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班级干部选举 学习民主与包容

胡净妮(国小教师)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开学第一天,班上的重头戏就是选举班级干部。从提名、举手表决到班级干部名单的确定,俨然就是一个民主的历程,孩子们从中学习“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的态度。在选举前,我对孩子们说明每样班级干部要具备的特质,并不断的提醒“选贤与能”,希望孩子能公正客观的选举。

但孩子就是孩子,他们的善良与纯真,常呈现在选举结果上。在班上,不见得是真正贤能的人当选干部,怎么说呢?举个例子来说,全班最需要学习守秩序的韦宝,居然当选了这学期的秩序长。这个结果令我有点愕然,“他适合吗?”的疑问在我心中盘旋,而某位孩子的一句话:“看韦宝当了秩序长,会不会变乖一点?”让我倍感窝心,原来多数孩子都有这份温暖的心。

然而,班上孩子的这番美意,似乎没有成为韦宝向善的动力。韦宝仍然常常处在很high的状态,上课常常没有举手就任意发言,老师在台上讲得口沫横飞,他也在台下手舞足蹈,屁股总是像长了针似的,怎么也坐不住。其他孩子也发现秩序长不但不负责任,还常常是班上混乱的制造者。因此,开学几周后,罢免秩序长的声音,此起彼落,我更常常提醒韦宝“秩序长要先管好自己”。

某日,我突然发现,同学会觉得韦宝不负责,有部分原因是我造成的。因为韦宝的好动,我不敢放手让他管秩序,班上的秩序皆由班长负责,我从未给过韦宝管理秩序的机会,也没教他如何当一个称职的秩序长,而是将此头衔,当成了孙悟空的紧箍,如此一来,他要如何学习负责呢?

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但孩子的民怨如何平息?我一方面开始教导韦宝负责午休秩序的管理,一方面和全班的孩子约定等第十周期中考后,再来决定是否重选。期中考后,我们针对班级干部的服务品质开了一次班会。班长、副班长、环保卫生长、学艺长都在大家的赞扬下,邀请其继续为大家服务。

而秩序长的服务品质,全班18人中有12人觉得他不负责任。当我再询问孩子,是否要重选时,品冠举手发言居然讲到哭了,他哽咽的说要再给韦宝一次机会,班长也举手附和,表示看到韦宝的努力。于是,我和孩子们讨论是否再选一个秩序长来辅佐韦宝。

“同意!”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现在,班上有两位秩序长,轮流担任管理秩序的工作,韦宝也能见贤思齐的学习另一位秩序长的管理模式。“嘘!小声一点。”别怀疑,这正是韦宝在提醒讲话大声的孩子。

班级干部选举的历程,让孩子学会了民主课题中的尊重与服从。而班级干部的表现不尽人意时,全班透过讨论寻求解决之道,当凝聚出“为他人着想”的心时,慈悲的力量,让包容代替了争斗。◇(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常告诉别人,自己的“血统纯正”。为什么呢?从专科、大学到硕士班,不管是养成教育或专门领域的钻研,一路受到师范系统的整体培育,可说是“科班出身”的老师。但是,真正教会我怎么当老师的,却刚好不是这个体系,体系扎稳的是我的技术层面,更珍贵的学习是我的学生教会我的......
  • 庄老师是个有主见、有规划,非常踏实的老师,他讨厌形式、虚假、功利,他只做有意义的事,有益学校、学生的事,即使这个学生是个陌生人。他认为:“没有学生的学习、快乐与成长,一切行政作为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公正无私,很有个性的他成为学生敬畏、同事信任的教学领导者。
  • 通常“感谢还有许多感动”是这些大人学生们每次下课时对我的赞美,但是,号称“专家”的我,内心里的感谢和感动并不亚于他们。在每一次的课程里,我与这群家长学生共同面对一般人无法忍受的问题,例如:孩子是一辈子可能没有办法站立的脑性麻痹高中生、双臂断肢的国中女生、注意力不足的小学生……等等。

  • 我刚到成功国小时,偶然听到教室里学生跟著录音机学唱歌,“天啊!音乐课是这样上的?对呀!太久没听过唱歌,几乎忘了国小应该有音乐课呀!”这里曾经是文化沙漠,没人使用的音乐教室躲在破旧漏水的偏僻旧校舍,大门深锁、设施阙如、钢琴蒙垢…

  • 大家都知道,感动的一刹那,心中激起一丝的涟漪,内心热血澎湃,一阵酥麻直冲脑门,然后眼眶泛红,也或许有人就此而泪水在双眼里打转,甚至更哽咽得说不出话,无论怎么形容感动,这种感觉真的就是这么棒。记得听过他人说的一句话:“欣赏别人的成就是感动。”我很赞同这一句话,尤其是在我曾经试着探讨师生之间所谓的“感动”之后。
  • 身为父母师长者,常常自以为替孩子做最好的安排,有时多深思一下,其实未必如此。
  • 在每个人的成长岁月中,也许曾经遇到师长,在我们最软弱无助、最需要帮忙时,适时伸出援手,给予重要的协助或鼓励。或许物换星移,我们不一定有机会跟这位贵人表达由衷的感激,但却在内心深处默默感恩;祈愿自己如同一颗种子,让爱与关怀深耕发芽,持续传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