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庆落马官员自杀时机被指不合常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6日讯】涉嫌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重庆市高级法院原执行局局长乌小青,在看守所里死了。乌小青是目前重庆市落马的几个主要官员之一。重庆市官方称,这是自杀。但乌小青的亲友与家属称:乌小青该交代的已经交代了,赃款也吐出来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被判死刑,案子正将进入审判阶段。这本应是最不可能死的时候,他为什么却要自杀?

乌小青的弟弟乌小顺回,﹐在监控录像显示,11月28日15点40分,院方宣布抢救无效死亡。八个小时后,乌家人才得知乌小青死亡的消息。看完监控录像后,乌家人当场提出,为什么院方宣布死亡的第一时间没有通知他们?

殡仪馆工作人员回忆,这天清晨5点左右,是两名员警来殡仪馆总服务台办妥了火化的所有手续。

另一名看了乌小青死前监控录像的家属回忆,录像带中关键的41分钟,出现了谜一样的静止画面,画面中无人员活动……

乌小青生前的司机冯伟一听“乌小青”三个字,在电话那头尖叫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在重庆,我在外地出差……我什么都已经忘了,你别问我了。”

网络舆论认为乌小青之死与重庆打黑不可能无关,不少线民质疑乌小青之死的蹊跷。

对此,乌小青一位昔日关系密切的同事告诉记者,他在最不该也最不可能死的时候死了,“最难熬的时候应该过去了(注,指刚被捕的招供阶段)”。

有网友怀疑乌小青“被自杀”,并列举了颇多疑点:上吊为何近一个小时未惊动监友?裤腰绳能否承受其体重?自杀位置真的正好避开了监控录像吗?乌小青明知自己罪不致死,为何在被调查了半年多后才自行了断?

乌小顺也对记者表达了乌家人几点主要的质疑:

1、按看守所的说法,同监舍的4人在睡觉,直到13点12分醒来才发现,而其间乌小青自杀,又避开了视频监控,那么,从何得知他于12点31分自杀的呢?难道从录像空白时间算起?

2、乌小青如果想刻意逃避监控,晚上肯定比白天更不易被人发觉,为什么要选择12点31分这个午餐时间段?

3、同监舍的四人,为何偏偏在这个非午休时间段同时睡着?人在非正常死亡之前通常会因为难受有所挣扎,发出声响,为何没人听见?

一位昔日同事也颇感乌小青自杀时机不对。他说,一般刚被抓时,由于压力太大、紧张心理以及出于保护家人、掩护同伙等原因,容易发生自杀。“乌小青已经过了这关,该交代的已经交代了,赃款也吐出来了,现在即将进入审判阶段,他也应该知道自己不可能被判死刑。我们都在纳闷他是怎么想的。”

据记者了解,重庆市第二看守所为近年来重庆新建,曾被评为国家一级看守所。它的管理和资讯化监控,在全市监所中最为先进。职务犯罪嫌疑人多关押于此处。

此外﹐6名重庆知名律师被列为涉黑保护伞。乌小青与情妇、拥有“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称号的胡燕瑜在乌小青的帮助下代理赚了不少钱。知情人士称,胡某曾有一个案子代理费多达4000万元。

在重庆司法界有“及时雨”称的律师侯某,因一桩律师费250万元的刑事案件翻船。根据该所网站资料显示,侯某先后在重庆市检察院的反贪、起诉、研究室等部门工作,1998年辞职开始律师工作。

10月15日,代理李义涉黑团伙案的重庆律师周立太多次指出重庆打黑应防止出现“扩大化、运动化”的情况。此言论一出,周立太立即遭到一片谴责。周立太说,“我是支持打黑的”,但给被告人辩护维护其合法权利。

周立太称,对于重庆本地律师代理涉黑案,重庆有关部门专门发文提出要求。据了解,重庆市司法局9月8日发文,要求办理涉黑案件的律师,需要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要求相关律师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不得泄密。

最新一期《南方周末》报道称:“多项限制让很多重庆当地律师不愿接此类案件,更有律师表示,即使没这些限制,他也不想接,因为这类案件发挥空间太小。”

重庆打黑审判第二波中,多名京城名律师将出庭为涉黑被告人担任辩护律师。文强家属已委托北京律师杨矿生担任辩护律师。截至目前,杨矿生还未接到重庆方面的开庭通知。名律师宣东也证实,他将出庭为陈明亮案中的被告人任辩护律师。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2-06 8: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