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

2009年12月14日 | 07:16 AM

【大纪元12月14日讯】五千文明,溶于一炉,光焕一台,无人敢想。

肇自洪水滔天,大禹功高,伏羲一脉,遗慧中土。

甲骨遗文,钟鼎图案,三代铜铭,梅花篆现;文圣孔丘,好古敏求,删诗以正,大义《春秋》;进于礼乐,郁郁从周,美轮美奂,文质双留;苏武高节,武穆英烈,武圣阳刚,流芳万古,文山正气,歌传千秋;韩柳文宗,苏、辛词雄,英雌比并,道蕴、昭容,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此典雅之美也,源远流长;

清水芙蓉,天然去饰,原天地美,还自然景,唯我李白,纯真为能,上接魏晋,景慕黄、老,羲之、灵运,—-王、谢遗风,下启诗才三李:贺、煜、清照,吴道子画,仙意飘飘,水墨山水,留白渺渺,流风宋釉—

“青花”,白瓷,四大名窑,汝哥定、均元四家倪瓒,明四家唐寅,板桥清竹,傅山青主,此清纯之美也,超凡绝俗;

离骚瑰丽,骈赋璀璨,滕王阁高,雕墚画楝,阿房宫赋,曲漫回廊,金碧山水,唐瓷三彩,江南刺绣,戏曲服装,又一派人文辉煌之美,独领风、骚;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多少奇才,丹青妙手,雕石画壁,勃勃生机,六百年积,浩翰如洋,而今安在?遗有敦煌,南朝故寺,如获重光,壁画淋漓飞天飘逸,带纹飞动,意态高翔!

洛阳伽蓝,杨氏文详;六朝石雕,中华宝藏,四川大足,龙门云岗,天龙山窟,麦积山藏,庄严法像,慧美慈祥,瞻之不足,令人向往,更为雄浑博大之美,磅礡千古;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唐陈子昂,少年得志,名成利就亨通官场,登幽州台,何为泣下?盖悲人类,存大遗憾,狭窄天地,时空所限,前不见古,后不见来,心驰千古,意达希夷,无可奈何!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司马迁一语道破,此乃中华文化最终追求;

“君候制作牟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李白笔下,大块文章,致韩荆州,颂人自况。一如达者,兼济天下,洪崖伶伦太公姜尚,诸葛孔明,留候张良邵雍尧夫,刘基伯温,隐于朝野,所学所仰,孜孜一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天人参详;

东汉之时,佛学西至,释迦之语,扩人视野:‘如来之数,如恒河沙’开人眼界:苍穹无量!

东西中外,人类一体,古典文化,所见相彷:

西哲鼻祖:苏格拉底,力倡道德,内求识己;

老子之经,冠以道德,内观希夷,“三宝:曰慈”;

悲天悯人,堪与佛陀大慈大悲,殊途同归。

希腊三圣:柏拉图氏,以善为美,以美为善,善美同一,不可分割;

《说文解字》:“美者,善也”,美、善互注,善为内容,美为形式,俱皆真实,真善美存,宇宙固有,坚而不分。

西施倾国,海伦倾城,天生丽质,难以自弃;
近代美学,着眼性感,溯源人欲,古今分野。

神韵艺术集“四美”、“二难”于一台,世所罕见,罕有其匹。

“四美具”:典雅之美,自然之美,璨丽之美,慈悲之美,四美不同,风格迥异,方家匠心,谐和一体;

新年之际,身在香港,观瞻神韵,尽览我中华文化之精粹,诚乃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盼景气中,大吉祥也。

“二难并”:

神韵艺术巡行四洲,三年以来,外国各族裔观众已远超百万,唯中国人所难见;

并非真难;香港同胞,体同大陆,灾祸连心,感同身受,不忘济援,高义多福,捷足先登,直面所幸。

中原大陆,神韵故乡,昂首翘盼,福祉可待。

真难者是大科学家艾尔伯特.爱因斯坦所言:“所谓现实,只不过是一个错觉,虽然这个错觉非常持久。”

如彼所言,人世之真,现实之真,宇宙之真,难窥真相。

上善若水,纯善之纯美,大善之伟力,亦所难见。

神韵艺术之瑰丽恰在于两难见之并见,一朝亲见,身心净化,通体俱畅,洞见是非,自择善恶,知为天众,愁云一扫,自尊自爱,洁身自好,应天悯人,愉自内心,百事遂顺,坦然对应,常享康乐。

诚以拙文,为香港同胞祝福致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