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中国现代史(八) 穷兵黩武,饿殍高野(3)

史明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正如本预言所预言的,在中国的大饥荒中出现了很多的“人吃人的现象”:河南固始县九十万人口官方记载有二百例人吃人事件,党内档记载凤阳的一个人民公社就有六十三宗人吃人案件。实际上人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肃、青海、西藏、陕西、宁夏、河北、辽宁也都有,几乎遍及全国。(见,《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人民公社 / 网路图片

根据有关记载:

一九五九年三月,中共中央无视农业生产历来丰、平、歉交替的事实,在上海会议上决定当年征购一千一百五十亿斤,这是五八年的标准,但实际上五九年全国粮食大幅减产,中共不思削减征购计划,反而比计划的征购数又多了二百亿斤,这一千三百五十亿斤的征购粮,就成为大饥荒的根源。全国农民人均留粮在五九、六零两年己急剧减少,从五七年的二百五十斤减少到一百七十四斤。

五九年粮食减产百分之十一,征购数却增加了百分之十四点七。按当时的农业生产力,农村粮食的商品率仅百分之二十几,不超过百分之三十。而五九年全国征购的粮食占量的百分之四十。其中相当一部分不是如中共说的农民自愿“交售”的“余粮”,而是各省、地区、县、公社各级党组织执行毛泽东的指示“反瞒产私分”,层层相逼,用专政的办法强行从农民那里搜刮走的口粮。

对搜刮农民口粮这一点,毛泽东十分清楚。他在五九年七月五日给征粮的干部指示说:“告诉农民,恢复糠菜半年粮”。他的逻辑是“苦一年、两年、三年,就翻过身来了。”这等于许可各级党组织强行从农民嘴里挖口粮。挖走一半,用糠、菜替代就是了。

结果,一九五九年全国农民的人均粮食占有量仅及五八年的百分之七十七。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起开始,各地人民公社的食堂相继缺粮。到一九六○年初,“非正常死亡”遍及全国农村,无可遏制。


人民公社时期的食堂 / 网路图片

大饥荒是邪恶的中共蓄意造成的

第 4纪第15 首

法文:
D’où pensera faire venir famine,
De là viendra le rassasiement :
L’œil de la mer par auare canine,
Pour de l’vn l’autre donra huille froment.

英文:
From where they will think to make famine come,
From there will come the surfeit:
The eye of the sea through canine greed
For the one, the others will give oil and wheat.

中文:
在一个地方,他们想要制造饥荒,
在那儿,将有饮食过度;
(中南)海的眼睛像恶狗一样的贪婪,
为了它,所有人要交出油和小麦。

本诗第四句原来英文翻译的“the other”,根据原文和预言意思改为“the others”。
这首诗的预言可谓“一针见血”,它直接了当的指出:1958年到1961年间的大饥荒,完全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邪党蓄意造成的。

本诗的第一句直接说“在一个地方,他们想要制造饥荒”,这个地方就是中国,而“想要制造饥荒”的这些人,就是中国共产党。我们可以从第二句得到这个判断的验证,“在那儿,将有饮食过度”,世界上还没有其他什么地方会由“饮食过度”造成饥荒,只有在1958年的中国大办人民公社后,人民公社又大办“公共食堂”,宣传什么在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里“敞开肚皮吃饭”,才有这种在大饥荒前“饮食过度”的奇怪现象。

本诗后两句“(中南)海的眼睛像恶狗一样的贪婪,为了它,所有人要交出油和小麦。”,预言了造成1958年到1961年间的饿死几千万中国人的大饥荒,根本原因是“像恶狗一样的贪婪”的中共,蓄意要搞高额征粮,残暴的从中国老百姓口里夺取口粮造成的,也就是中共故意的“横征暴敛”,造成了这几年的大饥荒。正如《饿鬼》这本书的作者贾斯柏‧贝克先生所说的:“这实际上是一场人为的大灾难,是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的滔天罪行”。

首先,1958年到1961年中国没有能造成大饥荒“自然灾害”;其次,1957年农业丰收以后,后面三年虽然没有大丰收,农业收成至少也是平平常常的,按过去情况根本不会出现大饥荒, 就如当时河南信阳地区,大饥荒发生时,粮库里装满了粮食,因此大饥荒的发生,不是没有粮食的问题,而是共产党故意大抢粮食,不给老百姓粮食,让老百姓活活饿死的问题。


一九五零年代末期“大跃进”期间,一亩地产几万斤米的浮夸假新闻。事实上这时期中国正发生全世界最惨重的大饥荒,饿死四千万人。/ 新纪元周刊

如果说是农业产量的浮夸风导致了粮食高征收的错误,那么这个错误是很好更正,把征收多的粮食还给老百姓就是,何至于让老百姓饿死?可是共产党眼睁睁地看着老百姓饿死,也不把粮食还给老百姓,答案只有一个,蓄意的粮食高征收是共产党既定的政策;如果不是共产党既定的政策,为什么58年59年饿死了那么多人,中共还在高征收,让中国人在60年61年更多地饿死?

有人说:地方干部制造的农业的浮夸风,欺骗了中央,使毛泽东不了解情况,犯了冒进错误;可是再不了解情况,几百万人饿死后也能了解了,何至于非要花上几年功夫,饿死几千万人才了解情况?其实,毛泽东很了解农村在饿死人,中共中央也很了解,但是丧心病狂的中共却不许任何人说出真相,1959年庐山会议,“抗美援朝的英雄”,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因为说出了农村在饿死人的真相,马上就被打倒了,不仅如此,全国批判了一千万名“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一千万名干部成了“右倾分子”,这是什么概念?占了干部的相当比例,那就是告诫全国的干部在“饿死人” 的问题上,不准你说出真相,不准你讲良心。

大办公共食堂,浪费了粮食;大炼钢铁,耽误了农时,抽走了劳力;不合理的“深耕,密植”没起到作用;这些事情虽然加剧了饥荒的灾情,但都不是饥荒的主要原因。饥荒的主要原因,就是共产党蓄意要提高粮食征收来夺走老百姓的口粮。

要夺老百姓的口粮,就要制造夺粮的理由,如果找不到理由,就要制造“假像”来“创造理由” ,暴力和谎言永远都是中共邪恶惯用的伎俩。

当站在天津新立村亩产12万斤实验田边的时候,农民出生的毛泽东难道不知道这是假的?根据李志绥的回忆录:在1958年11月“大跃进正闹得欢腾。他也怀疑粮食生产的产量,有没有那么高。他常说:“我就不相信,粮食亩产能到万斤。”对于土高炉炼钢,他更是疑虑重重。他说:“这种高炉炼出来的钢,能用吗?”

可见,毛泽东知道农业的浮夸风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不仅农业的浮夸风是个骗局,实际上整个农业“大跃进”就是一个大骗局,而这个大骗局的总导演就是毛泽东和中共;制造这个骗局的目的只有一个:制造农业“大跃进”的假像来搞粮食征收的“大跃进”,就是为抢夺老百姓口粮制造理由。从某种角度讲,所谓的工业“大跃进”运动,其实也只是为了掩盖农业“大跃进”的假像。

中共的本质就是一伙强盗:中共所谓的“共产主义”,本质上就是要把社会财产“共产”到共产党手里;中共所谓的“公有制”,本质上就是要生产资料“公有” 到共产党手里。

张戎在她的书里写道:“一九五五年中期,全国农村实行合作化。没有合作化,个体农民是先收获,再上缴给国家。这就使农民可能藏粮。中国农民有几亿,要挨个检查谈何容易。合作化后,收成从田野里直接到国家手里,再由国家分发给农民,国家对收获全盘控制。 ”;“合作化对毛的另一个好处是能监督农民劳动。个体农民出工收工、干多干少是自己的事,合作化后就身不由己了”。

中国实行农村人民公社,把全国几亿农民集中在两万六千多个公社中。毛泽东说公社的好处是:“大,好管”,“便于管理”;而人民公社大办公共食堂后,农民的口粮就由公社管起来了,这样农民就无法隐藏口粮,而共产党要抢夺老百姓口粮就更容易,给人民公社下指示就行了,不用一家一户去抢;公社社员只能在公共食堂吃饭,在家开伙不但不允许,连锅、灶都被砸了,不出工就没有饭吃,农民实际上成为了“农奴”;这就是为什么,中共非要办公共食堂的原因,谁要反对公共食堂,谁就会被打成“右倾分子”。其实“共产风”也好,“浮夸风”也好,都是中共精心设计的步骤,就是为了尽可能抢夺老百姓的口粮。

老百姓的口粮被抢了,就会大批人饿死,就会出现大饥荒,中共是十分清楚这一点的。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毛泽东对中共高层讲:除了“大办水利”以外,“还要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碳、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问题是明知道“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中共却要“非搞不可”,中国人民的死活,他们是不管的,就像一个黑心的强盗不会去管人质的死活。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提出要使中国在15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方面在十年内超过英国、十五年内赶上美国。毛泽东号召大家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敢想敢说敢干的精神。出现了“人有多大胆,钢有多大产,地有多大产”的口号。
  • 中共欺骗人民说,大跃进是因为中共领导人心急,想一下子把中国经济搞上去,犯了“极左”的错误,不按经济规律办事,所以犯了冒进的错误。按照这种说法,好象是说中共是“好心办了坏事”,情有可原。
  • 中共对于中国其他宗教信仰的迫害,也十分严重。对于佛教,他们没收庙产、强迫僧尼学习马克思主义,以强化洗脑,更强迫僧尼参与劳动。
  • 这首诗预言了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的“敌基督”的本性,他是历史上的“第三个敌基督”。中共自己是邪恶之兽,江xx是邪恶之兽的邪恶之首,那么中共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又能是什么好东西呢?
  • 正统的中华民国因为对邪恶内奸认识不足、防备不力,被迫偏安于海岛,面对邪恶中共的倡狂气焰,民国内部励精图治,终于在海岛生存下来,并且开始呈现兴旺景象。
  • 这首诗预言了第二次内战时期,在“肥沃,广阔的”东北平原,产生了数量众多的邪恶军队,他们在内战中象“蝗虫”一样“吞噬了一切”,给中华大地带来了“瘟疫”。
  • 共产党常常吹捧自己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其实是创造性地发展了集古今中外一切之邪恶。它用共产主义的大同思想欺骗民众和知识份子,用工业革命对信仰的摧毁贩卖彻底的无神论,用共产主义否定私有制,又用列宁的暴力革命理论和实践统治国家,同时又结合并进一步恶化了中国文化中背离传统的最恶部分。
  • 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夺取权力和维持权力。而杀人就成了其维持权力的重要手段,方法越残忍、人数越众多,才越能够恐吓人民,而且这种恐吓是早在抗战时期甚至以前就开始的。
  • 八百万国军,没有失败于强悍的日本人,却失败于自称“小米加步枪”的共军,这是为什么呢?历史学家也在思考这个迷,国民党几十年也一直解不开这个迷。国民党失败的糊里糊涂的,那些将军们至死都不明白自己失败在什么地方。
  • 抗日战争爆发时国民党有一百七十余万军队,十一万吨排水量的军舰,各种飞机约六百架。共产党加上1937年11月改编的新四军,总数仍没超过七万人,内部还争权分裂,已弱小到只需一战便可根除的程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