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吴雪儿:忆贾甲亚洲逃亡之旅

吴雪儿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8日讯】【编按】十月二十一日,出走中国三周年的前中国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毅然踏上返国之路,二十二日早上抵达北京。三年前,贾甲赴台观光脱队起义,在遭到遣返途中抵达香港时,正是《大纪元时报》兼本刊驻香港记者吴雪儿在香港机场迎接素不相识的贾甲,使其免于被转交给中共接应者,并在贾甲长达半年的亚洲逃亡之旅中一路陪同深入报导。


出走前贾甲在中国一个证书颁发仪式上。(贾甲提供)

三年多前,中国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同时也兼任山西省人民政府专家报告团负责人的贾甲在台湾脱队,并公开与中共决裂。经历了二十个月的逃亡生涯后,终于在去年六月与身在海外的儿子重逢,定居新西兰。父子俩在机场合照时,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感染了很多一直关心他们的人们,也替他们松了一口气。一年多过去了,然而现今的贾甲却选择重回故国,去面对人类最残酷的政权。他的举动激发了民间热烈的回响。在中共的高压暴政下,民愤沸腾,民众抗暴事件此起彼伏。贾甲的行动直接冲击着中共对中国人的一个重要操控:恐惧!他以行动告知中国人:不要害怕!

三年前,贾甲带着一份七百人声明退出中共的名单离开中国,他说要为在中国发生的退党潮作证。退党大潮一直触动中共的神经,不敢直接回应。对于贾甲这样一个隶属中共体制却走出来证实退党潮真实性的官员,中共不敢明目张胆地乱来,但却躲在暗处施阴招。贾甲由此踏上了一段亚洲逃亡之旅,惊险重重,非常相信神的他,凭着神的眷顾,也多次化险为夷。

香港机场接获贾甲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在回家途中,我才得知有一位中共官员将从台湾被遣返回中国,听到这个消息,我急忙赶到机场,那是下午两点多的班机。中共一直否认退党潮,好不容易出来一位证人,看是否能采访到一些新闻……

很快,另一位同事也赶到机场。她递给我一份打印出来的文章,上面印有贾甲的相片,那也是我第一次从文章上“见到”贾甲。我和这位同事兵分两路,分别在两个接机出口等着。当时我也不知道被遣返的贾甲还会不会经过机场大厅出来。看到显示萤幕,飞机已经抵达香港了。不久,我看到三位男士从出口走出来,中间一位看上去和我手上的文章相片有点不一样,我犹豫了一下。当他们走过我身边时,我鼓起勇气走到贾甲身旁问他:“你是不是贾甲?”他回答说:“是!”听到他的回答,我急忙向他说,“我是《大纪元时报》记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应该知道《大纪元时报》。我请贾甲跟我走,他有点犹豫,这时他身边两位男士也注意到我,我对他们说,贾甲是我朋友,我有事要带他走。

我开始拉着贾甲向前走,那两位男士问贾甲说:“你要跟她走,我们可不负责任了!”我没有停下来,一直拉着贾甲向前走,那两位男士没有追上来(这两位男士是台湾负责护送到此转交给大陆接应人士的)。这时的贾甲一脸茫然,另一位同事也赶过来了。就在这时,我们联络上贾甲儿子贾阔的手机,把电话交给贾甲,他听到儿子的声音,确认了我们的身份,贾甲露出开怀的笑容,高兴地跟我们离开机场。


贾甲和儿子贾阔旧照。(贾甲提供)

在途中,他几次表示感谢神,如果当时不是我们接到他的话,对面的车正在那里等待他。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在入境香港时,海关给了他七天签证,我心里感叹神的安排。

辗转抵达泰国

很快六天过去了,我们帮助他申请在香港的延期签证没有批下来。所有的求助管道都不成功。在香港的最后一天,贾甲和儿子通了一次电话,父子俩再经历一次生死道别,面对可能被遣返,我看着他,心里很难过,觉得在中国国土内的中国人真的很苦。贾甲童年时因为文革吃尽苦头,前半生都为了生活挣扎求存。中年后,生活开始改善,为了中国的民主,他选择了逃出中国,再次一无所有!

离开了香港,泰国是第一站。除了必要的事情需要出去外,一个月内大部分时间都在一间公寓度过。还记得公寓没有窗,有一个露台,但是正对着一道外墙,如果要看外面的世界,要探头到栏杆外才可以看到。起居饮食由同住的朋友们照顾。贾甲曾说过,在国内时常训练自己,包括一段时间独自在家不出门,就是为了可能有朝一日要坐牢作准备!当地联合国人员本来答应快速处理贾甲的难民申请,但他们受到压力,最后贾甲的签证到期,在考虑过当时贾甲的情况,决定离开泰国。

抵马来西亚 到中领馆抗议


在马来西亚一个声援国内退党潮活动上。(摄影/吴雪儿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来到了马来西亚时,离开中国已经两个多月,在路途上遇到各种波折,贾甲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回中国大陆的念头。我们边走边谈,走到了一家路边餐厅,坐下来歇一会,贾甲还在谈着要回国的事,这时,在餐厅另一边的一角,天花板突然掉落下来,压倒了一个顾客。我对贾甲说:“你看,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讯息,不能回去。”

在马来西亚,贾甲成立了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这是他出来的目的之一。

还记得二零零七年元旦前夕,我陪着贾甲在街上走着,当我抬头望向天空,清楚看到一只大鹰带着一只小鹰在飞。在都市长大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我感到神在带领着我飞翔,这是一种鼓励,因为我完全没有经验,只知道无意中我接来了一个生命,现在要找一个妥善的安排。在这期间,贾甲决定到当地的中领馆前抗议,给中共中央写第一封公开信。

当天晚上,贾甲很快就写了三千多字的公开信。到了中领馆,当地警方如临大敌,现场做登记,最后贾甲把公开信在中领馆门口读完。贾甲在马来西亚的一系列活动,却埋下了他后来再次入境马来西亚惊险遭遇的伏笔。

二次入境马国险被抓 中领馆使暗招

二零零七年二月底,第二次入境马来西亚。贾甲过海关的时候,海关人员没有让他通过。我立即走到他身边,看着一位海关人员拿着他的护照看,我问那位人员:“你们是不是要抓他?”那位人员很凶地对我说:“没有人说要抓他!”他叫我们站着等他。最后我要求立即离开马来西亚,他们带我去买机票,以最快的速度,我们离开了马来西亚。

在印尼时,我和贾甲曾经到马来西亚领馆了解贾甲第二次到马来西亚的遭遇的缘由,马来西亚方面说,不是他们对贾甲有什么看法,而是中领馆通知他们,说贾甲是在黑名单内,所以马来西亚是按中领馆的讯息办事。

中共施压要印尼遣返贾甲


贾甲在印尼中领馆前宣读第二封公开信。(摄影/吴雪儿)

已经离开了香港几个月,贾甲的难民身份一直没有批下来,但仍然受联合国保护,因为他的难民申请没有被否定。在印尼,贾甲继续他的活动,除了到中领馆宣读他的第二封公开信之外,他希望尽量让当地民众了解他的处境,以及他为何逃离中国。

二零零七年三月初,贾甲接受巴峇岛《大纪元时报》报社的邀请,到当地出席研讨会。警察在研讨会前一天通知报社说,研讨会不能开。为了继续活动,《大纪元时报》便把研讨会改成与读者的聚会。聚会期间一直有军装警察在场摄录,监督整个活动。一开始贾甲还发言,但不久后,他们说贾甲不能直接说话,改为由另一位在场人士代言。

聚会完了以后,警察要求贾甲回警察局协助调查,贾甲把他一直带在身边的手提包给了我,他跟警察走,我们也跟着去了警察局。一开始我们和贾甲被安排在一个房间,期间,警察要求我们不同的人去问话。黄昏时分,当地《大纪元时报》报社的同事找来了一位人权律师帮助贾甲。我们七、八个人在一个房间等了一夜。


巴峇岛当地报纸报导贾甲的消息。(摄影/吴雪儿)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贾甲被关在巴峇岛警察局的小监狱内。(摄影/吴雪儿)

中共给当地警察局施压,要遣返贾甲回大陆,开会与读者会面只是他们关押贾甲的借口。第二天,警察把贾甲带到警察局内拘留犯人的小监狱,贾甲并没有很配合他们的要求,最后,他被推进小监狱的房子里。我们只能在小监狱外面看着。

本来说我们可以在外面不走,但到晚上,人员要求我们离开。人权律师就贾甲事件联络了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并召开了记者会,批评当局的做法。当地一些居民更组成了营救贾甲小组,并开始了绝食行动。联合国当时也是明确地表示贾甲是受保护的,所以不应该被遣返。与贾甲奔走了几个月,这样突然的变化,让我感到疲倦和力不从心。

印尼释放了贾甲

贾甲被关押后,全世界多个地方的退党服务中心人员都到当地的印尼领馆请愿,促请印尼政府不要遣返贾甲。每天我们会到警察局看贾甲,给他带点食物。一天,他边吃边和警察聊天,他说:“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是演员,我们要尽量把它演好。”警察笑着点头。有一次到警察局的路上,我看到母鸡带着小鸡在走,再一次我感到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鸡,但我没有迷失,神在引领着我。

在营救贾甲的过程中,我们有一个共识:让神安排一切。当时,我们一直没有交出贾甲的护照。星期五早上,朋友对我说,一定要交出护照,否则当局会控告他阻差办公。于是,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进到警察局,警察们的脸庞好像变了,变得很祥和。我知道交出贾甲的护照不会有什么风险了。当天下午,贾甲被释放了!

巴峇岛事件后,采访贾甲时,他曾说过:“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一条路是平坦的,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没有感到危机感、恐惧或者害怕,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当我成功时,我也并不是非常激动。我非常乐观,就跟平常一样。”

之后,在印尼等待第三国家接收期间,中共不时在干扰贾甲。

贾甲选择回国直面中共

在贾甲出走中国三年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晚,我从外地回到香港,打开手机,看到贾甲儿子贾阔给我的短讯,说贾甲已经在往北京的路上。十月二十二日,贾甲乘坐的航机应该在早上七点二十分抵达北京。七点二十四分,电话接通了,贾甲说他已经抵达北京,人还未出飞机,感觉他在和我闲话家常,还说安定下来再跟我联系,一点也听不出准备要面对人类最残暴政权的紧张。最后联系时,他已经被带到北京机场的边防检查站,在一个房间等待,边防检查站说要等候上层的指示。

从台湾被遣返回香港下飞机后,贾甲曾给儿子打了电话,让他千万不要回去大陆:“千万不要回去大陆,谁让你回去你也不能相信他的话,就是你的亲爹叫你回去,你也不要相信。共产党逼供、撒谎、骗人的手段太阴险、太毒辣了!”贾甲很清楚回去大陆后,他将面对一种什么处境。

这次他选择回去面对中共的因由,已经在他发表的表白信内说清楚:“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就难免有人要做出牺牲和奉献,我们只有树立甘愿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和奉献的伟大信念,才不会害怕共产党,才能战胜共产党,实现中国的民主! ……‘返回祖国’就是以实际行动来激励和号召我们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公安国安干警和全国各族民众,要勇敢地站出来,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

虽然与贾甲已经失去联络,也不知道这段期间贾甲到底发生什么事,但衷心祈愿:他那忧国忧民的心,以及勇于面对暴政的大无畏精神,能唤醒更多的中国人。◇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46期【焦点新闻】栏目,标题有改动。(2009/11/05出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48/7158.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08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