道辙韵,因为属于这两道小辙的单字比较多,运用也较广泛。用它们不仅能够写出短小精彩的“帽儿(正文的前言)”,还能够写出几百句语言活泼的单段。
  • “十六道”数来宝用辙︰
    一、韵母相同为合辙︰一七辙、姑苏辙、居虚辙。
    二、韵母和韵尾相同为合辙︰发花辙。
    三、韵尾相同为合辙:乜斜辙、怀来辙、灰堆辙、摇条辙、由求辙、言前辙、人辰辙、江洋辙、中东辙。
    四、韵母音质相近为合辙︰梭波辙。
    五、字音音质相近为合辙︰诗池辙、思辞辙。
  • 本来数来宝的句子都是偶数的格式,一个上句、一个下句成为一个整句,这样才能形成对韵句的格律。如果句子形成了奇数,多出一句词来,孤零零的存在于各对韵句组中间,它也就失去了对韵的对象。
    但“重叠句式”则是说,在一对句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与前两句同辙同声,并在表意上有紧密联系的单句”。
  • 垛句在渲染某些特定气氛,和叙述某些同类型的词、语中,由于节奏的奇异变化,会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具有一般句式所不具备的功能,在作品中值得研究和运用。
  • 在句中增加四字句段的,有些是在一句唱词中,连续加进了三个以上,这样,这些四字句段就形成了“四字垛句”,(‘垛’字意指堆积。)从以往的演唱中看,一般说来,同样音节组织的四个短句排列在一起,就会形成同一种节奏型态反复出现,因而在听觉上造成奇异、新颖感觉的特殊效果。
  • 唱词的时候,无论加个三字头、三字句段,或是加个四字句段,都还符合原有的节奏规律。甚至一连加了两个句段的,也同样破坏不了这种演唱特色。
    原来句头‘砸到-哪里’四字现在变成句腰,新加的两个三字句段则在‘像一-把’、‘大铁-锤’的字头处,倒数三字仍是句尾。
  • (大纪元记者袁玫柔似密市报导)为关怀湄公河流域所经地区居民生活因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所及,引起的严重问题,呼吁大家的关注,美国信望爱世界基金会﹙F.L.A.G﹚提出“湄公河希望工程”环保计划9日获得世界越棉寮华人团体联合总会支持,宣布11月中旬基金会即将前往湄公河沿岸进行考察,将拟共同筹募100万美金,推出一套“美丽的湄公河”的50集公益记录片DVD,每集45分钟,向环球报导,以推动人们对于湄公河沿岸人文、环保、民俗、环境、经济等议题的关注与支持。
  • 句式上的发展、变化,首先表现在对“六字单尾句”的运用上,“六字单尾句”原本是即兴表演的产物,符合“现编现唱”的需求,但是现在数来宝的结构,通常是带有故事性的多段叙事体,实际上已经少见现编现唱的状况了,所以“六字单尾句”已在作品中逐渐的渐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