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替民排忧解难的段太尉

陆文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段太尉(719—783),名秀实,字成公。唐汧阳(今陕西省千阳县)人。官至泾州刺史兼泾原郑颖节度使。德宗建中四年(783),泾原士兵在京哗变,德宗仓皇出奔,叛军遂拥戴原卢龙节度使朱泚为帝。当时段太尉在朝中,以狂贼斥之,并以朝笏,廷击朱泚额,被害,追赠太尉(见两唐书本传)。

段太尉刚任泾州刺史的时候, 汾阳王郭子仪以副元帅的身份,驻扎在蒲州。汾阳王的儿子郭晞,担任尚书,兼任行营节度使,以客军名义驻于邠州,郭晞放纵士兵横行不法。邠州中那些狡猾贪婪、强暴凶恶的家伙,纷纷用贿赂手段,在军队中列上自己的名字,算是参加了军队。于是为所欲为,官吏都不敢去过问。他们天天成群结伙地在街市上强索财物,一不顺心,就用武力打断他人的手脚,用棍棒把各种瓦器,砸得满街都是瓦渣,然后裸露着臂膀扬长而去,甚至还撞死怀孕的妇女。邠宁节度使白孝德,因为汾阳王郭子仪的缘故,心中忧伤,却不敢明说。

段太尉从泾州先用文书报告邠宁节度使府,表示愿意商量此事。然后又亲自到邠宁节度使白孝德的府中,他对白孝德说:“天子把百姓交给您治理,您看到百姓受到残暴的伤害,却无动于衷。大乱将要发生,您怎么办?”白孝德说:“我愿意听您的指教。”段太尉说:“我担任泾州刺史,很空闲,事务不多;现在不忍心百姓惨遭士兵的杀害,来扰乱天子的边防。你假如真的任命我为邠宁都虞候,我能替您制止暴乱,使您的百姓不再遭到伤害。”白孝德说:“太好了!”就答应了段太尉的要求。

段太尉代理都虞候职务一个月后,郭晞的部下十七人进街市白拿酒喝,又用兵器刺伤卖酒老头,砸坏酒器,酒流进沟中。段太尉布置士兵去抓获这十七人,并把他们全都砍了头,把头挂在长矛上,竖立在市门外。

郭晞全军营都骚动起来,纷纷披上了盔甲。邠宁节度使白孝德惊慌失措,把段太尉叫来问道;“这可怎么办呢?”段太尉说:“没有关系!让我到郭晞军营中去说理。”白孝德派几十名士兵跟随太尉,太尉全都辞掉了。他解下佩刀,挑选了一个又老又跛的士兵为他牵马,来到郭晞的门下。全副武装的士兵涌了出来,段太尉边笑边走进营门,说:“杀一个老兵,何必全副武装呢?我顶着我的头颅来啦!”士兵们大惊。

段太尉趁机劝说士兵:“郭晞尚书难道对不起你们吗?郭子仪副元帅难道对不起你们吗?你们为什么要用暴乱,来败坏郭家的名声?替我告诉郭尚书,请他出来听我说话!”

郭晞出来会见太尉。段太尉说:“郭子仪副元帅的功勋充塞于天地之间,应该力求全始全终。现在您放纵士兵为非作歹,这样将造成变乱,扰乱天子边地,应该归罪于谁?罪名将会连累到副元帅和您本人身上。现在邠州那些坏家伙,用贿赂在军队名册上挂上个名字,杀害百姓,像这样再不制止,还能有多少天不发生大乱?大乱从您这儿发生,人们都会说您是倚仗了副元帅的势力。您如不管束部下,那么郭家的功名,还能保存多久呢?”

段太尉的话刚说完,郭晞再拜道:“承蒙您用大道理开导我,如雷贯耳,振聋发聩,恩情真大,我愿意率领部下听从您。”回头呵斥手下士兵说:“全都卸去武装,解散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谁敢闹事,格杀勿论!”段太尉说:“我还未吃晚饭,请为我代办点简单的食物。”吃完饭后,又说:“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想留宿在您营中。”他命令牵马的人先回去,次日清早再来接他。段太尉于是就睡在营中。

郭晞连衣服也不脱,命警卫敲打着梆子,保卫段太尉。第二天一早,郭晞和段太尉一起,来到白孝德那里,道歉说:“自己实在无能,请求允许改正错误。”邠州从此再没有士兵到处祸害百姓。

在此以前,段太尉在泾州担任营田副使。泾州大将焦令谌,掠夺他人土地,自己强占了几十顷,租给农民,说:“到谷子成熟时,一半归我。”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农民将灾情报告焦令谌。焦令谌说:“我只管收入的数量,不管旱不旱。”催逼更急,农民自己将要饿死,没有谷子偿还,只得去求告段太尉。

段太尉写了份判决书,口气十分温和,派人求见并通知焦令谌。焦令谌大怒,叫来农民,说:“我怕姓段的吗?你们怎敢去说我的坏话?”他把判决书铺在农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农民奄奄一息,扛到太尉府上。太尉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马上自己动手,取水洗去农民身上的血迹,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敷上良药,早晚自己先喂农民,然后自己再吃饭。并把自己骑的马卖掉,换来谷子代农民偿还,还叫农民不要让焦令谌知道。

驻扎在邠州的淮西军主帅尹少荣,是个刚直的人。他来求见焦令谌,大骂道:“你还是人吗?泾州赤地千里,百姓将要饿死;而你却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无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义、讲信用的长者,你却不知敬重。现在段公只有一匹马,贱卖以后换成谷子交给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耻。大凡一个人不顾天灾、冒犯长者、重打无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门没有马,你将怎样上对天、下对地,难道不感到羞愧吗?”焦令谌虽然强横,但听了这番话后,却大为惭愧乃至流汗,不能进食,不消一晚,就气绝身亡。这难道不是报应吗?

等到段太尉从泾州任上被征召为司农卿,临行前,他告诫后去的家人:“经过岐州时,朱泚可能会赠送钱物,千万不要收下。”经过时,果然朱泚执意要赠送三百匹大绫,太尉女婿韦晤,坚决拒收,朱泚还是不同意,韦晤只好收下礼物。到了京城,段太尉发怒说:“竟然不听我的话!”韦晤谢罪说:“我地位卑贱,无法拒绝呀。”太尉说:“但终究不能把大绫放在我家里。”就把它送往司农的办公处,安放在屋梁上。后来,朱泚谋反,段太尉遇害,官吏将这事报告了朱泚,朱泚取下一看,原来封存的礼物未动,标记都还在。

太尉为人谦和,常常低着头、拱着手走路,说话的声息低微,从来不用坏脸色待人。完全是一位儒者的形象。但是,他若见到有人依仗权势,欺压百姓,他就会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不达目地,绝不罢休!

正是:

太尉本是一儒生,
低头拱手常静声。
每遇黎民熬煎苦,
感同身受如己焚!
外柔内刚挺身出,
见义勇为铁铮铮。
世上多少男儿汉,
敢替百姓铲不平?

(事据唐代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等)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22/57386.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宗仁宗至和元年秋天,四川一带传说,敌寇将要侵犯边界,驻边军士夜里惊呼,四野百姓全都逃光。谣言流布,京城上下大为震惊。正准备命令选派将帅,出兵打击。天子说:“不要酿成祸乱,不要助成事变。虽然众人传说纷起。但我的主意已定,外患不一定会酿成,事变却往往会从内部兴起。
  • 柳宗元,字子厚(以下均称子厚),少年时就很精明能干,没有不明白通晓的事。他很年轻时,便已经成才,并考取进士科第,显露出卓越的才华。后来又通过博学宏词科的考试,被授为集贤殿正字。他才智突出,清廉刚毅,发表议论时,能引证今古事例为依据,精通经史典籍和诸子百家。言谈纵横上下,意气风发,常常使满座的人为之叹服。因此名声哄动,一时之间,人们都敬慕而希望与他交往。那些公卿贵人,争着要收他做自己的门生,众口一辞地推荐称赞他。
  • 张巡(709--757),邓州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唐玄宗开元末年进士,由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县令,再调真源县令。安史之乱突起,张巡在雍丘一带起兵抗击,后与许远同守睢阳(今河南省商丘市)。肃宗至德二年(757)城破被俘,与部将三十六人同时殉难。乱平以后,朝廷小人竭力散布张巡和许远降贼有罪的流言,为当时明里暗里支持过安禄山等邪恶势力张目。
  • 鲁公又走了几里路,看见许多读书人聚集在一起商议:“好官走了可惜,等鲁公来,何不去向他申诉?”有人就摇手说:“咄!田总督早有命令,即使有十个鲁公,又有什么办法?何况鲁公正是取代李县令职位而来的,怎么肯自己不做官,而把县令的官位,让给别人呢?”鲁公听了,心里非常尊敬李县令,但没有做声。
  • 东汉有个谅辅,字汉儒,是广汉郡新都县人。他年轻时担任佐吏,为官清廉,浆水不受。后来任从事,大小事情都治办得很妥当,郡县的人,都钦佩敬重他。
  • 沈晴峰小时候常常生病,有一次突然严重了,梦见一位妇女把他带走,说:“你是我的儿子。”后来有一位长着胡须的老头儿,从那个妇女的手中把他夺过耒,送他回到家中。他这才从梦显醒了过来。
  • 傅作雨,为人正直宽厚。是江陵人,担任吏部主事官时,朝臣在讨论张居正夺情之事(张居正父亲去世,张本人不按常规辞官回家服丧)时,有人认为应该按法典予以论处,傅作雨坚决反对,主张宽厚待之。他与王篆,争论得十分激烈,并因此事请求补外官之缺,离开了京城,以避开王篆。张居正死后,他的同乡受到株连的人,不计其数,唯有傅作雨因早已离开了京城,而安然无事。
  • 秦国自从推行远交近攻的策略以后,大举进攻三晋。在这期间,秦、赵两国曾发生过三次空前残酷的大战。
  • 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即位那年,他才十八岁。父亲刘裕新丧,哥哥刘义符平庸,贪玩,不会治国,即位两年就被大臣杀了。面对父亲留给他的一片旧河山,要完成先帝没有完成的大业,要对得起天下黎民百姓,万钧重担,落在了他的身上。
  • 后汉时代的虞延,字子大,陈留郡东昏县人。虞延初生时,身上有物,像一匹白绢,慢慢升天而去。占卜的人,认为是吉兆。等到长大,身高八尺六寸,腰阔十围,力大能举鼎。年轻时为户牖亭长。当时王莽的贵人魏氏家族中的宾客,放纵不法,虞延率官吏兵士,突入其家中捕拿,以此受魏氏怨恨,不能升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