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家书: 墓园风光也明媚

真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8日讯】论道人文社会,东西方则相差迥异,最大不同之一,看加拿大的墓园风景即可见一斑。

加拿大海阔天高,处处景色怡人,连墓葬之地也不例外。这儿的墓园宽阔平坦,蓝天下,如茵草地洒满阳光,阳光也静静地照着静穆的墓碑。这天然的寂静,草和树,单纯的绿和风景,好像在静静的展示,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是从喧嚣回归沉静和平,死亡代表的不全是忧伤。

或许这也是西方人对死亡的观念和心态吧,是以西方社会的墓园便少了几分肃穆和沉重,老西把亲人长眠的地方装点得像另一处亲切温馨的家园,我住的社区附近便有这么一块墓地,可爱的小房子,四周鲜花环绕,绿树扶疏,乍看还不知那便是墓地。

如此美丽的风景,阳光下自由自在成长的西方人倒是一点不介意与亡魂为邻,墓园不远处便有整齐美观的住宅楼宇,俯瞰墓园风光。当然其中住客绝对少有受中国文化熏陶长大的中国人。

老中对墓葬地之感受大多是:肃穆,沉重,冷寂,是以除了拜祭故人,平日尽可远而避之。

因中国文化中有“阴魂不散”之说,中国风水学中,墓地属阴,阴气重,乃不祥也,而老西便不太受这一套。中西文化教化的不同心态,想来也颇有趣,其实我想不同文化的背后必定有生命更奥妙的真相吧?

当然中国文化也有说的“心正不怕影斜”,又有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那意思是说,仁慈正气之人,走到那儿都无所畏惧,不好的东西惹不到他,确实也是很有道理根据的。

个人观感,老西都较单纯,正气,颇有阳光之心态,是以可以坦坦荡荡与亡魂为邻,并不觉得有啥不妥。

有日看电视报导说,多伦多某乐队在市中心美丽的墓园公园开坛演奏古典音乐,吸引不少游客听赏,有老西听众说,他们不介意乐队在墓园演奏,认为美妙乐曲当与故人共赏。由此可见老西对死亡的态度,是另一种达观与单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为选民,甜言蜜语免了,承诺和梦想也无需听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准则是,候选人的道德良知可决定其未来。如不信各位选民可以走着瞧瞧
  • (shown)秋色再美,然转瞬即逝,如短暂人生,奈何功名利禄,神仙美眷,谁又能长久拥有?真个是秋色人生,刹那芳华,终究千叶飘零,尘归尘,土归土,那枯枝残叶又归何处?
  • 法国结构人类学的奠基者,思想家克劳德.李维史陀(Claude Levi-Strauss)于上周六(10月31日)过世并已安葬在临近的墓园,享寿100岁。他的同僚及家人因为不希望被媒体打扰,因此3日才将消息公布。
  • 来到加拿大,真的见着“鬼”了,不是那阴森恐怖的鬼,这边的“鬼”们都笑咪咪的,年龄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许多小不点儿,衣着古灵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时辰,三五相继而,满街市游走。
  • 彰化县一名七旬老翁在哥哥去世后,20多年前入赘、娶哥哥的太太为妻后,疑因夫妻感情失和离家,3年多前老翁返家,又与独子、媳妇处不来,且疑有性骚扰家人举止,落得独居,一度流浪墓园,不到半年时间,体重由百公斤暴瘦到40多公斤,形同皮包骨,处境凄惨。
  • 10月11日,辽宁铁岭清河区殡仪馆发生一起罕见的事件,骨灰也“顶包”,死者还没火化,家属已拿到骨灰,家属哭喊响彻墓园。事件被揭露后引起近年曾在该殡仪馆火葬过亲人的市民恐慌。同时各种传言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这一“骨灰顶包门”让网友震惊愤怒。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远的天空飘过一片西藏洁白的云,那一夜,我听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着草绿色藏族的长裙,黝黑的肌肤闪烁著青藏高原温暖明亮的阳光,她以沉厚和缓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谱曲的歌。我听不懂她唱的藏语,可是我听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诚的祈盼,当席中所有汉人和藏人来宾轻拍着节拍和着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样慈悲的祝愿,霎那间泪水漫过了我的双眼。
  • 我总是向往那些古老的时代,那些古老传统的人类精神,看那些传统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仅是欣赏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术,那些作品,贯穿一份不朽的灵性,一种专心致志的精神,价值无量。人类自翔在日新月异的科技中不断前进,又有多少人觉悟,所谓的进步 ,其实正是后退呢。
  • <为了房贷与妻争吵>环工专家强国伦烧炭身亡环工博士生强国伦前晚至台北县深坑山区“南港墓园”祖父的坟墓边,在车内烧炭自杀。(自由时报记者王述宏摄)强国伦(左图,穿黄外套者)对湿地生态相当专业,曾在珍古德博士来访时,担任解说员。(台北县政府高滩地工程管理处提供)环工博士生强国伦前晚至台北县深坑山区“南港墓园”祖父的坟墓边,在车内烧炭自杀。(记者王述宏摄)强国伦(左图,穿黄外套者)对湿地生态相当专业,曾在珍古德博士来访时,担任解说员。(台北县政府高滩地工程管理处提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