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62)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这几年流离失所中,我总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在孤独和随时可能被抓的危险中,向民众揭露这场迫害的真相,洪扬大法。历经的艰辛难以尽诉。

中共统治下的中华大地,信仰缺失,道德沦丧,到处是迷茫而绝望的人。

我一直尽最大努力把大法带给他们,就如同一九九七年的夏天,姐姐从大洋彼岸把大法带给了我。

当那些通过我得到大法的新弟子们感谢我时,我总是对他们说:“应该感谢的是师父。我们都是师父所救。”

(待续)

(英文对照)

Over these several years, I went places all alone spreading Dafa and exposing the evil persecution, amidst loneliness and the danger of being kidnapped at any minute. The hardships and tribulations I had gone through could not be fully described.

On this CCP-dictated soil, righteous faiths were scarce, moral values were degenerate, lost and desperate souls were everywhere.

I had been trying my best to bring Dafa to them, just like my sister brought Dafa to me from across the ocean in the summer of 1997.

When the new practitioners who had obtained Dafa through me expressed their gratitude to me, I always said to them:

“Who you should thank is Master Li. We were all saved by Master Li.”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牢里出来的第四天,父亲曾陪我去广州两家大医院检查了我的伤腿,证实了我的腿是由于被长时间捆绑而伤残。父亲认为这为我们日后状告610和槎头女子劳教所提供了医疗证据。
  • 和汉密斯道别后,我一直在中国大陆无家可归。父亲通过公用电话告诉我千万别回家,610正到处找我,他也被610跟踪。
  • 我们道别后不久,广州610和公安追到了北京,盘问我姑姑我在哪里。我姑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 他告诉我,那个临时住处不方便我再住下去了。我说那我就去我姑姑家或朋友家住。来京前我已将他们的电话号码写在了我的左小腿内侧。这样万一被绑架,我可以迅速擦掉它。
  • 我马上对汉密斯说:“如果哪天我们约好了见面而我又没来,那就是我被绑架了。”汉密斯鼓励我说:“万一你被绑架,一定要勇敢。告诉他们你已将你的事告诉了外国记者,如果他们绑架你,那就会成为国际新闻。”
  • 汉密斯建议先带我入住酒店休息一下。我说可能不行,因为我从报纸上得知,中共已命令全国所有的星级酒店在客人登记入住的三小时之内,把客人的身份资料通报公安局。
  • 我不能坐飞机,只能坐火车和汽车,因为我的身份证已被作为受着警方监控、不许自由走动的法轮功修炼者登记在警方电脑网络里。
  • 母亲和我去一位老朋友家玩,我们一走610就登门盘问她:“你和她们母女是什么关系?她们对你说了什么?”我到公用电话亭打个电话给我在广州的学生,那位学生和她的父母马上被610盘问和威胁。
  • 被欺骗的愤怒涌上我的心。我担心的事成为了现实——他们把我软禁在了医院里。一旦我在医院吃了东西、身体有所恢复,他们随时可以把我再关进洗脑集中营。
  • 我绝食绝水的第二十天上午,我母亲到海珠区610办公室质问:“我女儿到底犯了你们什么王法?”“没有没有!”海珠区610一个科长答道。“没有你们为什么抓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