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59)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一个多星期后采访结束。

我建议汉密斯在他的报导中用我的真名。

“我担心中共会报复你。”

“我已决意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在乎中共会怎么报复我。”

汉密斯采纳了我的建议。

我们道别后不久,广州610和公安追到了北京,盘问我姑姑我在哪里。

我姑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待续)

(英文对照)

The interview was done over a week later.

I suggested to Hamish using my real name in his coverage.

“I’m worried the CCP might take revenge on you.”

“I’ve resolved to expose the CCP’s persecution of Dafa practitioners to the world, no matter how the CCP would take revenge on me.”

Hamish took my suggestion.

Soon after we parted, the Guangzhou 610 chased up to Beijing and interrogated my aunt where I was.

My aunt had no idea where I had gon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告诉我,那个临时住处不方便我再住下去了。我说那我就去我姑姑家或朋友家住。来京前我已将他们的电话号码写在了我的左小腿内侧。这样万一被绑架,我可以迅速擦掉它。
  • 我马上对汉密斯说:“如果哪天我们约好了见面而我又没来,那就是我被绑架了。”汉密斯鼓励我说:“万一你被绑架,一定要勇敢。告诉他们你已将你的事告诉了外国记者,如果他们绑架你,那就会成为国际新闻。”
  • 汉密斯建议先带我入住酒店休息一下。我说可能不行,因为我从报纸上得知,中共已命令全国所有的星级酒店在客人登记入住的三小时之内,把客人的身份资料通报公安局。
  • 我不能坐飞机,只能坐火车和汽车,因为我的身份证已被作为受着警方监控、不许自由走动的法轮功修炼者登记在警方电脑网络里。
  • 母亲和我去一位老朋友家玩,我们一走610就登门盘问她:“你和她们母女是什么关系?她们对你说了什么?”我到公用电话亭打个电话给我在广州的学生,那位学生和她的父母马上被610盘问和威胁。
  • 被欺骗的愤怒涌上我的心。我担心的事成为了现实——他们把我软禁在了医院里。一旦我在医院吃了东西、身体有所恢复,他们随时可以把我再关进洗脑集中营。
  • 我绝食绝水的第二十天上午,我母亲到海珠区610办公室质问:“我女儿到底犯了你们什么王法?”“没有没有!”海珠区610一个科长答道。“没有你们为什么抓她?!”
  • 昏迷中,我感觉到自己的神志开始离开这个世界……身体仿佛在往一个深邃无底的的黑洞里下沉……下沉……下沉……。突然,在我脑子里清晰响起:“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大法师父著作《洪吟二》“正念正行”)
  • 她们一边猛插针头一边大骂我:“你这样将来生不了小孩!胃和内脏都大损伤,一辈子你都好不了!你想用绝食逼我们放你?根本不可能!你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放你的!”
  • 我绝食第十五天时,那省610的处长来到集中营牢房对我说:“因为你没有放弃法轮功,我们任何时候都可以要你进法制学校,这是中央的政策。本来我们打算让你在这里受教育,谁知你一来就绝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