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学校教育特色举隅:五代

默想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五代十国,那是唐末至宋初的一段分裂割据时期。在这段期间里,虽出现了五个自命继承大统,但却无力控制全局的朝代。同时在这五个中原王朝力所不及之处,则有十余个地方势力先后据地为王,这是“五代十国”名称的由来,也简称五代。

从公元907年唐哀帝李柷逊位,到公元960年北宋建立,短短的五十四年间,中原相继出现了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史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同时,在这五朝之外,还相继出现了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即荆南)和北汉十个割据政权,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

这段期间,连年战乱频仍,政权轮换不已,民生无法安定,因此正史上除了皇位的取得与兵燹的残酷纪录之外,其他有关民生施政的一切,鲜少资料,至于民间办学特色就更付阙如了。而作为皇城的京师,随着朝廷的兴替,经常搬迁几异其地,要谈有什么教育特色,那就更是难了。以下根据《五代会要》的记载,找出些许与教育有关的蛛丝马迹:

后唐天成三年诏曰:“……国子监每年只置监生二百员。……诸道州府,各置官学,如有乡党备诸文行可举者,录其事实申监司,方与解送。但一身就业,不得影庇门户,兼太学书生,亦依此例……每年于二百人数内,不系时节,有投名者,先令学官考试,校其学业深浅,方议收补姓名。”

后唐同光三年七月,弘文馆奏:“请依《六典》故事,改弘文馆为崇文馆。”敕:“崇文馆比与弘文馆并置,今请改称,颇协旧典。”从之。(当时枢密院枢密使郭崇韬亡父名弘,豆卢革(人名)希意奏改之,故有“弘文并置”之言。)

后周显德四年,诏曰:“制策悬科,前朝盛事,莫不访贤良于侧陋,求谠正于箴规,殿廷之间,帝王亲试。……爰从近代,久废此科,……应天下诸色人中,有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经学优深可为师法,详闲吏理达于教化者,不限前资、见任职官,黄衣草泽,并许应诏。其逐处州府依每年贡举人式例,差官考试,解送尚书吏部,仍量试策论三道,共三千字以上。当日内取文理具优,人物爽秀,方得解送。取来年十月集上都,其登朝官亦许上表自举。”(先是,兵部尚书张昭上章请设制科,故有是诏。)

后梁开平元年四月,兵部尚书姚洎知贡举,奏:“近代设文科,选胄子,所以纲维名教,崇树邦本也。今在公卿亲属,将相子孙,如有文行可取者,请许所在州府荐送,以广育才之路。”从之。

后晋天福五年九月敕:“废翰林学士院,其公事并归中书舍人。”开运元年六月敕:“……宜复置翰林学士院。”至三年正月,赐翰林学士院诏书金印一面。

后周显德二年五月六日敕:“两京诸州府,每年造僧帐两本,一本申奏,一本申祠部。……”

后唐清泰三年三月,翰林学士和凝奏:“天下诸屯驻兵士,望令太医署合伤寒、时气、疟痢等药,量事给付本军主掌,以给患病士卒之家。百姓亦准医疾令,和合药物,拯救贫民。兼请依本朝故事,诸道署置药博士,令考寻医方,以济部人。其御制《广济》、《广利》等方书,亦请翰林医官重校,颁行天下。”敕:“所奏医博士,诸道合有军医,许及诸道补署,不在奏闻,余依所奏。”

后汉干佑元年闰五月,国子监奏:“见在雕印板《九经》,内有《周礼》、《仪礼》、《公羊》、《榖梁》四经未有印本,今欲集学官校勘四经文字镂板。”从之。

由以上资料,大略可以归纳出来,五代时期,皇城重地、京畿范畴以及各地方的学制,大抵仍沿袭唐代,无论是管辖机关或是官员设置,以及直属权、分科和学习内容等大体差不多少,只是因为时局动荡,有些部门时兴时废而已。

其中也有些稍具特色,如后唐长兴四年七月三日,太常寺奏:“奉敕详定太子诸王见师、傅、保礼。”有所谓的“开元礼”、“礼阁新仪”等等,规定皇太子受册封前后,如何与师、傅、保等授业三师见面的礼仪;而师、傅见亲王,不同皇太子见三师的繁复,只须双方对拜、作揖,然后各退即可。可见皇亲贵胄更是重视礼节规范而不逾矩。

据记载,后梁开平二年、后晋天福四年、后周显德六年都曾依新法声调,别撰乐章舞曲,令歌者诵习,以备太庙迎神、迎俎、送神……等等使用的雅乐。因此五代时期并没忽视礼、乐、舞的教化作用。

后唐期间,更是极力提倡“断屠禁钓”,要求天下,人人慈悲为怀,珍惜生命,不得随意“杀生”。下诏曰:是凡军人、百姓,将牛驴及马宰杀后当货来卖,今后严格禁止,如敢故违,便擒捉处斩,连本军指挥使亦受连带处分。

长兴二年九月敕:“鹰隼之类,并宜就山林解放。此后不得辄有进献。”三年五月一日敕:“凡罗网弹射并诸弋猎之具,比至冬初,并宜止绝。若有犯者,随处官吏科违禁之罪。起今后每年二月中,便作此敕晓谕中外。”这种教育子民,民胞物与的博爱胸襟,由这些禁令与诏书中可以窥见。

总之,五代时期,因为天下大乱,弦歌几至中断,但长江流域,还较为安定。自“十国”中的南唐以来,自由研究学术的“书院制度”,也在这时候完全告成。南唐烈祖升元年间(公元937-943年)在九江庐山“白鹿洞”建学馆,集师生,这是“书院制度”的开始。从此奠定有宋一代诸儒书院讲学之盛。

转载 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通鉴纲目》: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开始设置“进士科”,策试诸士,这样一来,奠立了科举取士的基础,开导唐代科举制度的先河。因此,科举制度,隋开其端,至唐而备。
  • 自此以后,北方承平将近八十年,不仅国学、乡学都比较南朝为完备,即私人讲学的风气,也是盛极一时。这个时候,正当南朝梁武帝提倡学校教育的时候,介于五、六世纪之间,我们若是统观南北朝的教育,要算这个时期为最发达。
  • 汉代时,国家教育虽较前代发达,而私人讲学的风气也很盛行,儿童和青年所受的教育,多半付托在“私塾”(私人讲学授徒之所)里面。“私塾”似乎也有两级,而低级的特称“书馆”。“私塾”的势力有时且凌驾官立学校之上,而地方父母官所设立的学校,时兴时废,若有若无,反而无足轻重了。
  • 学校之制,以三代最为完备。家有塾、党有庠(音翔)、术有序、国有学。孟子说:“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学”是大学,“校”、“序”、“庠”都是民间的小学。孟子又说:“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庠者,养也。”这是行“乡射”和“乡饮酒礼”的地方,使人民看了,都要受到感化的。
  • 一国行政的良窳,全看用人的得当与否;而用人的标准,则舍公平的考试制度以外,再没有更好、更有效的方法了。其实,以现在的思维模式推究起来,先秦时期当时举行考试的作用,多为了巩固与维护自家城邦的君权,多方延揽、起用有德、有才的能人异士辅佐国政,以达到称霸诸侯的目的,而对于作育英才的真正目标,反倒置之不问,因此学校教育并没发挥真正的功效。
  • 梁武帝萧衍一向崇尚儒学,深感于两汉任用的都是信奉雅道之饱学之士,故能树立名节德行有成,故决定成立一专责机构,来培养人才,遂设置五经博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