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园风情

文/戴振浩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由窗口放眼望外,庭园里有好几棵参天的大树与一园的翠绿。

傲视群雄且已经快要与四楼顶一般高的油加利树,长年孤傲的挺直著腰杆,随着微风轻轻的、优雅的摆动身躯,只有在夏季开满了一整树不太起眼的白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时,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只是它很容易就被旁边火红的凤凰抢去风采,而掉落一地原本可以用绳线串成串珠般把玩的花苞,并没有引起在树下整日嬉戏的孩子们的青睐,密密的铺满在水池边。

三棵笔直并排的南洋杉,算是比较突出的另类风情,今年更特殊的竟然是开花与结果了。或许我是在三楼的高度看它们,所以把过程发生的内容看得格外清楚与写真。多年来真的是绝少看到南洋杉会开花又结果的,高高的树端,在刚开花时,我就开始注意它的不寻常,等到小小毛茸茸的果实形成后,更是一日看三回,看它将会变成个什么模样。远看像松果般的果实,成熟后由绿色渐渐转变成棕色,而一阵强风吹过后,果实便唏哩哗啦的随风飞舞开来,吓坏了在枝枒间穿梭跳跃的鸟群们,倏然的快速飞走。

分别伫立在南北庭园角落的两棵玉兰花,宛若散发着迷人清香的天使,或许是气候的圣婴现象打乱了它的花季,今年让人觉得有四时飘香的愉悦。清晨,雪白的花朵隐身在碧绿间,随着日出升起的阳光,逐渐散发出阵阵幽香,随着轻风缓缓飘散;没有花朵绽放的时节,它宽大的绿叶,落落大方的依然迷人耀眼。在不同的时节,不时有在它旁边观赏、凝望或絮絮私语的人,它就是如此的具有独特魅力。

紫藤,紧紧的攀爬在适宜户外上课的广场铁架上,一年到头都是所有庭园植栽中的配角,兀自静静的寂寞成长。十一月初的一个清晨,我发现了第一串绽放的紫色花朵,在碧绿丛中抢眼的昭告它的亮丽出色,接着的连续一个星期左右,所有的紫色花朵便爬满了整个花架,悬垂的部分还有倾泻而下的气势,颇为壮观与出俗。只是一个星期左右的短暂花期后,它很快的就恢复了它的平静,只留下绚烂的紫色身影,让人慢慢回味罢了。

最令人惊艳的是素有“三月雪”之称的流苏。叶落之后的枝枒,稳健粗短,有型有样,即使在凛烈低温的冬季,依然丰姿绰约,态势撩人。熬过寒冬之后的初春,当阳光透过嫩绿的时刻,的确会令人不由自主的多驻足许久。今日方乍见叶苞初裂,明晨已是嫩叶与花苞满树,而随着树叶的逐渐长大,花苞也逐渐饱满等待绽放;而雪白丛集的小花,是由下而上的往枝头逐次盛开,不待三五天,便把整棵树给染白了。在看惯大红大紫的花朵之后,惊见满树灿烂的雪白时,的确有一新耳目的诧异与惊艳的感觉。

感佩当初庭园规划时的匠心独具与用心良苦,只因当年种下希望与愿景,才让后人有不尽的视野与超然心境。“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当身处在扰扰攘攘的尘俗中,心底郁闷难耐时,或也可潇洒脱俗,寄情于庭园风情,自我洗涤一番。◇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晚,在月光下和兄弟们在大禾埕,听爷爷说他年轻时的浪漫故事。在那个没有电灯的时代,比起家里呛鼻的煤油灯,其实月光就是最好的光源…
  • “教育”绝对也是专业的一种,是值得我们谦卑面对,值得我们认真了解,值得大家互助合作的伟大事业。它不是人云亦云,不是用旧有的经验推论、不是听某人说的或依据书本杂志上写的,就可以当成评论教育的指标;它是依据教育的原理原则,然后配合每一个学生的个别差异等客观条件之后,才能研拟出面对不同孩子的积极策略的,它是所有老师们和家长们用心品读,却仍不易读通的一门学问。
  • 一阵轻风吹来,落英缤纷,从三楼缓缓盘旋而下,飘落的花瓣铺红了鲜少人走动的地面,新的、旧的花瓣,重重叠叠,颜色由红转淡,然后安静的守着它这一年绽放后的休止符。
  • 站在高处看自己和世界,我们会发现:原来心宽路更宽。
  • 看往来人群,络绎于途,皆是与时推移、走入时光隧道而汇成人河…
  • 不管是从自己开始改变,或是期待他人改变,总认为改变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契机…
  • 每天在校门口,看到许多家长充满着无限的爱心,亲自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再匆忙的去上班或去做其他的事情,我心底就感到非常的感动;感动的是天下父母心,为了子女总是无怨无悔的付出,为了子女明天的希望,为了希望他们的明天能够比我们更好,所以每一位做父母的总是期望他们得到最好保护和机会。
  • 有人用文章记述生命历程中的关键片段,有人用影音记录了生命中的悲欢离合,有人却只凭著层层叠叠的模糊零碎记忆,向别人叙说自己都觉得不是那么精彩的庸俗人生。
  • 由平凡起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忍,那么的崎岖,那么的扎实,那么深刻的履痕,而点滴在心头的感觉,岂又是那么容易擦拭的记忆!
  • 莫拉克台风,让北台湾的人绷紧神经的虚惊了一场,却让南台湾的许多同胞们,毁了家园,哭断了肝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