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语言格律之十一》

写作原则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格律化的语言︰
从“句式、韵辙、声调”等各方面的要求来看,数来宝的语言格律确实是很严整的。这种格律的严整性,也给创作带来一定的限制,往往使得语言的表达,无法那么得心应手。尤其作为数来宝唱词的语言,跟人们生活中的语言并不相同,作者必须先把散文体的生活语言,锻造成符合数来宝格律要求的艺术语言才行。

至于要如何从人们的说话中汲取正格的唱词呢?这可以从语言的“表意”及“格律”两方面着手;一方面要敏感抓住生活中表意深刻、新颖的语言,另一方面,要擅于发现构成语言格律化的主要因素;而这种因素就是同辙同声的、便于形成三字句尾的词语;这样整合起来进一步思索该如何用韵文表达。

对韵句不能“跑声”︰
数来宝对韵句的格律跟一般韵诵体的曲种不同,一般的韵诵体遵守“一辙到底、上不论、下合辙”的韵律格式,对声调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

但是采用“花辙”写词的数来宝,则要求在这种每两句就有一对韵的规律中,既得同辙、又得同声,才能予人鲜明的韵感。因此数来宝合辙押韵的概念与其他曲种不同,它是指每一句唱词的尾字都是韵脚,上句是“定辙句”,下句是“合辙句”,句句都得合辙押韵。例如︰
“青海好,青海好,青海的地方真不小。”其尾字“好”跟“小”同样都是第三声~上声,听起来一致、谐和。如果上句不动,把下句改成︰“青海好,青海好,青海的大山实在高。”其尾字“好”跟“高” 一个是上声,一个是阴平声(第一声),虽属同韵,但调门儿不同,并非同声字,这样结合在一起用即为“讹声”,或叫“跑了声”。

如此便会影响到韵脚的磁实,以及韵感的谐和。

如何对待“轻声字”︰
在生活语言里,有些字要读成轻声,这种轻声字单个朗读时并不存在,只有和别的字一起组成词、语时,朗读起来才会出现。也就是说,这些个轻声字是口头语言的产物。例如︰“拿着”、“这么”、“鼻子”、“看看”、“妈妈”、“先生”、“头发”、“萝卜”…等等。

这些个词语在语言习惯上都比第一个字读得轻,也读得短,读得又轻又短的结果,语音明显改变,意即不能再作为它原来的同声字,将之用在韵脚上,以免造成音调上的差别。

因此,写作数来宝唱词,对于那种不变成轻声字就不能符合语言习惯的某些字,要尽量不把它们放在韵脚上,要尽量回避将这样的轻声字作为尾字,以保持音韵的谐和。

“确定主句选副句”︰
就像写作诗词一样,往往诗中的警语、绝句,都是先被想到并先被安排好位置,再依据他们在格律上、表意上的需要,进一步推敲其他的句子。

写作数来宝也是一样;在结构每一个对韵句组的同时,也经常先把那些符合格律要求并且表意准确的单句,作为不可变的主句确定下来,然后再根据格律上辙、声的要求,去选择副句。更要进一步的前后推敲,才能完成最后的对韵句组,使语句达到了表意形象、生动,和格律严整,节奏顺畅,韵感谐和的要求。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辙的运用则是完全依据人们的口语习惯,一旦违背了口语习惯,把原本不该加“儿”化音的字,硬要当作小字眼儿来用,就会使人感到牵强、别扭。同样,如果有些非用小字眼儿的词语,为了凑合韵辙而不加“儿”化音,也会失去口语化的特色,甚至有的会直接影响表意。
  • “小辙”的特征有以下原则︰
    一、只要是用“er”韵母拼成的字音,和带着“ㄦ”音的字音,都通称为小辙。
    二、小辙的出现主要是依据人们口语习惯所使用的小字眼儿,任何字音加上“er”或“ㄦ”音,就是小字眼儿的一种。
    三、在传统曲词创作中对小辙的划分,只有“小言前ㄦ”和“小人辰ㄦ”两道辙韵,因为属于这两道小辙的单字比较多,运用也较广泛。用它们不仅能够写出短小精彩的“帽儿(正文的前言)”,还能够写出几百句语言活泼的单段。
  • “十六道”数来宝用辙︰
    一、韵母相同为合辙︰一七辙、姑苏辙、居虚辙。
    二、韵母和韵尾相同为合辙︰发花辙。
    三、韵尾相同为合辙:乜斜辙、怀来辙、灰堆辙、摇条辙、由求辙、言前辙、人辰辙、江洋辙、中东辙。
    四、韵母音质相近为合辙︰梭波辙。
    五、字音音质相近为合辙︰诗池辙、思辞辙。
  • 本来数来宝的句子都是偶数的格式,一个上句、一个下句成为一个整句,这样才能形成对韵句的格律。如果句子形成了奇数,多出一句词来,孤零零的存在于各对韵句组中间,它也就失去了对韵的对象。
    但“重叠句式”则是说,在一对句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与前两句同辙同声,并在表意上有紧密联系的单句”。
  • 垛句在渲染某些特定气氛,和叙述某些同类型的词、语中,由于节奏的奇异变化,会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具有一般句式所不具备的功能,在作品中值得研究和运用。
  • 在句中增加四字句段的,有些是在一句唱词中,连续加进了三个以上,这样,这些四字句段就形成了“四字垛句”,(‘垛’字意指堆积。)从以往的演唱中看,一般说来,同样音节组织的四个短句排列在一起,就会形成同一种节奏型态反复出现,因而在听觉上造成奇异、新颖感觉的特殊效果。
  • 唱词的时候,无论加个三字头、三字句段,或是加个四字句段,都还符合原有的节奏规律。甚至一连加了两个句段的,也同样破坏不了这种演唱特色。
    原来句头‘砸到-哪里’四字现在变成句腰,新加的两个三字句段则在‘像一-把’、‘大铁-锤’的字头处,倒数三字仍是句尾。
  • 句式上的发展、变化,首先表现在对“六字单尾句”的运用上,“六字单尾句”原本是即兴表演的产物,符合“现编现唱”的需求,但是现在数来宝的结构,通常是带有故事性的多段叙事体,实际上已经少见现编现唱的状况了,所以“六字单尾句”已在作品中逐渐的渐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