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一部智慧的兵书 《六韬》(4)

姜太公 吕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礼第四

周文王问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礼应该是怎样的?”

姜太公回答:“君王最重要的是要洞察下情,臣子最重要的是要服从谦卑。洞察下情就能了解臣子,服从谦卑就能不隐瞒私情。做君王的要广施恩泽,做臣子的要安守本分。广施恩泽,就像天那样遍及万物;安守本分,就像地那样稳定踏实。君王和臣子分别效法天地,那么就能成就君臣之礼。”

周文王问:“身居君王高位,应该要怎样做呢?”

姜太公答:“身为君王,应该安详而处静,和缓有节而胸有成竹,普施恩惠而不与民争利,谦虚而怀抱志向,待人接物都能公正处理。”

周文王问:“身为君王,应该要怎样倾听意见呢?”

姜太公答:“不要随便就答应,也不要粗鲁的就拒绝。随便答应容易丧失主见,粗鲁拒绝则会闭塞谏言之路。君王要像高山那样,使人仰慕看不到顶;要像深渊那样,使人无法测其深度。神圣英明的君王之德的极至,就是要达到公正与清静。”

周文王问:“身为君王,怎样才能明白一切呢?”

姜太公回答:“眼睛贵在能看清事物,耳朵贵在能倾听声音,头脑贵在能思虑清楚。君王您如果依靠天下人的眼睛去看事物,那么便能无所不见;如果依靠天下人的耳朵去倾听各方声音,那么便能无所不闻;如果依靠天下人的头脑去思考,那么便能无所不知。当所有的讯息都汇集到君王那里,君王当然就能明白一切而不会被蒙蔽了。”

【原文】

周文王问姜太公曰:“君臣之礼如何?”

姜太公曰:“为上唯临,为下唯沉。临而无远,沉而无隐。为上唯周,为下唯定。周则天也,定则地也。或天或地,大礼乃成。”

周文王曰:“主位如何?”

姜太公曰:“安徐而静,柔节先定,善与而不争,虚心平志,待物以正。”

周文王曰:“主听如何?”

姜太公曰:“勿妄而许,勿逆而拒。许之则失守,拒之则闭塞。高山仰止,不可极也;深渊度之,不可测也。神明之德,正静其极。”

周文王曰:“主明如何?”

姜太公曰:“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则无不见也;以天下之耳听,则无不闻也;以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也。辐凑并进,则明不蔽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邓小平为什么要杀学生?是为无产阶级吗?是为了保搞官倒儿子。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是为劳苦大众吗?他是一个小人的妒忌,他不容许任何一个人的威信超过他自己。
  • 古人讲的大与小,并不是从范围的宽广而论,因为范围是无法用符号去表示的。比喻说大,怎样是大?从宏观上看,宇宙的大是无法用笔划出来的。而小呢?从微观上看,也是无法用笔划出来的。因为现代科学认为,宏观、微观都是无止境的。那么古人是依照什么来论大小的呢?
  • 文王问太公说:“天下大局熙攘纷乱,有的时候强盛,有的时候衰弱,有的时候稳定,有的时候又很混乱,之所以会如此,到底是什么缘故?是因为在上位者贤能或不肖所致呢?还是因为有天命难违、大自然变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周文王好奇,上前询问:“先生您很喜欢钓鱼吗?”
    太公回答说:“我听说君子真正高兴是在于他心中怀着远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兴则是在于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钓鱼,与这个道理很类似,我并不是真正喜欢钓这个鱼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