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3)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月2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唐先生,您对刚才几个观众朋友的问题有什么回应吗?

下载收看

唐柏桥:他们这些问题都很精彩,尤其刚才有位女士说,国内现在生活的挺好,然后中国现在也没有什么问题,好像看不出共产党有要倒台的迹象。类似这样的问题其实满好的,因为这也代表一部分人的想法,可能也正好就是这批人的想法,需要我们去跟他沟通、交流,去跟他解释,让他了解更多的信息。

谈到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假设他说的是事实好了,就说中国老百姓生活也不错,中国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就算这是事实,但是我们跟世界上比一比,比如台湾,1987年开放党禁以后,慢慢走向民主化,结束了一党独裁,那时难道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没有吧。

南韩,1988年汉城奥运会以后实现了民主化,也结束了独裁统治,那时南韩人民的生活难道比现在的中国人还差吗?没有嘛;像东欧,1989年,那时苏联的人均收入是3、4千美金;那印度尼西亚就更不用说了,那时候可以说是亚洲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那个拉丁美洲、阿根廷,在民主化初期的时候,它人均收入已经快1万元美金。

这些国家并不是因为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才要去推翻那个独裁统治,结束那个邪恶政权,而是那个邪恶政权不合理,它违背了正义,违背了天理,违背了人的常理,所以它必然被结束。所以有些国家是很落后,人均收入很低的时候结束了专制,也有一些国家人均收入很高的时候结束了专制,所以这跟人民生活水准没有直接的关系,这只是共产党造出的谬论,说只有人民饿肚子,才会起来闹革命,不是这样的。

如果这么讲的话,那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了,其实全世界从南欧开始民主化,葡萄牙、西班牙,那些国家根本没有饿肚子的现象出现,还不是照样民主化吗?这是第一个问题,所以我希望他们能够了解。第二、就是关于买官卖官的问题。

主持人:是入党。

唐柏桥:入党实际上就是买官,因为他只有入党了以后才能当官。你比如说现在的市长、校长,哪一个不是党员,你不是党员当不了官的,当不了大官的。那你真要当官的话,过去我们说买官,那要花很多钱的,你现在三、五千就能买个官,其实你这是低投资高收入,当然很多人愿意投资,那么这从利益角度上讲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有一个现象,你有没有注意到?很多人宁愿不买这个官,让他拿五千出来,他可以买个官做,他都不愿意拿这个钱。这其实有很深的意思在里面,因为他觉得,如果拿三、五千能投资上百万的利益,他也不愿意,什么原因?他名誉上受损失,他感觉到如果我入了党,大家会指责我,说我是个共产党员。

你看现在“书记”这两个字,从去年开始,书记这个词在现代中国人心目中就是个负面词,像网上经常有些我们叫网民、网虫的,他们要调侃人就说“你是不是书记?”

还有一个就是“五毛党”,现在网路上最臭的词就是五毛党,说“你是不是五毛党?”人人都说“我不是五毛党”,其实很多就是五毛党,为什么呢?因为五毛党现在臭不可闻,五毛党是给谁干活的?就是给共产党干活的,就是共产党员。所以书记、五毛党等等这些词,现在都是最负面的词。像去年那个海事局的副局长林嘉祥说“你们算个屁”,网民就说“谢谢书记,讲出了真相,全国人民谢谢你”,他就是代表共产党的书记、党组书记,他说出了真相。

所以现在那些买官的人,他还要掂量一下,他拿三、五千去买个共产党员的资格,或者入了党将来可以当官,可他同时要遭受巨大的名誉损失,所以很多人宁愿不干这个事情。

那么这种现象,从这面去理解,好像有这个道理,从另一面理解,又有另一个道理。所以我想,今天面对的局面就像刚刚杨先生说的,退党的人是真心的。这毫无疑问的,因为他退党没有任何现实利益上的好处,而他面对的有可能是迫害、家属受牵连等等,就现实利益上讲的话,他还遭受一些不正当的待遇,那么入党的人,现实直接给他带来了好处。但是现在入党的人没有那种热情,但退党的反而是情绪高涨,“此消彼涨”,整个社会的正气在提升,那邪气就下去了,所以我想这是非常好的现象。

主持人:杨先生,您有什么要讲的?

杨景端:其实很多事情是表面现象,你如果仔细看看那些共产党的高官,每次抓出一个,在他家里就搜出十几个护照,你想一想,他如果认为共产党将来还很有希望的话,他就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弄到国外去,把自己的存款弄到国外去,给自己留那么多的后路。事实上共产党的高级官员、层层内部,它都知道共产党是“长”不了的,那在表面上呢,它要制造一个繁荣的、稳定的假的景象。如果它很稳定,它就不用喊“稳定压倒一切”这样的口号,因为它不稳定,所以才这么说。那对我们普通人来讲,这个表面现象是不能够说明问题的。

那么刚才提到另外一个问题,很多人心里的确都知道,但是你不能跟他提退党的事,为什么呢?因为他担心他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比如说他现在是共产党一定级别的官员,或者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他感觉到自己在共产党这儿拿到了好处,那么他对共产党有一定的感情;当然,还有很多人出于一种恐惧心理,他不愿意退党。

那么从表面上,他保护了他现实的利益,但是推动这次退党运动的本质是什么?本质是一个有神的概念,也就是说你如果保下了眼前的利益,你受损害的是永久的生命,换来的是永久的痛苦,这个利益你如果看不到的话,你就是捡了一个芝麻,丢了一个西瓜。

所以刚才那位女士提到,替死去的亲人退党有什么意义,就是这个意义。因为很多我们死去的亲人,有些是在共产党迫害下死去的,有的过去受了很多委屈、冤屈而死去的,有的在恐惧中死去,他没有机会退党,虽然他的肉身死了,但是他的灵魂是不灭的,因此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帮助你亲人退党,那么我觉得这是对你过去的亲人的一个最大的告慰和爱护。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大家好,刚才杨医生说的特别有道理,你像那个习近平吧,他就一直继承他父亲习仲勋的传统,他不但不退,还坚决的拥护共产党。而且他最近还说,国外的一些人吃饱了饭没事就说三道四的,那我就想问一下,是不是国内的了人吃饱了饭就不说三道四了?还有国内更多的吃不饱饭的人他们都说些什么啊?还有国内那些受迫害的人,他们说的话有人能听到吗?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那我们还有一位嘉宾在线上,他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负责人高大维先生,高先生请问您还在吗?

高大维:我还在,还在。

主持人:您好,刚才有很多观众都发表了意见和提问一些问题,你有什么要回应的吗?

高大维:刚才几位嘉宾都谈的很好,我就补充几点。一点呢就是关于中共不断的在拉人入党,这跟退党大潮在人数上有什么对比的?刚才各位嘉宾都谈到了,这个是没办法去比,这个事情一个是人心的觉醒,一个是就是被中共拉去做陪葬。我们经常接到一些电话,说中共有时候把一些研究生、研究员、甚至连学前班五、六岁的小孩都用那种欺骗或强迫的方式,一班一班的强迫他们加入党团队,我们听到了也非常为这些人感到伤心。

但是呢,所有那些有缘分的,我们大陆的退党义工、法轮功学员都会告诉他这个道理,因为中共是一个邪灵,它在另外空间要拉人来垫背,到天灭中共的时候,它要毁众生,要拉很多很多人来陪葬,我们就把这个道理讲给他听,至于他愿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摆脱兽印,真正自己未来,那是摆在每个中国人的面前。

也就是说天灭中共是实实在在的,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例子──退党得福报、退党保平安。这个机会公平的摆到每个中国人的面前,这个退党大潮、《九评》退党在中国大陆遍布每一个阶层,有缘分的人几乎都能接触到,那么退不退,你要不要你的未来?这是摆在每个人的面前了。

再有呢,中共是不是拉一点人进来就能解决它的统治危机,或者就能够摆脱它走向灭亡的下场?答案是非常肯定的,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中国民众很多都参与5千万退党,很多人都相信“天灭中共”,中共一定要遭报应,一定要遭天惩的。

我们就从中共体系里的官员的反馈中举一个例子,在2005年10月份左右,9月份,当退党大潮达到500万的时候,中国大陆南方某个省的一个干部,他退党以后做了一个调查,从省级、厅级、处级、到科级的中共官员共一百个,他做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里面有好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还相不相信共产主义”?那是百分之百的说“不相信”;第二个是“中共会不会垮台”?百分之百的说“一定会垮台”。“你现在选不选择退党”?当然那就有各种答复啦,但没有一个是抵触的,有的就说我现在不方便,或者我还要继续做一段,得留好后路等等。但是这就体现出中共内部的党性已经彻底崩溃啦,没有人再信共产主义。

第二、我再补充一点,关于有一部分人好像觉得现在生活好了,没什么影响了,是不是可以不退?其实你看一看,我们通过大陆各地的退党义工发出来的消息,现在中国进入2009年,2009年推动退党大潮的老百姓,人传人、心传心,讲的就是两个因素,一个是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退党保平安、退党得福报,这种例子太多了。再一个是阻碍退党大潮、继续为中共卖命、抓捕我们传《九评》、做退党的法轮功学员或正义人士的那些恶警或者政法委官员,得到恶报的例子也是越来越多。

主持人:很抱歉,我们有一位从新西兰打电话来的朋友,一会儿您再讲。我们接一下新西兰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您请讲。新西兰宋先生还在线吗?

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我刚才看了一些观众关于……我现在要补充一点,因为时间的关系,我觉得现在不仅光劝退……

主持人:对不起,您的声音不太清楚,很抱歉,我们今天时间不多了,请您下次再打过来吧。我们还有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那刚才高先生也发表了一些意见,另外还有一位杨先生也提出一个问题,说最近习近平谈到了,一些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对我们指手划脚、说三道四,那他谈到国内有一些人吃饱了是不是就不说三道四了呢?那些吃不饱的和受迫害的人,他的声音谁又能够听得到呢?那可不可以请唐先生来回应一下。

唐柏桥:对啊,杨先生说的挺幽默的,西方人难道真的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只会管别人的事情?管别人事情是什么原因,是因为正义感。比方我太太她是美国长大的,她为什么去关心中国人权问题呢?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人都有人心嘛,这最简单的道理。

所以共产党最近说“不折腾”这个词啊,其实就是向全世界宣告:我是个流氓,我干尽了坏事,希望你们不要来指责我,不要来折腾我。所以中国老百姓也在“折腾”它,全世界正义之士就是在“折腾”它。而它们所谓的“折腾”,实际上就是在批评它或者起来跟它对抗。

现在共产党讲说你别折腾我,可是你折腾老百姓折腾了几十年,老百姓反过来要算点帐时,你就说别折腾我,世界上没有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现在全世界的人应该要起来,对共产党“指三道四”的来说它们。

杨景瑞:习近平这个讲话,他是典型的一个共产党,这么多年做为一个武装的犯罪集团,它把整个中国人和中国人民都劫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让别人去干涉它,认为只要我在中国对中国人民干坏事,你也管不着我。这是一种完完全全、地地道道的流氓说法。

主持人:好,那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赵立平:我同意这两位嘉宾的回答,我最后要呼吁一下,还没有三退的中国人和国外的华人赶紧退出来,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

主持人:好,谢谢赵女士,非常谢谢杨先生和唐先生,也谢谢高先生在线上。那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您的参与和收看,也许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谢谢各位,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26 10: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