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方士(方技)传略

擅长医术的僧智缘、许希、皇甫坦

㭏楢 整理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僧智缘

僧智缘,随州人,擅长医术。嘉佑末年,召到京城,住在相国寺。每次诊脉,就能知道人的贵贱、祸福、凶吉,给父亲诊脉就能知道他的儿子的吉凶,他料事如神,士大夫争相拜访他。王珪与王安石在翰林时,王珪怀疑古代无此先例,王安石说:“从前医者和诊视晋侯,而知道他的良臣将死。良臣的性命就表现在君侯的脉象上,那么诊视父亲而知道儿子,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呀!”

熙宁年间,王韶谋取青唐,皇上说番族重视僧人,僧人结吴叱腊统领的部族人很多,请智缘一起前往边境。神宗召见他,赏赐白银,乘驿车西行,就称为“经略大师”。智缘有辩才,迳直进入番族,劝说结吴叱腊归附,而其它部族俞龙珂、禹藏讷令支等也都上书归顺。王韶非常嫉恨厌恶他,上奏说他扰乱边事,召还京城,任命为右街首坐,去世。

许希

许希,开封人。以医为业,补为翰林医学。景佑元年,仁宗生病,御医多次进药,都没有疗效,人心忧虑恐慌。冀国大长公主推荐许希,许希诊断说:“针刺心下包络之间,立即就可病愈。”左右侍臣争执认为不能这样做,宦官们请求亲身试验,试了之后,没有什么伤害。于是用针刺入,仁宗的病痊愈。任命为翰林医官,赐给绯衣、银鱼及器币。许希拜谢之后,又向西拜,仁宗问他这是什么缘故,他回答说:“扁鹊,是臣的祖师。如今并非臣的功劳,恐怕是臣的祖师所赐,岂敢忘了祖师呢?”于是请求用所得的黄金立扁鹊庙。皇上为他在城西角建筑扁鹊庙,封为灵应侯。后来此庙更加完好,学医的人都聚集到这里,就在庙旁设立了太医局。

许希官至殿中省尚药奉御,去世。著有《神应针经要诀》流传于世。录用他的儿子许宗道为内殿崇班。

皇甫坦

皇甫坦,蜀地夹江人。擅长医术。显仁太后为眼疾所苦,国医治不好此病,诏令招募别的医生,临安守臣张偁推荐皇甫坦上报。高宗召见他,问他怎样修身,皇甫坦说:“心无为就身安,君主无为就天下太平。”带他到慈宁殿治太后眼疾,立即治愈。皇帝高兴,厚赏了他,他一点都没有接受。命令他拿着香到青城山祷祝,回来又召问他长生不老的方术,皇甫坦说:“先要节制各种欲望,不要使欲望放纵。虽有一万卷丹经,不如一心守持虚静。”皇帝很叹服,写了“清静”二字命名他的庵,并画了他的像放在宫中。

荆南帅臣李道很敬重皇甫坦,皇甫坦每年都去谒见李道。隆兴初年,李道入朝,高宗、孝宗问他皇甫坦的情况,都称呼皇甫先生而不说名字。皇甫坦还善于给人看相,曾看李道的二女儿面相,说她一定能成为皇后,后来果然成为光宗的皇后。

(出《宋史》)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楚衍,开封胙城人。少年时精通四声字母,乡人柳曜以师礼向他求学,乡人看待他是先生。
  • 甄栖真,字道渊,单州单父人。广涉经传,擅长诗赋。第一次应进士考试,没有考中,叹息说:“劳神伤精,追求虚名,没有好处。”于是放弃学业,读道家书以自乐。
  • 僧志言,自称姓许,寿春人。在东京景德寺七俱胝院削发出家,事奉清璲。起初,清璲读经非常勤苦,志言忽然来拜访清璲,跪在他面前愿作弟子。
  • 贺兰栖真,不知是何地人氏,是位道士,自称一百岁。善于服食练气,不惧寒暑,常常不吃食物;有时纵酒,在集市上游逛,能吃几斤肉。起初住在嵩山紫虚观,后来搬到济源奉仙观,张齐贤与他交好。
  • 金梁凤,不知是何处人。天宝十三年,客居在河西。善于给人占相,又爱谈天象。
  • 赵自然,太平繁昌人,家住荻港附近,以卖茶为业,本名叫王九。十三岁时,病得很厉害,他父亲抱他到青华观,许愿让他当道士。后来他梦见一人相貌魁梧,戴着丝巾穿着素袍,鬓发斑白,自称姓阴,带着他登上高山,对他说:“你有道气,我来教你练绝食的法术。”于是拿出青柏枝让他吃,在梦中吃了进去。醒来后,就不再吃食物,神气清爽,每次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呕吐,只吃生果喝清泉。
  • 韩显符,不知何地人。少年时学习遁甲、太乙、六壬,善于观察星象,补为司天监生,升为灵台郎,积功加官为司天冬官正。韩显符专长浑天之学,淳化初年,上表请求造铜浑仪、候仪。
  • 王处讷,河南洛阳人。少年时有一个老翁来到他的住处,煮得洛河中的石头像面一样,让王处讷吃掉,并说:“你天性聪明,今后应为人师。”又曾梦见有人拿着一面大镜,其中布满星宿,又剖开自己的肚子把镜装进去,醒来后汗流浃背,过了一个多月,仍觉得心口疼痛。因此对星历、占候之学留心,深入钻研其道理。后晋末战乱,到太原避难,汉祖当时正领节制,召他在幕府。即位后,擢升他为司天夏官正,出任许田县令,召入为国子《尚书》博士,判司天监事。
  • 普寂姓冯氏,是蒲州河东县人。年轻时遍寻高僧,以便学习经律。当时神秀在荆州玉泉寺,普寂就去拜师,总共六年之久,神秀很赏识他,把自己的道法全部传授给他。
  • 凡是推算天文历法、占卜、看相、医术、技艺,都属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显扬于一世,也是从上天那里获得的悟性,不是积久成习而达到的。然而士君子能这样,就不会迂腐,不会拘泥,不会骄矜,不会神化;小人能这样,就会迂腐而进入束缚阻碍的境地,拘泥而不能通达大方,骄矜向众人夸耀,神化来欺骗众人,所以从前的圣人不以此教人,就在于有所顾惜。就像李淳风规劝太宗不滥杀,许胤宗不撰著方剂之书,严撰规劝不要合葬乾陵,才是卓然有益于时政的高明之举,都值得珍视的。
评论