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泰缅边境漂流:“恨军人”的婚礼

Sam Lai

“恨军人”的婚礼。(摄影/Sam Lai)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昨夜晚睡,没能睡好。反正今天是周末,起床梳洗后,继续赖回床上躺着顺便翻书闲读。

书上介绍著越南发展事务工作,才翻了两页便读到一段文字:因为采访和研究所需,有机会随着干事参加了村落里的“婚礼”。天啊,婚礼….,反射动作地从床上弹跳起。匆匆套上衣服,喝杯咖啡提提神,赶紧骑上Wave 100狂飙出门去。

当然不是赶着去我自己的婚礼啰。

而是我竟差点忘了,前两日一位缅甸朋友专程到办公室,捎来他的婚礼喜帖,我还连声答应一定要去参加,可惜他说也欢迎你的朋友一起来,但看来还是只有我一人去。

婚礼时间是这个周日上午八点到十二点。现在已经十点多啦。

结识这位缅甸朋友应是四年前的事情,而是因为一位新加坡朋友阿碧的缘故。原本在新加坡院校里当英文讲师的阿碧,曾经自行前往缅甸境内当志工老师一年,说着一口流利的缅语,接着又来到了边境担任志工教师,在青年培训班指导发展研究课程,不仅学生们人人都喜爱她,也和我们这些台湾人混成一片,还有许多外籍志工成了好朋友。

而这个由美国组织提供的一年一期青年领袖培训班,学员们皆为来自缅甸和边境各族群的优秀青年,一期可只精挑细选二十人,算来自己也和这第一期的他们最为熟识。今年的新人们正是阿碧当时的学生。

新郎的名字叫做“恨军人”(缅语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有着激进言论和高度民主意识的他,在缅甸求学期间便屡遭军警迫害,后来甚至只好躲进村落里出家当了和尚,但对于国家未来的忧虑他始终放在心上。

之后,他决定还俗来到了边境,寻找自己成长和付出贡献的机会。他说,我恨缅甸军政权,也恨军人们在缅甸的暴行,所以我的名字叫做“恨军人”。

几年来,我们虽不常见面,但仍有些往来。后来,他成为在边境一所缅甸学校的副校长,尽心尽力为缅甸下一代的教育付出努力,而自己也感受到这位缅甸愤青的能量转化逐渐更趋成熟。

一直以来,能感觉到他们真的不容易,却始终很努力。而举办婚礼的场地正是他所服务的那所学校。幸好,还是顺利赶上了今早在婚礼,为这对流离在边境的缅甸新人,致上我最诚挚的恭贺和祝福。希望将来那天参加我自己的婚礼时,可千万别睡过头才好。

注:那阿碧勒,虽然之后她回到了新加坡谋职,但果然是坐不住的天生性格。目前在志工派遣组织里服务,常听说她又到了不丹、印度,或世界上的某个国家。@


“恨军人”的婚礼场所。(摄影/Sam Lai)


“恨军人”婚礼餐。(摄影/Sam Lai)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2-09 9: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