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人的修炼故事:柳宗元(4)

梅松鹤

古代诗人的修炼故事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修炼的层次主要表现在心性的提高上,超常的体验(即所谓“宗教体验”)只是心性标准的表征之一。一个人心性的提高必然会反映到他的言行上来:守真、行善、戒“贪嗔痴”和忍苦,这些都是言行的标准。柳宗元自己也说,“佛之道,大而多容。凡有志乎物外而耻制于世者,则思入焉。”佛法博大精深,包容万有,但凡有志于挣脱物欲羁绊,不愿为世俗桎梏的人,都会认同佛理、皈依佛法。这也是他自己修佛的原因。[13]

作为刺史,他为柳州人民作了好些“公益事业”。比如他在柳州的柳江边亲自种了许多柳树,又在柳州城西北隅种了两百株良种甘桔,这在刺史一类地方官中确是罕见的。这些小事虽然还不足以载入史册,但他确曾有过两件感人至深的事迹垂名青史,令后人乃至今人读之动情。[14]

就在柳宗元调任柳州刺史时,刘禹锡也调任播州。柳宗元认为播州太苦,简直不是人居住的地方,而刘禹锡上有老母在堂,因此不忍心老人去那里吃苦。但如果其母不随刘禹锡同往,则可能是母子永诀。因此他上书皇上,请求把自己的柳州刺史位置与刘禹锡交换,让刘禹锡去柳州而自己去播州。为成全朋友孝行而自愿去那“非人所居”的地方受罪,而且可能是终身出不来,其崇高精神确实令人感佩。由于柳宗元的请求,加上碰巧还有其他大臣也去说情,最后终于把刘禹锡改调到连州,柳宗元仍然去柳州任职。这件事不但载入史册,而且后人编辑唐人诗集、写作者简介时也经常把这件事写进去。[4]

柳宗元去柳州后,发现柳州的穷人常把家里的儿女拿去典当换钱。如果典当过期不能赎回,则被典当的人和出面典当的人都要沦为富家奴婢。柳宗元想方设法去赎这些被典当的人回家与家人团聚。他想法让特别穷的人用劳动换取典当的钱,而家中人已经死了的,他便自己拿钱去赎那些被典当的人,使他们免于沦为他人奴婢的悲惨命运。他这种真正是“父母官”的善行,赢得了当地人民的尊敬与爱戴,“南方为进士者走数千里从宗元游”,人们仰慕他的为人和文章,经过他亲自指点的读书人,文章都大有进步,人们尊称他“柳柳州”,其名声不胫而走。[4]

柳宗元去世后,当地人民怀念他,有人说他曾显灵。因此地方官和当地人共同努力,在罗池为他修了一座庙,把他作为神来贡奉。当地人遇到什么天灾人祸的,就去庙里祈祷求助,许多人都得到感应和帮助。这样一直持续了近三百年,到宋哲宗元佑七年(公元1093),宋王朝颁发牒文赐了一块“灵文庙”扁额,牒文声称在宋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70)和宋哲宗六年(公元1092)之间,便有十多次祈祷感应的事件,并称其“系前代明贤”;宋徽宗崇宁三年(公元1105),又追封柳宗元为“文惠侯”,告词赞颂其“文章在册,功德在民。昔有其人,是为不朽。生而昭爽,后且不忘。惠我一方,是宜崇显。”并再次强调其“英灵犹在。祈祷祷祀,如响应声,水旱疾忧,咸有归赖。”至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八年(公元1159),又特以皇上口吻加封柳宗元为“文惠昭灵侯”,告词称颂其“生传道学,文章百世之师。没以神灵,福佑一方之庇,是有功德于人者。……其才足以命世,其政足以裕民。”这一次加封告词中对他的评价已经是非常高的了。但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封赠或加封都是出于当地人民和地方官的请求,可见人民始终记得他。[26] (完)

注释:
[13]《送玄举归幽泉寺序》卷二十五;
[14]《种柳戏题》《柳州城西北隅种甘树》卷四十二;
[15]《唐书本传》书末集传;《重修罗池庙记》附录卷下;《[来力]赐灵文庙额牒》,《初封文惠侯告词》,《加封文惠昭灵侯告词》附录卷上;
本文所引诗文,除已注明出处者外,可参《柳河东集》,王云五主编“国学基本丛书(四百种)”,台湾商务印书馆,中华民国五十七年九月台一版。

(本文摘编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对佛理的精深理解反过来又使他独具慧眼,能对佛教内部以及儒教中人对佛教的错误认识和作法有着特别清晰的认识,并能明白地加以剖析。
  •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一个极度聪明的奇才,被贬谪到荒远的不毛之地,心中自有难言的痛苦。然而任何一种痛苦都可能磨励人的意志、深化人的思考。
  • 像他这样的奇才,从极有希望、前途无量的境地一头栽下来,从此再也没有受到过重用和迁升,满腹才华一无所用,其心理上的打击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 张志和的修炼方法很特别。他经常“沿溪垂钓”,但却“每不投饵”,因其“志不在鱼也”[2]。那他坐在那里干什么呢?借垂钓之名、行修炼之实!
  • 不像韩愈、杜甫和其他一些大诗人那样,死后才受到后人的特别推崇,白居易在生时便诗名显赫,受到举国上下、甚至国外的崇拜,而且其影响在历史上经久不衰。
  • 从后来人们对李白及其诗歌的研究所得结论来看,贺知章确实是一个具有“超感”能力的非凡的人。因此他和李白一见如故、成为好朋友,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而从李白这边来说,知音难得,能够在自己成名之前,一眼就看出自己超群出众诗才的人中,贺知章还是第一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