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久:从“徐木匠故事”的穿帮,看中共的“1400例”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身份证照片(网络图片)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8日讯】最近网上有一篇“徐木匠的死该由谁负责?”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和视频,被中共的喉舌和五毛们到处宣传;这篇文章的有关内容最早出现在臭名昭著的中共专门反法轮功的“凯风”网上,后来被中共五毛们在海外中文网站上大肆张贴,想以此形成新一轮对法轮功的宣传诬蔑攻势。

这个“徐木匠的故事”,讲的是所谓11年前湖北应城市25岁的年轻木匠徐思文在1998年的年三十夜里“服毒自杀”的事,并把这事怪罪到法轮功头上。故事编得很“煽情”,一个年轻人抛下妻儿老小,在年三十夜里“服毒自杀”,然后说原因是练法轮功引起的,加上文章里有名有姓,有照片有视频,很容易让不明真相的人上当受骗。

我在10月初就写了一篇文章来反驳中共的诬蔑,题目是“徐木匠到底是怎么死的?”(http://epochtimes.com/gb/9/10/21/n2695749.htm),在那篇文章中,我已经通过分析中共的宣传,指出了这个故事是中共编造的又一个谎言,也据此分析了徐木匠之死和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的道理。

我指出:故意编“煽情”的故事,正是中共要骗人时常用的路数,因为故事编得越“煽情”,读的人就容易以感情来代替理智来判断事物,这样就容易起到“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的作用;大家一定记得,当初中共自导自演所谓“天安门自焚惨案”时,所挑的时间正好也是年三十的时候,后来各种证据证明这场惨案完全是中共伪造的,可就是因为这个惨案编得太“煽情”,以致这场漏洞百出的假戏在当时的确忽悠住了全中国相当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使得中共得以加剧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致肆无忌惮的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犯下国际上称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显然,中共此时抛出其编造的徐木匠在98年年三十的“服毒自杀”故事,不过是为了维护和加强对法轮功学员和信仰自由人士的残酷镇压。

其实,徐思文自杀的事,早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开始的时候,就被中共“收录”在所谓“练法轮功致死致残的1400例”里,属于其中“136例自杀身亡”中的一例。这个所谓的“1400例”是当时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重要依据,按照中共的宣传是建立在“严格的司法调查”基础上的;可是在这1400例的记载中,这个应城徐思文“服毒自杀”死亡是的年龄,并不是现在中共宣传的25岁,而应该是27岁,死亡的时间也不是“1998年的年三十”,而是“1999年7月22日前”;这下可好,中共为了把木匠徐思文“服毒自杀”的故事编得更“煽情”一些,结果却一巴掌“扇”到自己的脸上;在现代国家,一个人死了,他的死亡年龄和死亡时间是有明确“司法记录”的,可是在这个作为镇压法轮功依据的“1400例”里,连一个人的死亡年龄和死亡时间都是错的,那么所谓“严格的司法调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它所说的“练法轮功致死的”死亡原因,也就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了。

可惜的是,这次中共的“煽情”表演,实在是“煽情”过了头,于是乎“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最后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尤其好笑的,中共的五毛骗子们,竟然对他们编造的谎言还“信心满满”,以为他们的谎言编织得“天衣无缝”,可以骗过天下人;于是,对于我的文章,五毛们还再写文章予以反驳,甚至跑到我当版主的博讯礼义园明论坛再三挑衅,在网上发表文章,题为:“徐木匠死之内幕(附3图)——再访徐木匠之父徐华新”,结果反而使其故事更加穿帮露馅,充分证明了徐木匠的98年除夕之死完全是中共编造的谎言。

谎言就是谎言,谎言想成为真理是不可能的,中共靠欺骗而维持统治,但是谎言可以骗人一时,却不能骗人一世,因为在编织的谎言的具体环节里,总会露出一些马脚,中共对法轮功十几年的种种污蔑,不正是因此而一条条被败露而破产的吗?这次中共“徐木匠之死的故事”穿帮,又是一个明证。

徐木匠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死时到底多少岁?这是判断故事真伪的关键。当初,中共的“1400例”,说徐木匠死在“1999年7月22日前”,死时27岁;现在中共又宣传徐木匠死时25岁,而且刚好是在1998年的除夕除夕自杀。于是,为了徐木匠98年除夕自杀的煽情故事,中共不惜自己打自己的脸,说“1400例”中的信息是错误的,为此中共五毛在“再访徐木匠之父徐华新”一文中贴了三张图作为证据。

第一张图是徐思文徐木匠的身份证:

按照徐木匠的这个身份证照片,他生于1972年4月5日,那么如果他死在1999年,他死时应该27岁;如果按现在中共宣传的那样,他死在1998年,他死时应该26岁才对,中国人有按虚岁说年龄的习惯,可是中共非要坚持说他死时25岁,这就不合情理。

中共的五毛在“再访徐华新”一文中说:徐华新夫妇肯定地回答说:“儿子死亡时的年龄应该是25岁”,可是我们从中共搞的“徐木匠的死该由谁负责?”的视频中却看到,里面的所谓“徐华新夫妇”对徐木匠死亡的时间说法完全不一样,两人的说法在时间上竟有6年的差距。徐华新说他儿子死在11年前,而那个自称徐思文的母亲的人,却在视频里清清楚楚地说什么:“我儿子死时是25岁,到现在也才刚过30岁”,那么按她的说法,她儿子徐木匠应该死在5年前的2004年才对。中共搞的那个视频,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这个自称徐思文的母亲的人在那里边哭边骂法轮功,其表演很煽情很卖力,可是她却搞不清楚,自己的儿子到底是11年前死的,还是5年前死的;这个人真的是徐思文的母亲吗,还只是中共请的演员而已呢?这是很值得怀疑的事情。


视频截图之一:2009年视频,徐华新说他儿子死在11年前。(作者提供)


视频截图之二:自称徐思文母亲的人说他死在5年前。(作者提供)


视频截图之三:自称徐思文母亲的人说他死在5年前。(作者提供)

中共五毛在“再访徐木匠之父徐华新”一文中贴出的第二张图中有两张照片:一张是1997年春节徐华新和其儿子和女儿的合影,以证明徐华新和徐木匠的父子关系,这张照片在中共的视频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在图下的文字说明中写道,“1997年春节徐华新(鑫)和儿子徐思文(徐木匠)及女儿在自家的临街的门店前合影”;另外一张照片的文字介绍是“1995年春节,徐思文与自家祠堂的兄弟姐妹合影,左三XXX白围巾为徐思文的堂兄徐祖业,中间穿皮衣者为徐思文”,文字中间看不清的三个字可能是“戴眼镜”这三个字,中共五毛给出这张照片的用意是为了证明徐思文的确有一个堂兄叫徐祖业,因为在中共宣传徐木匠98年除夕之死的系列文章中,有一篇文章据称是徐思文的堂兄徐祖业写的,文章题目叫“怀念我的堂弟徐思文”。显然,中共五毛提供的这些证据照片,图像都较模糊,他们故意不给出清晰的照片,是为了别人不容易去找照片中的当事人去对证,这样好掩盖其编造的谎言;但是,中共为了以这些照片作证据,给这些照片加上了文字说明,虽然字迹也不太清晰,但是通过字形基本可以辨认;当然,这些说明也可能是中共在此案中的档案照片说明。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在95年春节和97年春节的合影(网络图片)


附图二中97年春节合影的放大(作者提供)

我在10月份的文章中,曾经指出:中共到现在居然连徐木匠有几个兄弟姐妹都弄不清楚,按照“其父徐华新”和“堂兄徐祖业”的说法,徐木匠应该只有一个姐姐,姐弟俩人;可是,中共在“徐思文为“圆满”自杀身亡”一文中,又说徐华新“有三女一子”。为此,中共在“再访徐华新”一文中作了解释,说是:“徐华新的一女一子也因女儿小名叫“三女子”而笔误成“三女一子”,这种工作人员粗心大意的“笔误”,就像老久在文章中把“应城市”误写成“应城县”一样。由于“三女子”这种小名实在比较少见,为此中共提供了第三张附图来证明徐思文的姐姐真的小名叫“三女子”。我们可以来看看这张照片。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在另一年春节的合影(网络图片)


附图三中照片的放大(作者提供)

我们在此照片中,可以看到中共给出的照片文字介绍:“199X年春节由徐华新(鑫)拍摄的“全家福”,左起1为“徐木匠”徐思文,2 为徐思文妻儿,3为徐思文母亲郝琴香,4为徐思文姐姐“三女子”。

中共没想到的是,这张用来证明徐思文姐姐名叫“三女子”的照片,却叫中共编造的“徐木匠98年除夕之死”的故事完全穿了帮。

我们看到,这张照片文字说明中的年份,虽然字迹比较模糊,但是根据字形判断,只有几种可能性存在:1993年,1996年,1998年和1999年。1993年徐木匠还没结婚,所以不可能;1999年,按中共的说法徐木匠已经死了,所以也不对;那么,会不会是1996年呢,我们分析一下就知道了。

根据中共的介绍,“1994年10月1日,徐思文结婚成家,一年多后,小孙儿出世”,也就是说徐木匠在1994年10月才结婚,94年10月的一年多后,徐木匠的儿子才出世。我们并不知道这里的“一年多后”确切是一年多几个月后,但是我们知道1996年的春节离1994年10月也只有一年多一点时间,此时徐木匠的儿子有可能还没出生。

根据中共的说法,“1996年10月”,徐思文才被人拉去“练法轮功”,开始只是“研究性的学习”,炼功“一个多月后”,因为身体反应不好还“主动把法轮功的书籍和磁带用火烧了”,由此可见,到1996底徐思文还未“痴迷法轮功”到某种程度;根据所谓徐华新的那篇“法轮功害得我儿命赴黄泉”文章里所说的,徐木匠再次练法轮功是“受到他们的迷惑还是恐吓”后又开始的,“自从儿子再次练习法轮功的后,我和老伴就发现儿子和媳妇的感情就变得冷淡了,对我们做父母亲的和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没有以前那么样关心和疼爱了”。我们这里注重的是“徐木匠”这个转变开始的时间,这个时间至少在1996年底或1997年初。根据“徐华新”的说法,这以后徐木匠对“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没有以前那么样关心和疼爱了”,后来也就发展到不怎么“关心和疼爱”自己的孩子了,一个突出“例子”就是:“一次,徐思文11个月大的儿子吃糖果时卡在喉咙里噎住了,一家人急得不得了,可徐思文在一边冷冷地说……”。我们这里还是注重时间,因为我们不知道徐木匠的儿子具体是在哪个月出生的,但是,根据中共的说法,徐木匠“痴迷”到不关心自己孩子的时间应该是在1997年,也就是说“徐思文11个月大的儿子吃糖果时卡在喉咙里”,而徐思文漠不关心的时间应该是在1997年间,此时他的儿子11个月大,那么徐思文的儿子就应该出生在1996年间。

那么,回过头来看看,1996年的春节是1996年的二月中旬,此时徐思文的儿子极有可能根本没有出世,即使是出世了也应该仅仅刚生下来而已,也只可能在繈褓之中,可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共提供的这张照片里,徐木匠的儿子已经相当大了。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这张照片不可能是徐思文在1996年春节的合影。那么,根据中共对这张照片的文字介绍,现在只剩下一个可能性,这张照片只能是1998年春节,徐思文和家人的合影了。

现在问题来了,按照中共现在的煽情宣传,徐木匠在1998年的除夕已经自杀身亡了嘛,可是中共现在又拿出了一张自己标示为徐木匠在1998年春节和家人的“全家福”,这不是见了鬼吗?一个已经死了人能够和家人照“全家福”吗?中共为了欺骗人民,刻意要煽情地把徐木匠死的时间编在1998年的除夕,结果自己把自己弄穿了帮,搞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既然,中共自己给出了徐木匠在1998年的春节还活着的照片,那就证明中共关于“徐木匠之死”所编的故事就完全是骗人的,而中共用一个骗人的故事想来嫁祸法轮功,就完全是居心叵测了。那么,徐木匠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我们只从视频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在1998年春节后,至少其儿子长到图中那么大时,徐思文还活着。


视频截图之四:徐木匠生前和其儿子(作者提供)

到现在为止,徐木匠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到底是怎么样死的?现在就成了一个悬案,反正中共对此的一切宣传都是不可信的。现在中共编的故事是谎言,当初编的“1400例”的内容,按中共的一贯行为看,同样也是谎言。

中共最近在“徐木匠之死内幕—-再访徐木匠之父徐华新”一文中,倒是道出了当初徐思文一案怎么收近中共“1400例”的内幕:“据徐华新夫妇回忆,十年前的一个夏季,当地派出所的一个民警带领《孝感日报》和孝感电视台的三名记者来到徐华新家中(按中国行政区域划分,应城市隶属于孝感市管辖),采访其子徐思文的死亡情况。采访完了后,在没有经过徐华新核实的情况下就在媒体公开播、发出来。徐华新发现新闻报导把儿子徐思文死亡时的年龄和时间均搞错了,第二天还专门打电话到《孝感日报》进行了说明,只是报纸未加更正。后来这篇“基本属实”的报导又被网站收录,于是有了“27岁”“简单描述”的笔误在先、“25岁”详细修正在后的两种说法。”

“十年前的一个夏季”就是1999年的夏季,这个内幕证明了,徐思文死亡的案件,是中共决定镇压法轮功以后,通过中共的宣传才跟法轮功挂上关系的,这显然都是中共当时为了镇压法轮功的政治需要所编造出来的东西,这种编造的东西“在没有经过徐华新核实的情况下就在媒体公开播、发出来”而且“徐华新发现新闻报导把儿子徐思文死亡时的年龄和时间均搞错了”;那么,这种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所编造的没有经过核实的东西,其实只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是没有可信度的政治秀而已;而这种东西“又被网站收录”,最后就成了中共“1400例”中的案例。

这样,中共的五毛们为了证明其现在编的故事是正确的,结果反而爆出了一个重大的“内幕”:原来当初中共当初拿来迫害法轮功的案例依据,竟然根本不是建立在司法记录的基础上,而完全建立在根本没有可信度的“党的宣传机构的宣传”上的;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共为其政治需要,其宣传是可以根本不讲事实依据的,为了党的需要,亩产三万斤都可以大宣特宣的;在徐木匠之死的宣传也是如此,“党的宣传”想宣传你什么时候死,你就得什么时候死,想宣传你多少岁死,你就是多少岁死,当然想宣传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了。说白了,五毛们爆出的这个“内幕”证明了一点,原来中共的“1400例”都是胡乱宣传的产物而已。

当然,徐木匠之死现在只能说还是一个悬案,即使是徐木匠的父母在中共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恐怕也很难透露真情。我在这里的分析,也都只是建立在中共提供的这些消息和证据的基础上,我只能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来反击中共的造谣污蔑,而中共的这些东西许多其有目的的编造的,所以我的一些具体结论,也只是在这些基础上逻辑分析的结果,不能保证都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共在徐木匠之死这件事上所编造的污蔑法轮功的东西,完全都是谎言而已。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不管徐木匠是怎么死的,中共五毛们何必要在死去这么多年的死者身上瞎作文章呢?

死者已矣,愿其安息。@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08 4: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