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传略:普寂

㭏楢 整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普寂姓冯氏,是蒲州河东县人。年轻时遍寻高僧,以便学习经律。当时神秀在荆州玉泉寺,普寂就去拜师,总共六年之久,神秀很赏识他,把自己的道法全部传授给他。

久视年间,武则天召神秀到东都,神秀趁机推荐普寂,于是度为僧人。当神秀去世,天下爱好释氏的人都师从于他。中宗听说神秀年岁已高,特意下制命令普寂代替神秀统领他的众信徒。开元十三年,敕令普寂在都城居住。当时王公士人和百姓,竞相来礼拜进见,普寂严肃少言,来人难以见到他的和悦之容,远近的人更因此而敬重他。

开元二十七年,普寂死在都城的兴唐寺,享年八十九岁。当时都城中曾拜见过他的士人百姓,都穿上弟子的服装。有制书赐号大照禅师。当下葬时,河南府尹裴宽和他的妻子,一起穿着衰麻排在门徒后面,士人百姓倾城哭送,街巷为之一空。

神秀,是禅门的英杰,虽然有禅行,得到帝王的敬重,却未曾聚众开堂传法。到弟子普寂,才开始在京城中传教,共二十多年,人们都敬仰他。

(出《旧唐书》)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2/2/5752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凡是推算天文历法、占卜、看相、医术、技艺,都属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显扬于一世,也是从上天那里获得的悟性,不是积久成习而达到的。然而士君子能这样,就不会迂腐,不会拘泥,不会骄矜,不会神化;小人能这样,就会迂腐而进入束缚阻碍的境地,拘泥而不能通达大方,骄矜向众人夸耀,神化来欺骗众人,所以从前的圣人不以此教人,就在于有所顾惜。就像李淳风规劝太宗不滥杀,许胤宗不撰著方剂之书,严撰规劝不要合葬乾陵,才是卓然有益于时政的高明之举,都值得珍视的。
  • 杜生,是许州人。擅长用《周易》占卜。有人跑了奴仆问他该向哪里去追,他说:“从这里出发,遇到使者后,向他恳求要他的马鞭。如果他不给,就以实情相告。”那人果然在路上遇到使者,就按杜生的交代索要鞭子,使者很奇怪....
  • 赵修己,开封浚仪人,年少时就精通天文历法。后晋天福年间,李守贞掌管禁军,领滑州节制,上表奏请赵修己为司户参军,把他留在自己门下。李守贞每次出征,赵修己一定随从,在军中望气观天预言,多数应验。奏任试大理评事,赏赐绯衣。
  • 魏宁,巨鹿人。因为善于推算别人的官运被征召为门客。武成帝亲自试他,都能说中。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伪装别人的来问他,他说:“富贵之极,今年就该死了。”武成帝大惊,说:“这是我的生辰年月。”魏宁马上又改口说:“如果是帝王的,自会有办法。”
  • 高祖在晋阳去世,已经埋葬了几天,世宗写信让显祖亲自到邺西北漳水以北的原野上选风水宝地。显祖和吴遵世去选地方,多次占卜都不吉利,又到了一个地方,命遵世卜算,遇到了《革》卦,遵世等几十人都说不能用。
  • 吴遵世,字季绪,渤海人。少年时学习《周易》,进恒山和隐居的道士住在一起。过了几年,忽然看到一个老翁对他说:“给你开心符。”他跪着接过来吞了下去,于是通晓占卜之术。
  • 綦母怀文,不知道是何郡人。以道术追随高祖。武定初,齐军与周文在邙山大战。当时齐军旗帜都是红色,周军是黑色。他对高祖说:“红是火的颜色,黑是水的颜色,水能克火,不应该用红色对黑色,土能胜水,应该改成黄色。”高祖就把旗帜换成赭黄色,就是所说的河阳幡。
  • 世宗从颖川领军回朝,显祖跟在后面。皇甫玉站在路边仔细观察,对别人说:“大将军做不了皇帝,应该是路北那位还流着鼻涕的人。”显祖即位后,试验他的相术,故意先用丝巾蒙住他的眼,让他轮流摸每一个人。
  • 蒋升天性恬静,从小喜好天文天象之学。太祖很信任他,常侍于左右,以备咨询。大统三年,东魏将领窦泰入侵,从风陵渡河,驻扎在潼关。太祖率兵从马牧泽出发。当时西南方有黄紫气环抱太阳,从未时至酉时。
  • 韦鼎,字超盛,是京兆杜陵人.高祖韦玄,隐居在商山,因而投归南朝宋,祖父韦叡,任梁开府仪同三司,父亲韦正,任黄门侍郎。 韦鼎小时候放达不拘小节,广泛涉猎经史,通晓阴阳能预测福祸,尤其擅长相学。 出仕梁代,从家中征召出来,任湘东王法曹参军。为父亲守丧,五天水米未沾,悲伤得损坏身体超过了通常礼节,几乎要毁灭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