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娟谈乐(10)庄严的双搭档

杏娟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9日讯】带着宗教印记的管风琴与庆典音乐的常客小喇叭搭配合奏所表现出的效果不仅震撼,更放射著一股庄严的气势。这种让人听了正襟危坐、惊叹不已的配对,值得在特定的时刻、特殊的场合用来整肃情绪,留下神圣美好的印象。

音乐的力量是神奇的。借着聆听音乐,随着乐曲性质的不同,对应出各种层次的情感,进而转换了听者的情绪,同时也达到了音乐的功能。在某些时候,我们会渴望在音乐中听到能引起心灵共振的片刻,也许是一段美的出奇的旋律,或者是一款不寻常的情调。这样对音乐的期待,好比基本饮食三餐的需求,是一种力量的支援。

“庄严”这个主题,在音乐力量的显现上绝对是超境界的。管风琴与小喇叭共同的特色就是那具穿透力的大音量。只要站在他们合奏的音场中,立即能感觉到音乐所引发的感动是全身细胞的参与,单靠耳朵是无法消受的。他们太亮眼了,有一种不容忽视的气势。这可以让我们重拾在日常生活的繁琐中遗忘了的,如面临大山、大水般令人心胸开阔、正气凛然的感觉。

管风琴平稳深沉的音质给人稳固的安全感,而小喇叭灿烂辉煌、自由奔放的音色在管风琴伴奏的沉稳基础上,则能尽情挥洒,充分表现旋律乐器的自主性。这两种乐器虽然特色对比,但却能彼此协调、制衡,兼具豪放与严谨、保守与开放。
专为小喇叭与管风琴写作的曲目并不多见。巴洛克时期是管风琴的全盛时代,这一时期的创作风格受宗教音乐影响,作品中也常留有管风琴音乐的影子。因此,将这一期的创作改编给管风琴弹奏,在风格及演奏语法上能有较自然的转换空间。


http://www.youmaker.com/

“小喇叭即兴曲”是巴洛克英国作曲家克拉克(Clarke)所写的。克拉克任职英国皇家教堂的管风琴师,他在1700年出版了键盘音乐曲集,其中“丹麦王子进行曲”就是这首被改编为小喇叭、管风琴与弦乐合奏的“小喇叭即兴曲”。也因为这个改编,竟让这首曲子被误以为是英国另一位较有名气的作曲家普塞尔所写的,被张冠李戴了好一阵子。

这首曲子原有的进行曲架式,加上改编后由小喇叭精神奕奕的代言,经常成为隆重盛大排场的典礼音乐。像英国黛安娜王妃与查尔斯王子的婚礼,及每年12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诺贝尔颁奖典礼,都选用了这首曲子。
这个小喇叭与管风琴的版本是以小喇叭为前导,吹奏隆重的主题,再由管风琴呼应重复。这样的模式在第二段的即兴风格中更明显。他们一搭一和、一前一后地对话,好像在玩追逐游戏,也像在竞技较量。

“曲调”是巴赫的作品,出自巴赫在1727年完成的“第三号管弦组曲”中的第二首。一般都是以巴赫的三个工作地点来划分他的创作时期,谱写这首曲子的时间就在“科登时期”,这时巴赫担任科登雷奥伯公爵的宫廷乐长。由于公爵精通古大提琴与大键琴,宫廷中又没有架设管风琴,所以这一期间巴赫的作品都以管弦乐、室内乐及键盘音乐为主,有别于上一个以管风琴为主的“威玛时期”。
后来这首“曲调”温暖、抒情的旋律激发了一位德国小提琴家,将它改成小提琴的独奏曲“G弦之歌”,仅以小提琴四根弦中的最低音弦–G弦拉奏出完整的旋律进而让巴赫的这首曲子跃升古典音乐排行榜的畅销曲,甚至跨足到流行音乐界,延烧成了巴赫热。

这首曲子改由小喇叭与管风琴演奏后,多了一种动态的美感,仿佛追溯著更高、更宽、更远的境界,成了一种无止境的灵魂的仰望。“庄严”在巴赫音乐中的显现,是一种面对大无畏力量的谦恭、感恩。在音乐化的礼赞下,巴赫总能让人咀嚼出更多的深层意涵。
“最缓板”被公认为意大利美声唱法(bel canto)的经典代表。这是韩德尔后期歌剧作品的杰作“塞尔斯”中的选曲。故事取材于古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的“罗马史”,描述波斯国王赛尔斯在执行建造一座横跨欧亚的大桥这项统治生涯的壮举时,卷入的多角恋情。
这首“最缓板”是歌剧第一幕第一景的咏叹调。国王塞尔斯在花园散步,看见了清凉的绿荫,不由得唱出了对大树的赞美。这首曲子旋律典雅、高贵,也跟着有许多改编曲产生,从此大家都习惯以曲子开头的速度记号“最缓板”来称呼它。

不论对一个歌者或乐器演奏者来说,慢速的曲子通常最不容易表现。在拉长的节奏间,音符与音符之间的张力必须靠体能、技巧、情感、音乐内涵去填补。没有一定的功力很容易流为松垮无力,撑不出架构。我们欣赏的这个版本,以小喇叭代替人声,借着这个乐器放大人的肺活量,将更深的情感渲泄出来感动人。小喇叭在管风琴肃穆的伴奏下,静静地吹奏出一种寻求依靠、渴望休憩的漂泊心灵。少了歌词,情绪的感染力却是有增无减,尽在不言中。

──转自《希望之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顿作品中新奇的发想,经常带着明朗、乐观的特质,一种海顿式的幽默气质。
  • 现场直击/恶水漫庐山半数旅馆毁塔罗湾溪经多次天灾,河床不断淤积,这次风灾将原有的温泉水井、管线破坏殆尽。(图文:记者佟振国)温泉彩虹桥遭冲毁,涵碧庄地基掏空下陷,情况岌岌可危。(图文:记者佟振国)庐山温泉旅馆、饭店、民宿受灾情形消防署特搜队员空拍庐山温泉区房屋东倒西歪、满目疮痍景象。(消防署特搜队提供)庐山塔罗湾溪水暴涨溢流,经过两天水位消退有限,温泉区一片汪洋。(自由时报记者佟振国摄)玉池温泉会馆地基遭溪水掏空,露天泡汤池已消失。(图文:记者佟振国)风灾降下豪雨,塔罗湾溪河道暴增二、三倍。(图文:记者佟振国)塔罗湾溪经多次天灾,河床不断淤积,这次风灾将原有的温泉水井、管线破坏殆尽。(图文:记者佟振国)温泉彩虹桥遭冲毁,涵碧庄地基掏空下陷,情况岌岌可危。(图文:记者佟振国)庐山温泉旅馆、饭店、民宿受灾情形消防署特搜队员空拍庐山温泉区房屋东倒西歪、满目疮痍景象。(消防署特搜队提供)庐山塔罗湾溪水暴涨溢流,经过两天水位消退有限,温泉区一片汪洋。(记者佟振国摄)玉池温泉会馆地基遭溪水掏空,露天泡汤池已消失。(图文:记者佟振国)风灾降下豪雨,塔罗湾溪河道暴增二、三倍。(图文:记者佟振国)比九二一地震还惨宛若鬼城〔记者佟振国、陈凤丽/庐山温泉灾区—南投连线报导〕“比九二一大地震还惨!”辛乐克台风重创南投县仁爱乡庐山温泉,昨天由空勤队载出的七十多人中的情人谷温泉旅馆许姓业者,如此形容当地惨况。记者昨天翻山七小时进入灾区,只见总数约四十家的温泉旅馆,至少十七家或倒卧、或半淹没在恶水中,原本热闹风光的庐山温泉风景区一片冷清,宛若鬼城。辛乐克挟带超大豪雨,庐山温泉区主要溪流塔罗湾溪与支流马海仆溪暴涨溢流,加上周边山坡土石松动爆发土石流,酿成温泉旅馆地基掏空、倾倒、淹水、土石掩埋,温泉区的温泉水井、管线设备受损殆尽。温泉区昨日风雨停歇,但倒塌于塔罗湾溪河床的绮丽饭店,导致溪水四处流窜,温泉吊桥以下一片汪洋,许多一楼建筑惨遭灭顶,温泉区山河变色。前天下午因地基掏空倒塌的绮丽饭店与公主小妹度假村,孤伶伶地躺在河床上,庞大建筑在宽度暴增数倍的河床上,显得渺小。遭活埋旅馆女员工仍未寻获遭土石流掩埋的庐山宾馆,工作人员林杏娟走避不及遭土石活埋失踪,救难人员漏夜抵达现场,但溪水太大,昨日上午持续搜寻未果,忍不住摇头,研判可能已被大水冲往下游。“真的是太恐怖了!”来自桃园的陈维哲、石佩玉当时就投宿绮丽饭
  • 史怀哲说十八世纪的管风琴因琴键较重,绝不能任意以快速弹奏。他一再提醒自己只有当一群一群的音符清清楚楚地表现出来,才能真正流入听众的心中,浮夸的作风绝不是巴赫的本质。
  •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新唐人电视台在嘉义大学举行“第二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说明会,该台音乐赛事经理兼艺术指导林杏娟向现场一百多位音乐系学生表示,新唐人电视台为全世界华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与世界好手竞技的平台,是艺术家迈向国际舞台的大好机会。说明会引起了学生们浓厚的兴趣,当场即有两位同学报名参赛。
  • 【大纪元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撷璎嘉义报导)新唐人电视台第二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18日下午在嘉义大学民雄校区文荟厅拉开序幕,由新唐人电视台艺术指导林杏娟为该校音乐系同学举行说明会,由于林杏娟以亲身的经历说明参加比赛的好处,使听讲的同学会后纷纷报名。
  • 自古以来高挂浩瀚天际的明月,经常是艺术家寄托心灵、歌颂阴性柔美的对象,它的阴晴圆缺也常被拿来当成心境的映照。月亮那种代表着未知世界深不可测的神秘力量,也不断地骚弄著音乐家的情绪触觉,在作曲家笔下发酵、酝酿出的“月光”曲,越陈越亮,历久弥新。
  • 长笛与竖琴的组合其实是一种完美的互补关系,在音响上不仅达到了平衡的要求,在表现性上又能各取所长、相互辉映,真是绝妙的搭配。
  • 古典作曲家擅长运用“3”这个数字,完美的切割出作品的黄金比例。在三段式的曲体中,他们利用前后段的对等呼应来衬托、对比中段的不同,进而表现出平衡的关系。例如:奏鸣曲是藉由速度的变化“快”、“慢”、“快”来取得乐章间的平衡。
  • 十九世纪的欧洲弥漫着自由思潮的“浪漫主义”,这是一个强调个人价值、急欲摆脱传统束缚、主张自由平等的时代。知识份子、艺术家借着在一些社会显要的家中所举行的定期聚会,尽情自在的交流他们满腔的热血、对时代的抱负及理想。透过这些中产阶级豪邸的会客室,也就是法文的“salon”沙龙
  • 小提琴有漂亮的外形,弧度优美的腰身,乐器本身几乎就是个艺术品。造型简单,但细分之下,居然有七十个组件。其中只要有一部分被更动了位置或受到温、湿度影响,就会使音质改变,真的是既高贵又脆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