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坦桑朋友路卡利(1)

温哥华小男人

(LUIS ACOSTA/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在非洲各国工作的时候,结交了一些当地朋友。大部分是哥们儿,但也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哥们儿,我今天就先讲一个。他的名字叫路卡利,头衔呢是坦赞铁路局坦桑尼亚分局工务电务科的工务工程师。

坦赞铁路的当地官员基本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在中国留过学的和没有在中国留过学的,大体上就可以跟我们现在所说的“海龟”和“土鳖”相类比。如果我让你猜在坦赞铁路是海龟吃香还是土鳖吃香?你可能会猜是海龟。我完全能理解你:是啊,坦赞铁路本身就是中国人在非洲修的一条铁路,修完以后中国专家组又长年累月地常驻在这里。中国人对这条铁路的影响不可谓不大;再说了,这些海龟在中国受的高等教育,再不济也比当地的大学教育品质要高吧?所以说你这样猜完全有道理。

可是遗憾的是这不是事实。在坦赞铁路,中国留学生大部分都只是中层官员,甚至在基层当个段长或者站长的也很多,而高层的位置则大都由毕业于达累斯萨拉姆大学(简称达市大学)或者肯亚的内罗毕大学的土鳖们把持着。要论业务水准,中国留学生则明显地比他们的土鳖上司要高。这种状况不知道现在有否改观,但至少我在的时候是这样。

要说原因,既简单又复杂,既有表层的也有深层的。表层的原因是,当时坦赞铁路刚竣工,急需技术干部,中国政府考虑到这个因素,就只安排这些留学生在北方交通大学学习两年,毕业后给个专科文凭,然后立即让他们回到坦赞铁路去工作。

殊不知坦桑和尚比亚跟中国一样,只看文凭,不管水准和能力。这样一来,那些读了四年大学,有学士学位的土鳖们就大大地沾了光。后来中国政府也意识到这事儿办得不漂亮,于是又把这些留学生招回来,再学两年,补一个学士学位。但是多少已经晚了–土鳖们已经站稳了脚跟,你总不能把他们都拉下来吧?显然不现实。

说完了表层原因,那么深层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我想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对于非洲人来讲,我接受你的援助是因为我穷,无可奈何,我会感谢你,激动的时候再高唱两嗓子中非友谊的赞歌。但是内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微妙的想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所以说,坦赞铁路的这种局面到底是不是这种微妙心情的具体反映,我觉得还真是说不定。

我的坦桑朋友路卡利就是这样一个怀才不遇的中国留学生,事实上他也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那位陪同我们出差的坦桑官员。我第一次看到路卡利是在陪同两位中国专家出差的软卧包厢里。

这哥们给我留的第一印象就非常深刻,原因是他的非常别致的发型。非洲人的头发天生自来卷,而且也长不太长,所以男的基本上都留着很短的头发。而路卡利显然是不满足于这种在发型上的平庸,所以下定决心要标新立异。看得出来,他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先是刻意地将自己的头发留长,然后再剪成当时中国年轻人很时髦的寸头。我总是在暗暗怀疑路卡利是不是想通过自己的发型来时刻提醒别人自己是出过洋,吃过正宗中国馒头的人。@(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07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